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王_鼓手K99【完结】

  《诡王》鼓手K99

  文案:

  变态jīng神病高智商攻装作正常人一步步将热血刑警吃gān抹净的狗血故事~~~~~~~~

  肌肉受一脸懵bī:啥啥,和男人做能够治病?

  腹黑攻一脸正经:是的,是的,包治百病,特别是缺爱的病

  结果他用别人的身体治好了自己……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生子 都市情缘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曼天翔 ┃ 配角:沈南秋 ┃ 其它:犯罪,qiángqiáng,腹黑,狂爱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1章 热血刑警

  一个月前

  X市刑警大队

  “天翔,你gān嘛这么固执呢,这个案子已经破了,有必要节外生枝么?”

  “破了?你们怎么破的?你们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严刑bī供上,让嫌疑人在纸上签字画押,这就叫破了?破案有这么容易,还需要这么多人组成专案小组、上头拨这么多资金、各个地方配合如此麻烦gān什么?!”

  吴队不断地朝他做着‘你冷静下来’的手势,尽量轻言细语地解释着:“天翔,话可不能乱说,咱们什么时候对犯人严刑bī供了?要不是证据确凿,无以抵赖,他会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么?”

  面前身着灰色T恤、牛仔长裤的男子大约三十几岁,理了个gān练的平头,人不算高大,却十分魁梧,浑身透着锐利老练的气息,那双透着些微戾气的鹰眼更是让人无法直视,据理力争的气势犹如泰山压顶:“证据确凿?我怎么不觉得?案子分明还有很多疑点没搞清楚,这么草率地结案不是草菅人命?!”

  他每个用词都见血封喉,锋利到连刑警大队的一把手都有些无所适从,吴队虽然极力控制着气氛,苦口婆心地劝解,但对方依然雷打不动,就是那些成天在政府面前闹腾的上访者也没他这样持久qiáng悍的毅力和天不怕地不怕的jīng神。

  “你听我说,案发现场除了他留下的痕迹,什么都没有,说明只有他到过那个房间,人不是他杀的是谁杀的呢?”

  “他到过那个房间,自然会留下痕迹,但不排除其他人也来过,但清理了痕迹,你为什么断定留下痕迹的人就是凶手?”曼天翔狠狠地盯着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放松。

  吴队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不是他做的案,为什么案发后他就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这不是畏罪潜逃么?!”

  “他也说了,是去看朋友,这不过是巧合,你能把所有的巧合都作为判案的证据么?!”

  那人彻底败了,不得不换个口气:“我不想跟你扯,天翔,你也知道,我们专案组这段时间有多么辛苦,哪天不是加班加点?上头下了命令,要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破案。我们做刑警的,工资有几个钱?案子破了,不仅能得到上级对咱们工作的肯定,还能增加老百姓对我们的信心,大家拿到奖金也能改善下伙食,可以放松几天与家人相处,一举多得。你如此较真又是何必?!”

  叫曼天翔的刑警副队长叼着烟靠在桌边冷冷一笑:“没错,我们公安,命案必破。找到了真相,就能破,找不到,那就破不了。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响应这个口号完成上级规定的指标就去胡乱断案,你没杀人,我说你杀了人,你心里会怎么想?为了一群想早点完事的人那点奖金和名声,坐一辈子的牢,你甘愿么?!”

  吴队忍无可忍,脸虎起来了:“姓曼的,我是正的,你是副的,谁听谁的?别蹬鼻子上脸!像你这种顽固不化、无事生非的人,你老婆怎么不和你离婚?!”

  听到这话,曼天翔把烟一丢,走到他面前,也跟他横起来了:“你他妈很了不起?不过读了个刑侦硕士,就认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老子虽然没有什么文凭,是片警出身,但老子是一步一个台阶,凭真才实gān走上来的,老子断的案子比你嫖的女人还多,你凭什么来教训我?!”

  吴队面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着,手冲他一指,嘴上厉喝:“把枪拿出来!我要停你的职!”

  “放屁!”男人猛地回身,狠狠一拳砸在他的脸上,扬起一片血雾:“我停你的职才对!去医院乖乖呆着!”

  “副队……”

  像旋风一样出了门的曼天翔充耳不闻刑警队员小李热切的招呼声,直接与他擦肩而过,离开了刑警大队。

  局长办公室的门内不断传来咆哮声,每个从外面路过的人无不被那把极具穿透力的熊熊怒火所波及,夹着尾巴逃得远远的。

  “你怎么老是这么冲动?你算算,你都三十好几了?!”

  “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的上司,你怎么可以对他拳脚相向呢?”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的臭毛病?!”

  不用看也知道被训斥的人正低着头、缩着肩,像只小兔子一般在河东狮吼下簌簌发抖。别说局长的滔天气势,就凭那张扭曲的脸也能让人感觉到死神来了而痛不欲生、哀哀欲绝。

  然而,若真有人敢推开那扇门,就会看见他们以为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把长官的骂声当做了悦耳的音乐,正优哉游哉地翘着腿,享受手中上好的碧螺chūn。

  被如此轻视的局长不怒反笑,虽是疾言厉色但跟他平时耀武扬威的模样却是判若两人:“你把他打残了,跟和女人上chuáng图一时痛快,最后却搞出了负担,有什么两样?”

  曼天翔嘿嘿一笑:“我也想把他打得怀孕,可惜我的拳头没有这种功能,否则他已经怀上无数次,生孩子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出现我面前对我指手画脚。”

  王局也笑了起来,一屁股坐到他旁边,像老朋友一样搂住他的肩膀:“其实我也看不惯他自持清高的模样,要不是他爹在市里做官,就是再过十年,刑警队长这个职位也落不到他头上。”

  他拿出一根中华递给对方,又抽出一根自己叼上:“有文化和有思想的人,我一向喜欢有思想的人,有背景和有本事的人,我一向喜欢有本事的人。刑警队要不是有你,还办得出什么事?”

  “很高兴你能明白这一点。”曼天翔从来不懂得谦虚,自然不知何为客气,“我厌恶他的办事风格,适合他这种风格的工作应该是国企,而不是刑侦。你应该让他滚出警队,这样我才能最好地发挥。”

  王局咬着烟笑着说:“我丝毫不怀疑我让他滚出去后你能带给我的回报,不过这里是中国,所以说他不但不会滚出去,还会躺在高gān病房里接受各位领导的慰问,并且会得到你的道歉,否则你将无限期地停职。”

  曼天翔表情一凛,狠狠甩掉搭在肩膀上的那只手臂,冷不丁地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我以为你和我一样,鄙视他玩忽职守、草菅人命的无耻行径!”

  “我当然鄙视他。而且是发自内心。就像我骂你,永远只是表面。”王局站了起来,“我也想包庇你,但谁叫我是这体制当中的一员?正如人不是他杀的,可谁叫他在不利的时间和地点里出现?”他看着他,表情十分无奈,甚至有些哀痛,“别担心,我会帮你说话的。因为压力过大造成警员情绪失控,是常有的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