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之娶到你_乔林夕か【完结】(5)

  “我把你送到你家门口吧。”许瑞杰转移话题,为了摸清赵奕飞家的位置,以后好到他家找他玩,他不介意多送一程。

  “随你。”既然人家要特地把他送到他家门口,他何乐不为?

  一条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不宽不窄,高矮不一的红瓦房屋若隐若现,前面就是许家村了,赵家村还要在前面一段距离。

  赵家村别人家的大狗们开始此起彼伏的叫了起来,有的甚至要追着许瑞杰的自行车,不过不知什么时候,赵奕飞手里多了一根树枝,不停地用树枝拍打着地面吓唬那些大狗们。

  许瑞杰听到树枝拍打地面的声音,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又转正脑袋呵呵笑道:“看来你早有防备啊,平时都用这招吓唬它们的吗?”

  “它们不认识你,我才捡了根树枝以防万一。”赵奕飞解释。

  “谢谢,你想的真周到。”许瑞杰对赵奕飞的好感度已经爆棚。

  等到没有大狗的地方,赵奕飞就把树枝扔了。

  “最前面的一家白墙平房就是我家了。”赵奕飞看到最前方,旁边有草堆,平房空地对面有水塘,就出声了。

  许瑞杰闻声望去,就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赵奕飞的家。

  自行车缓缓来到院门口,赵奕飞从自行车上下来,就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银钥匙打开了生锈的红色铁院门。

  许瑞杰并没有马上走,一只脚踩在自行车踩板上,一只脚踩在地上,就着坐着的姿势静静注视院门口赵奕飞的一举一动。

  赵奕飞推开院门,就回头看了眼,发现许瑞杰还没走,下意识问道:“要不要来我家喝口茶?”

  许瑞杰笑着摇摇头:“天色已晚,我还是早点回去,免得挨骂。”他心里是非常想去赵奕飞家喝茶的,奈何他的家教很严,放学都是有时间规定的。

  赵奕飞不再qiáng求,在许瑞杰要走的时候嘱托了一句:“小心那些大狗。”

  “嗯……”许瑞杰笑着骑自行车离开了。

  赵奕飞回家后,叹了口气,就挽起袖子开始淘米做饭。

  自从那天起,两人在学校也有了jiāo流,不仅如此,每天放学,许瑞杰就像是有所准备一样的等在学校门口,在看到赵奕飞出来的时候,就推着自行车过去:“我送你!”

  一开始,赵奕飞还是有些诧异的,“你在这里等我?”

  “是啊,和你一起回家正好有个伴。”许瑞杰也不隐瞒,实话实说。

  其实回家的时候有个伴也挺不错的,再说他对许瑞杰这个学习尖子生并不反感,他并没有因为学习成绩好就故作清高,看不起差生,对于这一点,他也就在心里把许瑞杰默认成了他朋友里的一部分,不过和那群朋友相比,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两人一起回家的次数多了,大多数都是许瑞杰骑车载着赵奕飞,一开始拽着许瑞杰衣角的赵奕飞,因为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也就没有任何顾忌的半握或者搂抱许瑞杰的腰。

  许瑞杰如果放学早的话就会在门口等赵奕飞,赵奕飞知道许瑞杰在等他,就会加快速度出来,如果许瑞杰放学晚,赵奕飞就会在门口等许瑞杰,倒也不是非要坐他的自行车,而是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了的。

  许瑞杰在早上上学的时候,因为知道赵奕飞家住哪儿,甚至还有好几次来到他家门口等他一起上学,每次他来的时候,就是赵奕飞锁院门的时候,恰巧就碰见了。

  第一次的时候,赵奕飞还是相当惊讶:“你怎么来了?”

  “特意过来找你,和你一起上学,我有车带你比较快一点。”许瑞杰冲他笑笑。

  赵奕飞只是笑而不语,其实赵奕飞是个很少露出笑容的小孩,不过自从认识了许瑞杰,笑的次数也是一次比一次多,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你看你,笑的时候多好看,要多笑知道吗?笑一笑,十年少!”许瑞杰说着把自行车调了个头,就招呼赵奕飞,“上来坐好!”

  赵奕飞坐在自行车上后,就收敛了笑容,生活在一个爸妈离婚的家庭里,什么都亲力亲为。每天起chuáng那么累,上学那么累,放学回来还要做家务,做饭,洗衣服,还要喂猪喂牛,累的他真想趴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本来是男儿身,做的却是女人gān的事,这样的生活,他能笑的起来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个三好学生不和尖子生在一起玩耍,常常和一个学校的差生鬼混在一起,有时会被同学看见,或者同村的孩子看见,班里会议论,然后传到老师那里,孩子会给家长说,然后由家长传到当事人家长的耳里。

  正在上早自习的赵奕飞突然就在同学的提醒下,来到了教室外面,老师在那里等着他。

  赵奕飞一出来,数学男老师看都没看他一眼,站在三楼的栏杆那里,眺望操场,背对赵奕飞出声了:“知道我叫你来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赵奕飞对这里的所有老师都好感全无,因为老师不待见他,他也不待见那些老师。

  “听说你威胁六一班的许瑞杰同学,天天要他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等你,然后骑自行车载你回家?”

  “你听谁说的?”赵奕飞真没想到,他们彼此之间的一个习惯,会被外界给传言成这样。

  “不管我是听谁说的,反正有人亲眼看见就是了。赵奕飞同学,你小小年纪,成绩差,在学校胡作非为,拉帮结派,只要不损害他人利益和学校利益,我们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你这次似乎有点太过分了,你知道许瑞杰是谁吗?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成绩都是学校数一数二的尖子生,不论是期中考试还是期末考试,一直都是排名全校前三名。而你,和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是不是看到别人成绩好,心存妒忌,就想威胁别人?”说了这么多,数学老师这才转过身来,面对赵奕飞,想用这些话嘲讽这个不学无术,整天拿着父母的血汗钱混日子的赵奕飞,就是想打击他,奚落他。

  “嫉妒?我有什么好嫉妒的,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表达什么?老师你知道我学习不好,理解能力差,还在这里给我咬文嚼字的。”

  这不是存心的吗?赵奕飞怎么会听不出来老师在奚落他,对他肆意的嘲讽和诋毁,可是又能怎么样,他又不是第一次被老师这样诋毁了。

  “从今天开始,不准再去骚扰和威胁许瑞杰,更不准进六一班的教室,不准在校门口堵他,如果被人逮到,告知到我这里,这次可不是见家长这么简单!”数学老师发出最后警告,看赵奕飞不出声,随即扬了扬下巴,“进去复习吧。”

  许瑞杰那边,同样被老师叫了出去,站在教室门口走廊里,女班主任正苦口婆心的劝导他:“瑞杰,你学习成绩那么优秀,什么样的朋友没有?gān嘛要和那种品行差,学习差的男生在一起玩?会被他带坏的,是不是他威胁你?我听金超说,他每天放学都会看到那个六二班的赵奕飞在校门口堵你,并且放狠话威胁你,不仅威胁你给他写作业,还威胁你每天用自行车送他回家。如果真是这样,这还了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