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总是偷穿我内裤_一言诗【完结+番外】

  书名:老公总是偷穿我内裤

  作者:一言诗

  文案:

  月黑风高夜,啪啪啪啪时。

  又是一次的啪啪后,我有气无力的躺在chuáng上。

  温纶从浴室出来,只穿了一条小内内。

  我瞥了一眼说,“这是我的”

  温纶:“哦?是吗,没注意”

  没注意?不觉得小吗?你看看内裤上的象鼻子立体的,是吸走了整个太平洋的水了吧!!!

  我的老公总是偷穿我的内裤,总是被我抓包,屡教不改也是心累r(st)q

  内容标签:qíng有独钟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纶,霍夏阳 ┃ 配角:霍爸爸霍妈妈温爸爸温妈妈年级第一班主任(???都是什么鬼,名字也没有) ┃ 其它:

  ☆、第 1 章

  老公和我是一对夫夫,如果你一口水喷了出来,那我只能说你见识太少了,现在这个年代同xing结婚已经很普遍了好么。

  说道哪了,对,老公和我是一对夫夫。

  说起相识,老公和我是在高二的时候认识的,他是个转学生,一直在外地念书来着,眼看着要高考了,需要回生源地考试,老公就索xing早点转学,适应这边的考试环境。

  要说在x中念过的人,果真不是盖的,老公回来随便一场考试就是对我们无qíng的碾压。

  至今我都忘不了以前的年级第一看着自己被甩出90多分的样子,真是一脸的生无可恋,高中生的压力都很大,有一阵我真是害怕年级第一郁闷自杀,在老公刚转来的时候还好一阵开导他。但是后来想想不应该如此心软,不然当年级第一知道我和老公在一起时,也不会一脸日了狗的表qíng,并且泪雨婆娑,嘤嘤嘤嘤,直到现在还数落说,我是和老公商量好的耍他。

  哎,这个年代当好人太难了。

  再说回我老公,刚刚转学过来的时候也并不是很轰动,谁的班级还没有几个转学生呢。并且他为人向来低调,不喜张扬,就连自我介绍,也是短短的温纶二字,便不再多言。大家都指望着他的自我介绍消磨时间呢,谁知他如此不识相,还示意老师尽快讲课。

  他就坐在我旁边,脊背挺直,双手板板整整的放在书桌上,像是一个小学生,偶尔的推眼镜的动作证明着这人确实在听讲,而不是睁着眼睛打瞌睡。

  我拿出尺子比量着他脊背的角度,呵,真直,像钢板尺一样直。

  格尺被人一把抓住,手的主人一脸正经的说:“别闹,认真听课”。之所以qiáng调“一脸正经”这个词,是因为要是我以后会知道他跟我“一脸正经”的玩各种play,我当时一定不会觉得他是正直的五好青年。

  格尺被老公没收,我也没了玩闹的心思,专心的听起了课,一向没什么兴趣的语文课竟也能投入进去,倒是收获不少。

  自习课伴着同桌做题的涮涮声昏昏yù睡,一支笔轻轻的敲在我的肩上,我不甚在意,眯起眼瞧了一眼同桌,看他没什么事便转了个方向,留给他一个后脑勺想继续睡。

  谁知那支恼人的自动笔还在坚持不懈的打扰着我的睡眠,我忍无可忍的起身瞪他:“究竟什么事”

  那人收回笔,抬起左手推了推眼镜,道:“不要偷懒,现在正是关键时期”说完就又埋头攻克他的加分题了。

  我翻了个白眼,暗道这人有病,却也被折腾的没了睡意,揉了揉脸,从书桌里随便抽出一套题来做。

  “哎,这题怎么做”被人从美梦中叫醒,当然不能轻易放过,我也学他用自动笔怼怼他。

  同桌一脸看白痴的表qíng,看着我,仿佛不是很明白我为何会对如此简单的问题产生疑问。这,真的只是他见识短浅罢了,如果他看过其他人的作业,就会知道我问的问题有多么的,呃,高级。

  不管怎样,同桌还是善解人意的帮我解决了难题,并耐心的帮我捋顺知识点,说到这不得不夸奖一下他,他这个人向来很有耐心,如果你不明白,就会一遍一遍换着花样的讲解,我只能说,我一直很欣赏他这点,无论chuáng上chuáng下。

  总之,一节自习课就在我们一问一答中过去了,我听着放学铃,并没有往日如蒙大赦的感觉,反而有些,嗯,意犹未尽,好吧我承认,学习使我快乐。

  同桌站起来收拾书包,对我说:“先去吃饭”

  先?抱歉,虽然语文是我的弱项,但是这个“先”我还是隐隐约约听懂了的。

  “放学不回家吗”我含蓄的问他。

  同桌推了推眼镜道,:“先去吃饭,学习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因此累垮了身体”

  我不太明白,他这是约我吃饭?一般像我们这个程度的学渣,放了学自然是回家吃饭,之后在自己的卧室里打着“高考重地,旁人勿扰”的旗号,打打游戏,撸撸管。一般像年级第一那样自我约束xingqiáng的学生,才会在学校吃饭然后回到教室继续自习。

  我想他可能把我分错了类,又或是他刚来不太了解这里的风土人qíng,刚想跟他解释。就听到他说:“吃完再回去吧,我家里没人做饭”

  听到这话,我放心下来。

  电话跟家里说不回去吃之后,我就带着温纶来了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米线店,我没吃过正宗的米线,虽然无从比较,但大抵也是知道的。

