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你的吻,缄默我的唇_平方缪【完结】

  《如同你的吻,缄默我的唇》作者:平方缪

  文案:

  老公不能生育,佟羌羌去人工受孕,医生却弄错了种子。

  一纸亲子鉴定,刚刚认祖归宗的小叔才是孩子的父亲。

  从此她的命运和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紧紧捆绑在一起。

  孤立无援中,他于她是靠山、是拯救,

  鼓励她反抗,帮助她自qiáng,教会她什么是爱。

  她义无反顾染上他的瘾,再也戒不掉、忘不了,

  却想不到后悔来得那般快。

  多年后好友告诉她,“有一个男人偏执地等着你,经年累月,不知疲倦。”

  佟羌羌身披白纱,讥诮一笑,“爱来得太晚。凉透的心,如何死灰复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001、你恶心

  夜深人静,好梦正酣。

  刺耳的紧急刹车声骤然从楼下传来。

  佟羌羌瞬间惊醒,确认是丈夫钟文昊回来的动静后,赶紧披衣下chuáng。

  墙上挂着的时钟正指向凌晨三点三十七分。佟羌羌扫过一眼,迅速下楼,刚走到最后一级阶梯,正见钟文昊搂着一个艳丽的女人,携着浓重的酒气,从玄关处一路跌跌撞撞地拥吻进来,齐齐摔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跨进这个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偶尔跑来一趟也是烂醉如泥,佟羌羌已经习惯。也不是没有猜测过钟文昊在外头有女人,她不过傻傻地不去追问罢了。没想到的是,今晚他竟公然把外头的女人都带到这里。

  “文昊……你……你在gān什么……”佟羌羌咬着唇,眸子里依稀氤氲上来水汽。

  趴在女人身上的钟文昊闻声抬头,斜眼睨她:“我在gān什么,你不会用眼睛看吗?”

  他衬衫的扣子全部解开,露出的胸膛上,鲜红的唇印和暧昧的齿印清晰可见。

  “你……你怎么可以……”佟羌羌仍旧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行为,就像是故意要把事情摊到明面上来挑战她的容忍度。

  “我为什么不可以?”钟文昊冷哼,“这是我的房子,我想要在这里gān什么,轮得到你管?”

  佟羌羌一动不动地站着,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很快松开,“我当然管不了你要gān什么。但是算我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在家里……”

  说到最后一个音节,她的嗓音忍不住轻微地发抖。这里或许只是钟文昊的其中一处房产,之她而言却是家。

  钟文昊眼底闪过yīn鸷,撇开脸没理佟羌羌,旁若无人地对身下的女人上下其手。倒是那个女人媚嗔道:“你可真不解风情,怎么可以让自己的老婆在一旁gān看着呢?要我说啊,应该让她一起加入我们。这样玩起来,岂不是更刺激?”

  钟文昊怔了一秒,尔后唇角挂上赞赏的笑,“宝贝儿,你的提议很对我胃口。”

  转瞬他的目光灼灼盯在佟羌羌身上。佟羌羌脸色一白,发现钟文昊忽然从沙发上起身,大有说到做到的架势,她连忙转身要往楼上跑。

  钟文昊追上去抓住佟羌羌的胳膊将她攥住。佟羌羌奋力推搡,央求着和他打商量:“文昊你放开我,不要耍酒疯……”

  “耍酒疯?”钟文昊冷笑,“我是你丈夫,我要不要上你,要什么时候上你,要怎样上你,全由我说了算!”

  直白赤luǒ的措辞听得佟羌羌十分难堪,而钟文昊已然凑上来,不安分的手伸到她的胸前,佟羌羌只觉一股血液往脑门窜:“你弄疼我了,放手!”

  “这样就疼了?佟羌羌,这可不该是你的正常反应。常年独守空闺,你就一丁点儿都不寂寞不饥渴?”

  佟羌羌浑身颤抖:“你恶心!”

  “我恶心?”钟文昊的嗓音瞬间yīn冷:“是啊,我是恶心,可我再恶心也没你恶心!你别他妈再给我装无辜!你前两天做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

  佟羌羌心头猛地咯噔。难道他知晓她去医院接受人工授jīng手术的事情了?可是婆婆分明说过要对钟文昊保密的?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佟羌羌矢口否认,心虚地甩开钟文昊的手生怕他继续追问,下一秒却再次被钟文昊拽回。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钟文昊瞪着猩红的眼,“你和你爸父女俩费尽心思讨好我爷爷,成功将你送进我们钟家。你如今霸占着大少奶奶的位置还不知足,又不择手段地想要弄个孩子出来套牢我,不就是贪图我们钟家的家业吗?”

  佟羌羌的脊背应声僵硬。这么多年,钟文昊人前对她和颜悦色,人后有对她厌恶冷待,中伤她的话比这更难听的都有过,却万万想不到今天居然牵扯到她的父亲身上,而且还是此般侮rǔ。

  十年前那场大火,烧死了她在这个世上唯剩的血亲。正是感念父亲的救命之恩,钟老爷子才将孤苦无依的她接进钟家当了童aa养aa媳。到头来父亲为钟家的牺牲在钟文昊眼中竟只是为了让女儿嫁入豪门的心计和手段,佟羌羌眼中蓄泪,无力地摇头:“不是你想得那样……不是你想得那样……”

  钟文昊根本没听进佟羌羌的话,“刺啦--”一声将她的睡衣撕裂开一道口子,疯了一般地去扯她的衣服。

  “你不是很想生孩子吗?你不是趁我喝醉上了我的chuáng吗?好啊,我今天就再给你机会,让你生个够!让你生个够!”

  他话中所指是半个月前他喝得烂醉回来,不知怎么的摸进了佟羌羌的房间,等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两人光着身体睡在一起。

  他们是夫妻。然而谁都不知道,这其实是钟文昊第一次碰她。彼时钟文昊落荒而逃的表情她清晰如昨,像撞了鬼一般。可她难道就不郁闷吗?莫名其妙又稀里糊涂,明明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可笑的是也多亏了这个掐准时间的意外,佟羌羌才有底气听从婆婆的安排接受人工授jīng。否则真怀了孩子,钟文昊不得第一个发现猫腻?

  越想佟羌羌心中越是悲凉,捂紧身上的布料。手臂上骤然灼热地疼痛,紧接着她整个人被钟文昊揪着往沙发倒。

  挣扎之下,她反倒失了重心摔到地上,额头狠狠磕上茶几。

  “啊!血!”尖叫来自钟文昊带回来的那个女人。

  钟文昊瞪了那个女人一眼,再把目光落回佟羌羌身上时发现佟羌羌似乎有点站不起来,他面露一丝犹豫,朝她伸出手。

  “他不是你想得那样。钟文昊。我父亲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佟羌羌加重语气反驳。

  这是记忆中她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唤他,也是她第一次对他大小声,钟文昊的手滞在半空。

  佟羌羌艰难地扶着茶几从地上爬起,额头殷红刺目,面庞泪水湛湛,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002、心口唇印

  一路冲出大门。佟羌羌呼吸着冰凉的空气,捂着钝痛的心口,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幽魂般在凌晨的大街上游dàng。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