粹弱妖娆_弦池【完结+番外】

  《粹弱妖娆》弦池
文案:
他颤抖着把自己蜷缩成团,没穿一丝一缕,在寒冷的冬天躲在箱子里瑟瑟发抖,冰冷的身体节节过分分明的肋骨,深陷的眼眶,极度营养不良的身体轻的只剩一副骨架......

这便是15年后再次的相遇,他本是齐家最疼爱的小少爷,如今却成了这个样子.....
这些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泽羽,祁杰轩,齐悊临,一念, ┃ 配角:李师旷,高帆 ┃ 其它:出国;yīn谋;画家;经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一章《画家》
《粹弱妖娆》by弦池
第一卷 从前
第一章 《画家》
这里是位于17世纪的法国。
正在进行一场特别的艺术沙龙,吸引了众多贵族、爵士、社会名流们,富商公子小姐聚集,这里将展开为期一周的艺术jiāo流展,醉翁之意不在酒,吸引人来参观的除了展品本身,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里有位特别的画家,他是个难得的huáng皮肤东方人。
还不到20岁的天才画家,听说他虽是男子,却生的一副姣好的面容,白皙的肌肤,一双饱含露珠的桃花眼,在人前从来只穿着大清帝国的特色长袍,贴身的剪裁修饰着纤细的身段,170的身高因为他人长的消瘦而显得格外矮小柔弱。他的容貌总能让人一见倾心,不常笑的少年画家一旦展露笑颜便是dàng人心扉,勾人魂魄,让人久久无法平复心中的动dàng。
这仿佛上帝的天使,他的画作却与本人形成qiáng烈的对比,浓厚的油彩层次繁多,怪异、或是诡异的人体残肢是他最擅长的素材,仿佛地狱的图腾,当你看的心惊动魄的时候却总会有副让人心旷神怡的中国风欧式油画衬托在其中,让你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舒缓。
这位画家的画作在第一次展现就惊动了法国艺术界,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火热起来。这次在法国巴黎的艺术jiāo流会上更是让整个法国为之疯狂,有的是为了一睹这位天才画家的作品,但大多数的人都是想来瞧瞧这位天使身恶魔心的美人画家。
文森特在得知获得独家采访机会时兴奋了一整个星期,他今天大早就来到现场。为画作砸下重金的金主不会吝啬与众人欣赏作品,但这么有人气的天才画家可就不是随随便便能见到的,文森特急冲冲的走进展会,想要找个工作人员带他直接与负责人会面,突然,被放在最里面的一尊蜡像吸引了。
这艺术jiāo流会既然还有蜡像?
这尊蜡像是个肌肤十分白皙的huáng皮肤东方人,它慵懒的挨坐在一张huáng花梨太师椅上,侧着身子手倚在椅子扶手上托着下巴,身穿着宝蓝色绣着金丝jú花图案的锦衣长袍。黝黑的短发,紧闭的双眸下是根根分明的细长睫毛,白里透粉的脸蛋,薄薄的樱桃唇,就这样安静的坐在展览会的最深处,栩栩如生的蜡像却更像一副立体的画。
东方人对于欧洲人来说本就有一种致命的诱惑,那姣好的模样让人遐想,他就像着了魔一样,情不自禁的想要触屏那美好的脸庞。
“喂!你gān什么!”一声喝令让文森特回过神,手瞬间被扭到身后,身边突然站出两个身材魁梧挺拔的huáng皮肤保镖。文森特心想糟糕,展品可是不允许随意触碰的呀,他一个资深记者既然会犯这种大忌,文森特连忙解释:“对不起,我就是看到眼前的蜡像太美了迷了眼才会想要触碰一下,没有别的想法,抱歉抱歉我是约访的记者,我有带名片,这是误会啊,哎哟,先生你轻点,我的手可是工作饭碗啊!”
身后保镖却丝毫没有松开手的迹象,明明警告他的时候说的是流利的法文现在却像听不懂一样,丝毫没有放开文森特的意思。在文森特正苦恼如何解释时,身后两位保镖向旁移开了一点,站出了一个huáng皮肤的东方人,他面带微笑,看着文森特摆摆手示意放人,微笑着用流利的法文道:“这位一定是文森特·本记者了是吧。”
文森特点点头,忙把卡片双手递上,尴尬的揉自己被弄痛的手。那人也递出卡片:“我是Jacen.Qi,是这次展会的主办人,刚刚失礼了。”
文森特明明理亏在先当然不好意思:“不不不,Mr. Qi是我看到眼前的蜡像太美看入了迷,真的是非常抱歉。”
只见Mr. Qi挑眉,顺着文森特的视线看向身后的“蜡像”不禁失笑,说了一句中文:“小羽”,那蜡像便缓缓的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向唤他的人。文森特看到蜡像既然是个人,惊讶的说不出半句话来,难怪那么的真实,那迷离的双眸这相貌绝对是另外一位Mr. Qi,正是天才画家齐泽羽本人。
Mr. Qi温柔的抚摸齐泽羽的头发,用法语说着:“这位正是本次展会画作的画家。文森特先生虽然我们同意了你家报社的独家采访,不过因为这位Mr. Qi身体一向不好,我要先带他回去休息了,一会会有人带你到我们采访的地点,在这之前请尽情享受jiāo流会。”说完祁杰轩便扶着齐泽羽从内门离开。
文森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个一身管家装束的huáng皮肤年过半百的男子对着自己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酒店就在展览馆隔壁,相互间是连通的,选这里也是为了齐泽羽的身体着想。进入豪华套房后,保镖纷纷留在门口,只剩下他们两人。祁杰轩摸摸齐泽羽的粉色脸蛋心痛道:“抱歉,这么多人的地方我还留你一个人在那,是我不好。”
齐泽羽眼眸早已泛红,泪光闪烁的眼睛显得格外楚楚动人,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祁杰轩便把他横抱起来,一直走到寝室chuáng边才轻轻放下,捧着齐泽羽的脸蛋亲了一口,:“乖,好好休息一下。”
手指抚开散乱在他额上的细发,看着那饱含光泽的薄唇便情不自禁的俯身掠取,把一双粉唇舔成樱桃色才满足的放开,正打算离开却被一双细长而白皙的双手揽住脖颈,两人双唇再度jiāo缠在一起,祁杰轩撬开齐泽羽的双齿肆掠着,舔舐那敏感的上颚,轻嚼柔软的舌头......亲吻间齐泽羽难耐的发出柔弱却诱人的呻吟,惹的身上人更为卖力的亲吻。
唇齿间祁杰轩趁着接吻的缝隙说道:“小羽.....乖,我还有工作要做呢。呵.........别再挑逗我了。”
齐泽羽委屈的看着杰轩,咬了一口他的下唇,眯起一双桃花眼灿烂的笑起来,齐泽羽只在祁杰轩的面前笑,从不对他以外的人露出微笑哪怕只是一点,祁杰轩抚开齐泽羽额上的头发落下一吻,凝视着身下人张嘴努力的从喉咙挤出细碎的声音:“杰轩....早点....回...”
“恩。我会的,我等你睡着再走,睡吧!”给他盖好被子,看着齐泽羽缓缓的睡去,才轻轻的带上房门离开。
门关上没多久chuáng上的人便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大大的黑眸珠子调皮的转动着,然后踹开被子扯着上身的华服,三两下脱剩最里面的薄衫,扯开脖子上贴服的盘扣一直解到身侧,双脚速度的踹掉裤子后,才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钻到被子里缩成一团,终于抛弃了身上束缚的衣物,挪了个舒服的姿势便真的睡去了。
=========================================================================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