  但这店在我们学生之间却是有名,原因无外乎是经济实惠了,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都很大,米线恰恰能满足我们青chūn期的胃口,跟别说它用料很足,什么鱼丸虾丸蟹棒的满满一锅。

  温纶大约是很少来这样的小店,看着他眼睛流露出来的好奇而不是鄙夷,我暗暗松了口气,你知道的,我也是青chūn期,面子问题大于天。

  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一天的相处下来,我发现我和这个新同桌也很和谐,当然后来证明我们的xing生活也很和谐,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了。

  一边揉着吃撑的肚子一边和温纶走路消食回家,我放慢脚步,对他说:“我走这条路,先走了,明儿见”

  只可惜还没迈开腿,就被温纶拽住了手腕,温纶推了推眼镜道:“我家在这边”

  我茫然:“嗯”所以才说明天见的啊。

  “你去哪”温纶也不松手依旧不紧不慢的问。

  “回,回家啊”不知道为何,我突然心虚了起来,不过现在想想根本就是没道理的事,如果当时能再qiáng势一点,一定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温纶摇摇头:“去我家学习,之前那道题还没给你讲完”

  “啊?”

  温纶皱眉:“不然,去你家也行”

  老天,你要知道,我万万没想到就算放了学也没能逃出这学习狂魔的魔爪。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而来的脑dòng

  ☆、第 2 章

  我努力回忆着,自己确实是没能在回忆里挖出来一个叫温纶的感qíng很好的朋友,那么这个邀请自己去他家的,就真的是自己刚刚认识的不到一天的同桌了

  温纶又说话了:“你的基础太差了,需要好好补补”

  说真的,当时我是真的很想拒绝他的,但是让我认真学习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来,实在是让人觉得太理所应当了,仿佛不努力认真是多么十恶不赦的事。可能这也是他后来能教出很多优秀的学生的原因吧。所以当时的我只能乖乖的给父母又打了电话,老老实实地去了温纶家。

  温纶的家里有些冷清,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父母并没有来陪读,在这边只是请了个阿姨,定期过来打扫。饮食起居都是温纶自己独自完成的。

  我曾经问过他,那段时间是不是感觉很孤独,他愣了一下,显然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问题,然后他摇摇头道:“一开始是有一些忐忑,但遇到你之后,从不知道‘孤独’是什么”

  既然邀请我来他家,我定是要好好参观一下的,不过也着实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客卧常年不住人,因为只有温纶一个人,阿姨当时就只收拾的一个房间。值得一提的是他家浴室里的大浴缸,显然是新换的,超级大功能还多,光是想象就能感觉到泡在里面能有多舒服。

  温纶的卧室就跟他的人一样,一板一眼的,所有的东西被整整齐齐的摆放,这又是他的一个优点,可以说跟他在一起后,我从来没收拾过屋子,都是他在弄。

  温纶掏出课本,转头对我说“我继续给你讲这道题吧,还记得前面的思路吗”

  我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继续。

  不得不说温纶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整个人都流露出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虽是儒雅,但也有着少年人初成的轮廓,五官分明,鼻梁高挺,青chūn期的少年少女都会有一些痘痘烦恼,温纶就不会,脸蛋白皙嫩滑凑过去仔细看,还能发现一些细小的绒毛,像初生儿一样。

  温纶停下讲解,看着离他不足一厘米的我的脸问:“gān什么?”

  我回过神来,却全无被抓包的尴尬:“你把眼镜摘下来呗”

  “把我刚刚说的话复述一遍”

  我暗道糟糕,光顾着看温纶了,跟本没听他讲了些什么,结果当然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温纶只好耐着xing子又给我讲了一遍,这回可不敢再想东想西了。

  我之前提到了,温纶很有耐心,跟他熟了之后我常常逗他说不明白,让他再给我讲一遍,有时候同一个知识点让他重复四五次,但他从来没发过脾气,我喜欢的紧。再后来我就不这么玩了,让他说太多我心疼。

  温纶的声音很好听,少年人的磁xing让人不知不觉就被吸引,像海妖的歌声。我对他的声音尤其没有抵抗力,做的时候他在我耳边叫着我名字,说一些荤荤素素的qíng话,我都出来的特别快。

  托温纶的福,学习了一晚上的我睡得非常好,第二天早上神清气慡,唯一一点让我不慡的就是今天有一节体育课。

  一般来说,男孩子都喜欢体育课,打打球跑跑步什么的,不用大脑思考的活动往往是最受欢迎的,虽然我也是男生,但我要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一般。我真的是极其讨厌运动,特别是体育课自由活动前的那个2000米。

  是这样的,进入高二以后,学校为了提高我们的身体素质,要求每节体育课都要先跑步,然后才可以自由活动,女生1000男生2000,每每到了体育课,我就和班级里的女生一起怨声载道,同仇敌忾。

  我无jīng打采的趴在桌子上,下节就是体育课,我不想出去。

  温纶戳戳我:“再不出去就迟到了”

  我抬起头哭丧着脸看他:“2000啊,我跑不下来,一定会死的,口吐白沫,七窍流血”

  温纶的脸难得有了一丝表qíng,他皱着眉,拉我走向了人家炼狱,这一路上我仍在不断描述着我的“死状”,温纶的眉毛也越皱越深了。

  他把我仍在队伍里,自己找了体育老师,我离得太远了,没能听清他们在聊什么,不过从体育老眉飞色舞的眉毛可以看出他很开心,能够讨得各科老师的欢心,连体育老师都不放过,这点除了温纶真是谁也做不到。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