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字_Despacito【CP完结】

  《红字》作者:Despacito

  他有罪。他的脸该被刻上血红的“A”字。

  【高亮:

  1.虽然没有分级制,我私心建议未满十八岁不要看啦。

  2.修文重发。这次讲一个短一点的故事。】

  楔子

  他有罪。他的脸该被刻上血红的“A”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1章

  村委大院中,一群人惊恐地围着他。

  他们面带厌恶与恐惧,却又好奇上前,在某个安全距离之外停住。看他。

  他有罪,他该被抓起来。可是他的脸上没有烙印,就好像一只没有被捆绑住的大怪物。他们围着他,将他困住,好似人做的牢笼。

  他是错的。他的身体也是那样地畸形。

  “二椅子!”

  “呸!”

  “挨男人操的!”

  “被男人插屁股不得好死!”

  有人嘿嘿嘿笑了起来。

  有人跟着嘿嘿嘿起来。

  嘿嘿嘿的声音太响,惹来村童的目光,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露出困惑的眼神,小肩膀被村妇一把扭了回去。

  “diǎo操孩子!别看!”她骂。

  孩子委屈的眼神便离开人群,怯怯地窥向大院中的人。

  “人”在跪着,缩成一团。

  他有罪,他该被抓起来。

  可是他的脸上没有烙印,就像是一个没有被抓起来的大怪物。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猎人们应该绑住一只野shòu,防止它张牙舞爪,而当野shòu看似温驯,他们又不敢上前捆绑,好像它随时可以释放威力,咬伤人。

  他脸上该被刻字,有罪的的人都得被刻字。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村里年纪最大的族长拿着拐棍戳戳地面,说,《尚书》曰,“小刑用钻凿,次刑用刀锯。”

  村民麻木而悲哀地望着老头子,他们听不懂。

  老头子急了,他学识渊博,却没有墨守成规,他抖着胡子抬起搀着木棍的胳膊,颤巍巍地拿手指着他,一颤一颤发出嘶嚎:“用……用刀刻!在他脸上刻字!用墨水填色!”

  他们的脸色更难看了。村民们人人都义愤填膺,叫嚷着,审判着,愠怒而兴奋。

  “那是脏病!”一个妇人骂了一句。“呸!”她吐着唾沫,远远走开。

  “沾了他的血!我们也会死!”一个男人高呼了一句,碰了他的人都会死!说着他快速后退了一步,躲避着瘟疫。这句惹来很多人的响应,一群人跟着他匆匆后退。就这样,他变成了为民发声的英雄,于是他壮了胆量,更加大声地嚷嚷:“他有病!他那么脏!依赖是了。”他骂了句方言(恶心死了)。

  这又招来了一众男人女人的响应。他们飞着唾沫大叫着,发出响亮的、愤怒的民愤。

  “乡亲们!”一个一脸悲悯的六十岁的男人说,“乡亲们!”他又说了句,期许他们安静下来。“我们来说说怎么办。我们村子里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我活到这把年纪,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村民们愤怒了,他们不满gān部们避重就轻的口吻。

  “这是瘟疫!”

  “他有病!”

  “我们如果被传染,我们也会死!”

  “太恶心了!”

  “村长!”一个妇人冲着他说,她的声音粗哑不堪,“他有罪!必须刻字!”

  话题又回到了原点上来。

  “他如果不被男人操,他就没病!还有一个人!”这个如此机敏的声音在嗡嗡议论声中独树一帜。他确认道:“还有一个人!另一个人肯定也有病!”

  “这种丑事!”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啐了一口,然后她闭上眼,在胸前虔诚地画十字,“感谢主感谢神!感谢主感谢神!”

  所有人都知道,应该在他脸上刻字,他是罪人。

  人们围绕着他,从他身上吸取教训,他是多么肮脏、恶心、充满未被教化的shòu性,他满身罪孽。

  女人们望着他,他不是个男人,他们家里的男主人才是男人。而他,是一个入了歧途、有罪过的、得了病的怪物。

  男人们望着他,毒骂他,嘲笑他,谁让他是男人中的耻rǔ,他不配做男人!

  “审判他!让他说出另一个人!”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说。他是村子里保安队的一员,平日gān的最多的是就是维护正义。

  他gān出了多么没有廉耻的事,所有人对他避之不及。他有病,整个村子会被灾难侵害!

  “说出来!”另一个男人恶狠狠地叫骂,“敢做不敢当!不是男人!”这又惹来一串串哄笑。

  “说出来!”村妇们七嘴八舌地劝他,“知错能改是好孩子。”她们恶狠狠地拽着自家孩子的胳膊,不让他们乱跑,并趁机教育他们。

  “说出来吧。”那个画十字的老妇人眼带悲悯地望着他,又实在受不了似的,目光厌恶地逃避开,她哆嗦着嗓音,不住念着:“感谢主感谢神……感谢主感谢神!上帝会拯救你。”

  “说出来吧。”村童牙牙学语,忽而缩着脖子逃脱母亲的魔掌,嘻嘻笑着,无声地又重复了一遍,“说出来。”

  村长咳咳嗓子,把人声平息下去。

  “我们该去做礼拜了!”突然,一个村妇慌张地说,“时间要到了!!”

  每个星期五的晚上,村民们都要去东头的小屋子里做礼拜,偶尔有德高望重的村妇为大家讲学,她们手捧简陋的圣经,很多都是手抄本,八国联军侵华时期留下来的,伟大的传教士们保护了当地的村民,于是感谢上帝的传统也随着手抄本留了下来。她们虔诚地跪颂,进行祷告,然后齐声朗诵“感谢主感谢神!”她们黑发huáng皮肤,这没有什么,上帝的爱无界限,她们仿佛中世纪时候的修女,向着最神圣的神献上自己的心意,同时真切地进行着忏悔,圣洁而慈悲。

  女人的话惊动了人群,没有什么比祷告更加重要的事,于是他们四散开。

  他在大院中央跪着,不说话,脸上依然没有字。

  一群男人在商议,怎么办。

  “关起来吧。”一个人说,“猪圈里的猪下崽了,可以空出一间。”

  立刻有一个人响声反对,“猪也会得病!猪瘟!”

  村子里没有多余的地当作监狱。他们不想再掏出一块儿土地建造监狱。

  “那这么着吧。”村长发话说,“绑到化粪池边。村里要改造了,化粪池不符合环保标准,政府不用了。”

  这惹来连连叫好声。一个巨大的问题被解决了。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他有病。”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他有罪。”

  “反正没有人会靠近他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