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深度索爱_巫山浮云【完结】

  [盛情深度索爱 巫山浮云 著 ]

  她是落魄的公爵千金,他是神秘危险的商界帝枭,一遇,她的爷爷要将她送上伦敦黑道最恶明昭著的恶棍的chuáng上,订婚三年的未婚夫在她上飞机的前几分钟递给他一瓶下了药的水。她一把火烧了布鲁诺的别墅,黑白两道同时追捕。慌乱中闯进酒店正在欢爱的酒店男人的房间,彼时她冷静矜贵,一念之间,他顺手救下她。再遇,她一袭红色舞衣出现在黑道的地下卖场,风情万种,妩媚妖艳,一个亿,他买下她。 他步步为营,温柔缱绻,终于诱她爱上他。可是最后的最后,他亲手将她bī下悬崖。三年后再见,她笑容温婉柔软的站在其他男人的身边。“温尔克先生,我是回来跟你离婚的,”他笑容温和,然而眸光邪肆yīn鸷“南书儿,这世上的男人谁敢娶你,我见一个杀一个。”【此书完结】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正文 楔子最后的平静]

  夜凉如水,古老的欧洲城堡,低调的奢华被笼罩在一片浓重的夜色下,月光宁静。

  南森烨身手利落的避过他了如指掌的监控线,这里几乎是南家最角落的地方,一如居住在此的人,无人问津。当然,谨慎是一种习惯。

  悠扬的钢琴声,舒缓流畅,南森烨眯了眯眼,看了眼楼上并不明亮的灯光。轻易地翻上二楼阳台,倚在窗边。

  白色的地毯,一架巨大的黑色钢琴,弹奏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垂着头,黑色的长发如瀑,一袭白色长裙,温婉沉静。

  南森烨勾唇,漫不经心的鼓掌,“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我这么晚来找你?”

  女子起身,手指划过黑白的琴键,慢慢的笑,“我等你很久了,森烨。”

  南森烨眼神悠地一暗,淡淡的开口,“你知道多少?”

  女子浅笑,“比你以为的多一点。”

  气氛有些沉默,南森烨注视着她,似审非审,“跟太聪明的人打jiāo道,我很没有安全感,何况,书儿,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你想得到什么。”

  书儿看着他,纯黑的眸色,目光平静,“听说爷爷派你去罗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送你去阿尔奇德的手里受训,等你回来,就扶你上南家二把手的位子,是吗?”

  南森烨没什么表情,波澜不惊的开口,“这并不难猜。”

  的确不难猜,他虽只是养子,却似乎比任何拥有南家血脉的人受重用,他甚至是南沙决最信任的人。当然,这世上没有没有缘由的信任。

  “但是,书儿,你凭什么笃定,我只能找你合作”。

  书儿轻笑,“难道有比我更合适的人?更何况,你的秘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

  南森烨越过她,随意在房间走动,目光一一掠过,视线忽然停住,书桌上摆着一张照片,是两个年轻女孩的合影。一个是书儿,还有一个,长发飘逸,气质极其gān净,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盈盈笑意,纤尘不染,融了几抹慵懒与妩媚。

  “她是我的朋友。”犹疑之际,书儿淡静的声音已在身后响起。

  “或许我该亲自向她道声谢。”话虽这么说,语气中确是浓重的嘲讽。

  半年前这个女人在沙特救了他。

  当时,黑手党最jīng锐的杀手队将他困在沙特,他受了重伤,几乎以为必死无疑,打完电话,便绝望的等待最后的突围。

  没想到,还没等他行动,一辆黑色的凯特拉克冲了进来将他救走了。开车的是女人,她当时戴了顶黑色的鸭舌帽,但要认,并不难。如此彪悍的车技,以及那一身完全与黑道相背的气质,足以让人过目不忘。

  “不必,你谢我就可以了。”书儿直视他的眼,淡淡的笑了,“你误会了,我没有跟踪过你,是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在雅冰的身边,而堇又恰好在沙特,所以我才打电话给她,看来不来得及捡回你这条命。”

  “她是黑市车神,对吧?”虽然他将近昏迷,但那样的速度与灵敏,命悬一线的冷静甚至是猖狂,绝不是一般的车手所能具备的。

  书儿莞尔一笑,“算吧。”

  “话题扯得有些远了,”书儿走到阳台,晚风立即将她的发chuī起,“我答应你,护她两年周全。”沉静温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倘若将来我有难,劳森烨扶我一把,成吗?”

  一抹淡淡的讽意,“书儿你心深似海,谁能让你受于困境?”十多年的深藏若虚,这个南家谁是她的对手?

  书儿眯眸浅笑,“谢谢你的看得起我,只是世事难料,我只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那我也谢谢你的抬举,把我当成你的退路。”

  外面突然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的声音,书儿眺望着着远方,她住的这座楼,是整座城堡中最偏远的地方,却也坐落在最高的地势。在这个阳台上,能俯瞰所有的灯火。

  “在这个家里,若不是至亲至爱,那么,什么关系都不如利益之jiāo来的稳固,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彼此需要的东西不会矛盾,并且可以各取所需,你可以相信我。”书儿说着,朝他伸出了手,“森烨,合作愉快。”

  南森烨望着着她伸出的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她在阳光下行走的南书儿,卑微,怯懦,即便是这一幅看不出瑕疵的外形,也被刻意伪装的气质敛尽了光芒。

  现在,她一袭白裙,露出线条优雅的脖颈,象牙色的皮肤,脊梁笔直,她受着最纯正的西方教育,却处处透着独属东方的气息,神秘,温凉,深静。

  “爷爷已经答应首相 ,替你定下了婚约,为什么不拒绝?”

  书儿闻言,只是轻轻蹙了蹙眉,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亚伯兰吗?既然没有人通知我我要嫁,那我何必通知他们我不会嫁,嗯?”

  她笑的风轻云淡,好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常常看着她想,如此漫长而深痛的隐忍,恐怕连心都生生忍成了灰烬。

  南森烨最后只是淡淡道,“书儿,替我保护她,谢谢。”说完,便转身离开。

  书儿在阳台站了很久,直到高大的背影在雨夜中渐渐消失。自顾的笑开,如果她不是他眼里心机过人的南书儿……

  罢了,这世上没有如果。他不会喜欢她,所以她也没有爱上他。

  [正文 第一章深夜出逃]

  深秋的夜已经很凉,漆黑的天幕没有任何的星光,风也有些莫名的刺骨,这种感觉,仿佛冬天提早来临。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夜里的寂静彻底打破,这声音密集且敲得很响,几乎可以感受得到敲门的人有多么急迫与不安。

  迟迟没有见到屋里的灯亮起,南雅冰更加焦急了,明明天这么冷,她却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冒汗了。

  现在是凌晨二点,人睡得最熟的时候,难道书儿听不到她敲门的声音?时间不多了,她该怎么办?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