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执念_郑鸽【CP完结】

  《一往执念》作者:郑鸽

  文案:

  一个有小妈梗的破镜重圆的故事 狗血!nü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秦峥不是没想过许煜现在会是什么模样,在别人的描述中,许煜应该是一脸媚相,是男狐狸jīng,他的眼尾应该是上翘的,双眸会反出南方的水色,把他父亲那久经情场的魂都勾了去。

  所以秦峥看到那个,穿着纯色的居家服,长到肩头的黑发随意的用根红绳扎了个卷,见开门的是自己表情从冷漠变成错愕的许煜时,他也有些出神。

  那双眼是带着水色的,眼尾也是上翘的,但别说妩媚,连点jīng气神都没有,就像他现在的一身素色,本该是张艳丽的画,却生生被盖上一层灰。

  许煜站在那里,赤着脚。他的胸膛有些许起伏,像是因为紧张而呼吸加速,他长久没有其他别的动作,直到秦峥开口:

  “你好,我是秦峥。”

  “这是秦总的儿子,”一直跟在秦峥后面的武姚辉道:“我们这次来,是和你谈谈秦总的遗产分配。”

  秦峥示意许煜坐下,他看到许煜微张的小嘴闭上,以及修长的脖颈上,喉结微小的幅动。

  “什么意思?”许煜匆匆看了看秦峥助理武姚辉递上的文件,抬头。

  “如你所见,秦恕的遗嘱里并没有关于您的遗产分配,”武姚辉顿了顿,见自己的老板并没有打断,便继续:“但是秦总作为秦恕的第一继承人,考虑到秦恕的最后几年都是和你度过的,所以拿出了一部分不动产,也算是给你一份想念。你只需要在这些文件上签字,保证和秦家划清界限,这里和西郊的别墅都会划到您的名下。”

  “秦恕死了?”许煜像是什么都没听进去,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武姚辉。

  “三天前,车祸。”这话是秦峥说的,也把许煜的目光从武姚辉身上拉过来。

  “他死了?”许煜说这话的时候在笑,然后像是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合时宜,又掩住脸。

  秦峥看着许煜的变化,没有说什么,他有想过这个让自己父亲在人生的最后三年金屋藏娇只取一瓢的人会哭,会沉默,会觉得失去依靠的自己需要更多的财产,所以他选择亲自来谈。

  秦恕早年入了外籍,所以眼前的这个男人若真的咬死不放,日后确实可以拿那三年说事。秦氏家大业大断然不会怕他折腾,但总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许煜看着手里的包养合同,还是在笑,只是眼泪还是有落下来。

  “只要我签了这个,就结束了,是吗?”

  “是。”秦峥看着他,只要许煜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那个三年前的日期上,不管许煜和秦恕是否真的像外界传的那般缠绵悱恻,都只不过是一场金钱jiāo易罢了。

  “十一月十二……”许煜接过笔,他的手有些抖,但没有多少犹豫。

  他放下笔,抬头看秦峥,良久,颤着吐出几个字。

  “结束了?”

  “结束了。”秦峥回应,并站起身准备离开,没走几步,就被许煜叫住。

  秦峥没有回头,许煜又唤了一声,声调更高,也更急促。

  秦峥回头,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秦峥……”许煜看着他:“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良久,秦峥开口:“毕竟我们不熟,许先生。”

  “他没有再读书了吗?”

  武姚辉看了看后视镜里的秦峥,接话:“被秦总养在身边之后,就休学了。”

  武姚辉是秦恕多年的贴身秘书,跟了秦恕十多年,秦恕突发车祸召在国外的秦峥紧急回国,他是帮助秦峥在三天内顺利完成一切jiāo接的得力助手。

  “现在jiāo接算是告一段落了,您可以休息几天,然后再来熟悉秦氏的业务。”武姚辉开始说公事,但不是为何,秦峥听来,却觉得他在可以岔开话题。

  “我见过他,他也是c大,大我两届。”

  武姚辉沉默了一会,他知道秦峥从小更亲近母亲,和自己的父亲关系不深,他能继承这一切,更多的是因为他是秦恕明面上的唯一的儿子。

  只是斯人已逝,怎么突然关心起生前的那些绯闻了。

  “他应该是比您大三岁,不是平城人,南方来的,读书也是一直受秦氏的资助,后来在一次慈善晚会上…联系到了秦总,一来二去就这样了,再后来他书也没再读了,那几年您也已经转学去英国了。”

  “其实秦总对那个男人,除了不带出去养的时间长,和其他辛事比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这是武姚辉的总结。

  秦峥不再过问,目光落在了窗外,此刻已是华灯初上,满城的灯火像是要告诉他这个归来者自己的美丽繁华,但是这样的城市没有让秦峥感受到丝毫的温暖,如果真的要说故乡,于他而言,也应该是在南方,在吴地,他的母亲会在和他独处的时候给他唱吴地的小曲,那些词唱出来,没有翘舌,言语间尽是温婉。

  后来秦峥和母亲来到平城,那一年秦峥六岁,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拥有远不输于母家的财富和权利的秦恕。六年前,在梁婉晚发现秦恕在她孕期出轨的时候,她就抛下了爱意和秦恕协议离婚,但当一夜间铺天盖地传满秦恕的桃色新闻的时候,梁婉晚还是带着儿子回去了,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和秦恕上演了一场làng子回头,给秦氏的信任公关打了一针qiáng心剂。

  之后每年的一月份,秦峥一家的全家福会出现在销量最高的财经杂志封面,如果家庭真人秀早几年流行,他们也肯定是首选。那是一个令人羡艳的家庭,秦峥一开始也觉得很幸福,但越长大,他也觉得父母的相敬如宾过于拘束。于是秦峥在自己十五岁的时候雇了私家侦探跟踪秦恕,结果什么消息都没收到,自己雇私家侦探的事却被梁婉晚知道了。

  秦恕已经一个星期没回来了,梁婉晚说他出差了,秦峥第一次和他母亲叫板,他信誓旦旦的说,秦恕没有出差,他那是去小情人那儿了。

  梁婉晚丝毫没有动怒,她把那个侦探的资料递还给了儿子,告诫他下次不要这样,“你也不希望明天头条出来,儿子调查自己老爹,多难看。”

  梁婉晚看着自己年轻的充满朝气的儿子,她觉得是时候和秦峥做一次成人之间的对话。

  那天秦峥和梁婉晚一起回顾了自己母亲的二十岁,梁婉晚一直带着笑意,讲自己是多么执意,不顾家人的反对,一定要离开南方,去平城读最好的大学,看冬天的雪,讲那年也才二十五六的秦恕穿着最时髦的皮夹克,开着摩托车来接自己。梁家是书香世家,数到上三代都是文坛大师,到了梁父这一代,只有一个梁婉晚,那还不是把女儿放心尖上宠。梁婉晚的前二十年顺风顺水,只知道读圣贤书,却也没见过秦恕这样的雅痞,一颗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沾的心很快就沦陷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