多情此非爱_不奇风【完结】

  《多情此非爱》不奇风

  文案:

  缺爱阔少风流狗血的少年往事

  有对学长投怀送抱

  也有被老狐狸无奈算计

  挑来挑去最后还是跟自己最好的兄弟一起走上人生不归路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nüè恋情深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明决,江名男 ┃ 配角:温康择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用你的臀部拍打你的座位

  “用你的臀部拍打你的座位!”

  女人的尖叫声划破空气冲进择的心里。

  灯光迷离,艳丽的光柱偶尔she在他的脸上。

  择听着音乐的节奏,一下一下,感受着全身的脂肪正在燃烧。

  “冲刺!”

  伴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女教练双手握紧三把位,愈发卖力地蹬车。

  择对于她颤动的胸部毫不在意,他真正关心的是今天晚上的约会。

  光是想一想都觉得浑身发烫,喉咙越发gān燥。

  手机里那些坚实的肌肉照片占据了他的脑海。

  他是如此期待,以至于一个没抓稳,从动感单车上滚了下来。

  也就是磕了一下,他立马翻身爬起来,冲四周投she过来的目光笑笑,为自己的愚蠢而羞愧,幸好同事们都在举铁而不是在单车房,不然他们抓着他的láng狈样子可以说一年。

  择爬起来继续加入最后的冲刺,眼角的余光一不留神扫到后排那个男孩,就再也挪不开眼了。

  称他为男孩不过分,二十出头的年纪,在择看来就是孩子。

  灯光很暗,男孩还戴了顶黑色帽子,择看不清他的容貌,只知道对方身材不错,两条大白腿不住地晃着。

  但是这美好的肉体却与他无关,今天晚上,择已经约了别人。

  择不去看那男孩,只是那男孩却死死地盯着择不肯放,让择不由得打个冷颤。

  “妈,今晚上我跟同事们健完身一起去吃饭,你就不用等我了。”

  安心地编织好了谎言,择就不紧不慢地哼着小曲去洗澡,把那莫名其妙盯着他的少年忘在脑后。

  水温正好,择闭着眼睛感受水流缓缓滑过他的胸膛,抚摸着他身体的每一处,一颗年轻的心正在胸腔里躁动不安。

  二十六年了,终于要迈出这一步了。

  刚才那一磕,擦伤了大腿内侧,还真是难以启齿,他抽着凉气按了按伤口,不经意间一抬眼又看到了刚才那个男孩。

  目光相接,那种别扭感再一次涌上择的心头,他在心里犯嘀咕:我第一次见这小伙子,可他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他杀父仇人一样!有毛病!

  择避开与对方的目光接触,可对方却自来熟跟他套近乎。

  “刚才那一下摔得不轻。”男孩正大大方方地走进来看着他,顺着他的身体上下打量。

  择尴尬回应:“还好。”

  狭路相逢勇者胜,你看我果体,我也看你!

  择不甘示弱,看回去。

  可果体和果体是不一样的。

  择瘦成竹竿,可小肚腩却日渐异军突起。

  男孩一米八的个头,劲瘦的身材却蕴含着力量,白皙的皮肤下透出青色血管。

  完败,丢人显眼的玩意儿……

  择关了水龙头要走,手臂却冷不丁被那男孩拉住了。

  不等择生气,整个人已经被男孩重重地按在冰凉的瓷砖墙面上,前热后凉,冰火两重天怎一个销魂了得……

  “啪啪!”男孩的手大咧咧在择的身上上拍了两下,整个浴室都能听得到肉体的颤动,择甚至感受得到自己的小肚腩颤了颤才最终停住。

  “你有毛病?”择拔高音调,虽然他的个头在对方面前显得底气不足。

  “怎么见到我进来就要走,你这不是还没有洗gān净吗?”

  男孩离他如此之近,漂亮的仿佛不像真人,让他一时间大脑停止了运转。

  “我洗没洗gān净,关你什么事儿?”择质问男孩。

  “我要帮你,你凶我做什么?”男孩抬眼看他,嘴角勾起一抹笑,这几乎是在主动发起邀请了。

  择胆子再大今天晚上也是第一次约,他没料到在正餐之前竟然会遇到一道甜点。

  或者说他成了别人的点心,男子汉的气概受到了压迫。

  “放手。”

  “不放!”男孩上前一步,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锐利的眼睛似乎要化成利剑戳到他心底,“好久不见,你对我怎么这么冷淡?”

  “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择尽量克制、隐忍,以和为贵。

  “我认错了?”男孩眼神在择脸上扫了扫,最后男孩脸上显示出失望的神色,“你不像是在说谎。”

  “我本来就不认识你。”择推了推男孩,“现在我可以走了吧,让路!”

  “不认识我无所谓,你很快就会了解我。”

  “神经病!”

  到了这一步,没有必要继续客气,择推了对方一把,转身要走。

  转身瞬间,一条胳膊从后面缠绕到他的脖子上,他一时喘不上气眼前发白。

  “砰”的一声,择被按倒在浴室冰凉的地面上。

  男孩整个身体压在他脊背上,把他双手反剪,将沐浴露抹在择的身上。

  择虽然是第一次约人,可也是做过功课的,如今一个男孩这样对自己,让择心中警铃大作,如同案板上的鱼,拼命反抗起来。

  择听到自己的身体拍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很响亮。

  “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向着浴室进发。

  择听出来了,说话的是自己的同事,于是他急忙大喊:“喂,有人吗?”

  他当然不能大喊“救命呀”,那太丢人了。

  “择,你小子婆婆妈妈的,先进来的还没洗完?”

  择惊奇,难道同事们不觉得他们应该做点什么吗?

  难道在同事们看来一个男人压着另外一个男人很正常?

  择很委屈扭头示意:“这个人,他有病!”

  “行了吧,你小子,想说什么?”择的同事忽然明白了,“你小子不会以为别人想要把你那啥啥吧?”

  择哑口无言,算是承认。

  同事们看了择一眼,又看了看正在帮择搓背的男孩,怎么看都是男孩吃了亏。

  “你小子以为你是谁?人家好心帮你搓澡,你看看你!满脑子污秽思想!”

  “搓完了。”男孩很坦然地松开了择。

  择一脑袋问号,这小子是不是哪个jīng神病院跑出来的?专爱给人搓澡?

  可择的同事却一脸择占了便宜还卖乖……

  择走在路上,越想越觉得憋屈,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手机一阵震动,他低头看了一眼消息,是他约的人发来的,可择早已经没了心情。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