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之娶到你_乔林夕か【完结】(8)

  许瑞杰本来还想拒绝,不过他实在很想到赵奕飞家进去坐坐,不吃饭喝水也行啊,什么怕回去晚了,父母责怪,现在这个时候,他一时心血来cháo,大脑一热,那些顾虑都抛之脑后了。

  “我正好肚子饿了,谢谢叔叔,那我就不客气了。”许瑞杰说着蹦蹦跳跳的就跑进了院子,在来到院门口时,他伸手拉过赵奕飞的手腕就拽了进去。

  赵远在后面看着两个孩子关系这么好,心里有点欣慰,也是在那一刹那相信了许瑞杰的话。

  红漆木方桌上面摆了三盘菜,一盘土豆块,一盘茄子和一盘豆芽,中间还有一只小白瓷碗,里面是豆腐rǔ。

  本来四个人吃就已经有点少了,又加了一个人,三个大人都没怎么动筷子,爷爷奶奶一直嘱托许瑞杰多吃菜,赵远还不停地给他碗里夹菜,边夹边抱歉道:“平常我们都是这几个菜,这几天忙,没时间去镇上买鱼肉,都是些粗茶淡饭,真不好意思。”

  “没事叔叔,菜很好吃。”许瑞杰扒了几口饭,发现三个大人都只顾说话,很少动筷子夹菜,不由地催促,“爷爷奶奶,叔叔,您们都吃啊,看着我一个人吃,我会害羞的。”

  “这是我奶奶做的菜。”赵奕飞在旁边应声道。

  “是,是,我们吃。”奶奶说着碰了碰旁边的爷爷。

  赵远见状也拿起了筷子,小心翼翼的夹着菜,每次都是只夹一点。

  “瑞杰,你不知道,我们小飞做菜更好吃,就是当厨师的料!”奶奶在旁边忍不住夸了一句,也只有孙子的懂事让她感到自豪。

  “是吗?改天我一定要尝尝他做的菜。”许瑞杰开始憧憬起来,没想到年纪小小的赵奕飞还会做菜,他却什么都不会。

  “瑞杰,你吃完饭很晚了,不如就在我家过夜,明天好一起上学。”赵奕飞提议,那个时候的他们不论是想法还是心灵都纯洁的像一张白纸,说睡觉也是单纯的睡觉,完全不会想其他的,那也是对方是许瑞杰,他才会这样提议,如果是别家的孩子,他会不闻不问。

  许瑞杰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

  三个大人在对面看着两个孩子吃几口就互相说几句,完全就是好朋友的样子,外人说的看来都是子虚乌有的,他们就是看不惯他家的孙子和儿子和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在一起玩!

  这是许瑞杰第一次在赵奕飞家过夜,正因为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无数次,最后习以为常,一直到一起上高中。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在一起睡觉就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心无旁骛了,最起码许瑞杰不能,他会胡思乱想,不然也不会导致在高中毕业的那一天,那一晚,他又跑到了赵奕飞家,然后就对赵奕飞不安分了……

  秋天并不是真的凉慡,毕竟夏天的热气还没有完全退去,晚上一样炎热,不过并没有夏天那样需要靠风扇来驱热。

  赵奕飞把水壶放在炉子上,就对许瑞杰说:“一会儿你先洗,我后洗。”

  “在哪儿洗?”许瑞杰反问。

  “我房间。”赵奕飞说着出了厨房。

  许瑞杰跟着出去了,就见赵奕飞出了院子,把他的自行车给推进了院子,许瑞杰见状,连忙上去帮忙:“我来就好。”

  “你去写作业吧。”赵奕飞支开他,已经把自行车摆放在墙角的位置。

  “洗完澡再写,现在想玩会儿。”许瑞杰说着开始四处转悠。

  “我爸房间里有黑白电视机,现在正在放动画片呢,你可以去看看。”赵奕飞提示他。

  对于从小就爱看动画片的许瑞杰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不过,他头一次拒绝了,就是想待在赵奕飞身边,他去哪儿,他跟哪儿,形影不离。

  “动画片有什么好看的,不看。”还是你比较好看,看你就行了。

  “我就喜欢看动画片,不过我爸总是不让我看,说我学习不好还想看动画片,一边玩去吧!我都是在他忙农活的时候,偷偷看的。”赵奕飞这时把小孩子那种偷偷摸摸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把嘴凑到许瑞杰耳边悄声说。

  “到时候,你到我家来玩的时候,我给你放碟子,比如什么【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圣斗士星矢】,【哆啦A梦】还有好多。”

  “真的?我最喜欢看【灌篮高手】和【名侦探柯南】了。”一提到动画片,赵奕飞头一次露出激动的神情。

  “我也是,看来我们还真像,不过我更喜欢看【哆啦A梦】。”许瑞杰也兴奋了起来。

  赵奕飞的神情突然一变,“你不是说动画片没什么好看的吗?那你家还有那么多动画片。”这个许瑞杰,难道刚才故意那样说的?可是他又为什么故意那样说?

  “因为我现在不想看,就想和你说说话,聊聊天。”许瑞杰笑了。

  “哦。”赵奕飞有些听不懂的应了一声,看动画片比说话聊天有意思多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洗完澡后,许瑞杰浑身上下穿了一条裤衩就拿出课本和作业本出来,赵奕飞又连忙给他找了高凳子放在chuáng边,“你就坐在chuáng上写。”

  房间周围的墙壁都裂了缝,电线像蜘蛛网一样的牵到了chuáng边,昏暗的灯光让许瑞杰看字有些费劲,不过他一句抱怨都没有,还是十分认真的算着写着,做作业的速度很快。

  同样穿着裤衩躺在chuáng上望着没有天花板的白墙壁的赵奕飞,看着上面的裂缝,忽然想到什么般,猛然坐起来,就凑到了许瑞杰身后,借着昏暗的灯光想看他在做什么作业。

  原来是数学作业,简单的算数他还是会的,至于方程式,应用题,他看的头疼,就比如这一道。

  学校要挖一条长80米的下水道,第一天挖了全长的1/4,第二天挖了全长的1/2,两天共挖了多少米还剩下多少米

  只见许瑞杰很快就列好了算术和答案,(80乘以四分之一加80乘以二分之一,是总共的,用80再减加上的总和,就是剩下的。)

  看他算的又快又准,根本不用思考,看的赵奕飞目瞪口呆。

  大约在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院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两个孩子已经入睡,并且是肩并肩头挨头的平躺着。

  赵远因为每次看电视都要看到十点左右才睡觉,所以他听到声音后,套了件白色短袖衫,腿上是黑色大裤衩,脚上踩着破旧的蓝色凉拖鞋,就去开门了。

  院门打开,门口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从他们的穿着可以看出家里挺富裕的。

  “请问这是赵奕飞的家吗?”首先开口的是一个披着湿漉漉黑色长发的女人,她穿着连衣白裙,外面套了一件红外套,从身上不时飘过来一阵茉莉花香沐浴露和飘柔洗发水的味道,看来是洗了澡和洗了头的。

  “是,我是他爸,请问你们二位是?”难道是许瑞杰的父母?这是赵远突然蹦出来的想法。

  “我儿子许瑞杰在你家吗?”女人表情严肃,声音里夹杂着隐忍的怒气。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