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水春江_卜做人了【完结+番外】

  细水chūn江 by卜做人了

  温和人妻A攻Xyīn郁狠心O受 养兄弟年上/ABO/酸涩/现实向/nüè攻/生子/HE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1章

  路chūn江跺了跺脚,眯起眼睛看去,高铁站的LED屏红彤彤一片,数字模糊不清。

  路西的车还有十分钟到站。

  后天就是除夕,车站人来人往。省内的班次在市区的老火车站,这个新站才建成投入没两年。三年前路chūn江送路西去上海念书时,尚没有高铁,他托人买了软卧,这才把弟弟送上了东去的列车。

  偌大的候客厅冷风嗖嗖地chuī,路chūn江怀疑这里根本就没暖气。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温度是零下十五度,他特意查看了上海的气温,零上二度,担心路西没有羽绒服,他特意带了家里最大的那件,黑色的,人穿上去像头熊。又是一班车到站,旅客烟花般四散。路chūn江的心脏越跳越快,两分钟,再过两分钟就要见到弟弟了,他雀跃地踮起脚尖,又松下肩膀,继续抱着羽绒服等待。

  机械的女声响起。先是一个男人匆忙地挤出验票闸机,接着是拎着旅行箱的女学生,抱着婴儿的妇女。人流涌动,每个人都脚步匆匆。是了,后天就是除夕,要过年了。路chūn江迎上前去,在陌生的面孔中分辨,没有路西,他焦急地张望,是找错地方了?

  人走光了。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打着哈欠关上闸口。路chūn江掏出手机确认,就是这班车。他没等到人,赶紧拨过去,响了一声后对方没有接,他接着再打,这时背后被人猛地拍了下肩膀,转过身才发现一个高瘦的年轻人,戴着帽子和墨镜,表情冷淡。

  “路西?”路chūn江有点不敢认。两年没见,路西从来不发照片给他。年轻人点点头,摘了墨镜,路chūn江这才松口气,“好好的戴什么墨镜啊,我找了你半天……”

  路西并没有久别重逢后的惊喜,这让路chūn江很是失望。他举着羽绒服,唤着弟弟的小名,“哎,盼盼,天儿冷,我给你带了面包服。”

  “不用。”路西转身就走。

  “怎么不用呢,零下十五度,你穿太单了。”路chūn江跟在路西身后一溜小跑,“穿上,出去冻你一下,呲了风头疼——”

  路西到底也没穿那件黑羽绒服。虽然是jiāo通枢纽站,可没几个旅客等出租车,出租车倒是停了一长溜。路chūn江坐公jiāo车过来,85路非常方便。他当然不会让弟弟也去坐公jiāo车回家。路西拦了辆车,坐到副驾驶的位子,路chūn江就坐到后排,对司机报了地址。司机听口音是外地人,嘟囔道,“前头修高架呢,得绕路了。”

  “绕吧。”

  “修多少年了,还没修好。我要是直着过去,准堵上。”

  “行。”

  “我就是得说一声,公司规定,免得钱多了你们投诉,呵呵。”

  司机话唠,可能开车太寂寞,“你们这是大学放假啊?还是工作了?”

  路chūn江替弟弟回答,“我弟弟上大学,我工作了。”

  “小伙子挺jīng神的,在哪儿念书?”

  这下路chūn江很自豪了,连腰都挺直了些,“在上海。”

  “那厉害了!我闺女高二,成绩不行,刚分了文理科……”

  路chūn江是高中老师,职业病发作,就与司机聊了起来。司机叹口气,“难怪你弟成绩好,原来你是老师啊。我就不会教育孩子,她啥也不跟我们聊,一问就摔门。”

  “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这样,容易逆反。”

  路西没有参与聊天,事不关己地玩手机。路chūn江看到他在与人聊天,手指动得飞快。司机按照路chūn江的指点将车开进小区,“你们这儿没摄像头吧?我这逆行了。”

  “什么呀,这哪有啥逆行不逆行的,就是小区自己的路。那个单行线是居委会画的,放心,jiāo警不会查。”路chūn江笑呵呵地保证,“我在这住了二十多年了,还没见jiāo警来查过。”

  统共花了二十九元。路chūn江不喜欢用钱包,纸币整齐地叠放在口袋里。他刚拿出钱,那边路西就已经付了车费,一声不吭地拎着书包下车,路chūn江赶紧追下去,不忘对司机说了声“谢谢”。

  小区新铺了道路,将单元楼前的杂草清了,浇上水泥,画了线充当停车位。几只野猫懒散地趴在暖气管道上取暖,保温层遭了殃,被抓得稀烂,有几片吊在半空。路西左右看了看,路chūn江说,“为了‘创卫’,那些草啊树啊全拔了。”他知道路西在找那棵无花果树,“我在花盆里种了棵新的,放阳台上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牵着条灰白色的狗走出来,见到路家兄弟,热情地招呼,“哟,这不是盼盼吗?可回来了,你哥成天念叨你。”

  路西笑了笑,他认识这女人,六单元的王美兰,“阿姨。”

  “长高了,还是瘦。”王美兰冲路chūn江眨巴眼,“多给你弟炖点肉!在学校能吃舒坦了吗?食堂的饭没营养……”

  “就是,”路chūn江答应着。这是他父亲的宿舍楼,楼上楼下全是父亲的同事。他和路西是在这些人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熟得不能再熟。王美兰嘴碎,但心眼不坏。送走了她,路chūn江对路西轻声埋怨,“你也多说几句,兰姨……”

  他没说下去,路西鄙夷的眼神让他闭上了嘴巴。路家在二单元301,他沉默着打开门,打开客厅的灯,然后尽力忽略了路西的冷淡,忙前忙后地拿来拖鞋和衣服,“你先等会儿再脱大衣,出出汗,别感冒了。”又忍不住问,“怎么没带箱子回来?”

  “我初五就得回去。”

  路chūn江的心脏沉下去了,站在明亮的灯光下,他忽然觉得很没意思。

  “你这么忙吗?”

  路西脱掉毛衣,露出件灰色衬衫,简明扼要地说,“忙。”

  路chūn江说,“那行吧。”他把黑羽狨服叠起来,塞回大衣橱。“你先去给爸妈说一声,还有奶奶。你都两年没回来了——”

  “我每年都给他们烧纸。”

  路西在父母和奶奶的遗像前拜了拜,给杯子换了水。路chūn江收拾好了衣服,“你想吃什么?我买了菜。土豆丝切好了,我泡水里了。喝汤吗?还是想吃饺子?”

  路西又开始玩手机,头也不抬,“我叫外卖,你不用忙了。”然后拎着书包回到自己的房间,“嘭”一声把门关上。路chūn江站在门外,想起邻里间的闲言碎语。

  他这个便宜弟弟,可能真的白养了。

  第2章

  路西不是路家亲生的孩子——路chūn江知道,路西知道,王美兰知道,大家都知道。

  路西被领进门时已经七岁多快八岁了。路chūn江那时刚过了十一岁生日,他清楚地记得那是个周二的下午,平平无奇。北方的chūn季十分短暂,最多三个星期。他发现柳树枝头冒出鲜嫩的绿芽,过不了多久,杨树就会开花,毛毛虫一样的“无事忙”掉得满地都是。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