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肺_桐丸子【完结】(4)

  何其这才注意到盖在手上的毛巾,连声道谢。

  秦百川说不客气不客气,“我下班了,先回去了。你一会输完了别立刻站起来,坐这儿缓一会,阿奇霉素刺激性还挺qiáng的……今天晚上回去记着吃药,从今天开始,一天三顿,千万不能断顿啊。”

  何其特别感动:“我记住了秦大夫,谢谢您。”

  秦百川没再说什么,只道了声再见,走了。

  何其目送他许久,才回过神来。

  秦百川就是他曾经暗恋过的那个人。

  第4章 4.回溯

  说起那段暗恋,何其的记忆其实很模糊。

  他的青chūn期是在父亲的高压教育下度过的,任何对异性的惦念都有罪。

  他的目光也曾被几个女孩吸引,随后就都被他自己掐灭。

  唯独那次,初中最后的三个月里,何其突然开始格外在意一个男生。他笑,何其就开心;他安静,何其就悄悄地看着他;他的一举一动,何其都挪不开眼睛,不愿意错过。

  那时他还不叫秦百川,叫秦孺。

  班里同学都知道他父母离婚,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秦孺有些少年老成,跟谁关系都不错,又跟谁都有点疏离。

  但这不妨碍大家喜欢他,一有班级活动,秦孺就肯定是第一个被大家起哄推上台的那个。

  也就是在这么一片叫好声里,何其的目光开始追随他。

  那时何其只知道男生会喜欢女生,由此他推断,自己对秦孺的心思只是一种仰慕。

  这份说不出口的仰慕一天比一天狂热,何其尝试过去接近他,但因为秦孺对人的疏离,两人始终说不上太多话。何其放弃了搭讪,开始收集各种和秦孺有关的东西:秦孺用过的草稿纸、秦孺不小心弄丢的橡皮擦、秦孺扔掉的一小截2B铅笔……

  渐渐地,何其开始发慌,他对秦孺的感情像个面团一样在心里越胀越大,每天梗在胸口格外难受。他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想到这个人永远不会回过头来看自己,就那么难过。

  没过多久,初中毕业了,秦孺没有直升本校,去了另一所高中。

  高一开学那天,何其把贴在墙上的分班名单仔细看了两遍,确定哪一张都没有秦孺的名字,才终于转身离开。

  他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但那时他还不明白,他失去的是一段暗恋。

  直到本科的时候,看着两位正在谈恋爱的室友,何其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时的伤感和狂热,其实都是喜欢。

  青chūn期的心思再纠结,毕竟五六年都已经过去,何其早就释然了。只是偶尔回想起来,他会觉得怀念。

  怀念那时的自己,也怀念那个疏离的少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在学什么专业。

  现在算一算,高中三年、本科四年、硕博六年,那段暗恋竟然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何其坐在输液室里,仔细回忆了很久,他能确定,秦百川就是秦孺。

  就算改了名字,性情也大变,那个人舒展gān净又略带锐利的眉眼还是没什么变化。

  ……至于秦百川没认出他来,何其无奈又觉得好笑。

  初中的时候何其是个小胖子,身高长得又慢,跟现在确实挺不一样的。

  何其不太想跟秦百川相认,那太尴尬了,一旦人家不记得你怎么办?他现在是秦百川的病人,非要拉着人家回忆初中的数学老师是谁、语文老师是谁……弄得像在套近乎一样。

  ……好吧,何其知道这都是借口。在曾经暗恋过的人面前提起我是谁谁谁,我们以前是同班同学……这太难了,他不想提,他宁愿两个人继续保持公事公办的医生和病人关系。

  做了这个决定,三天后何其又去找秦百川开药。

  没想到秦百川突然问了他一句:“你初中在哪上的?”

  何其一懵:“……湖二中。”

  秦百川正中下怀:“你是不是05届三班的?”

  ……何其点点头。

  “哎呀,我就说嘛,你这名字挺特别的,我总觉得有印象。昨天我还回去查了一遍初中毕业照,怎么看都觉得是你哈哈哈……你那会儿还有点胖呢,现在怎么变这么瘦啊?”秦百川一遇见老同学就激动。

  何其知道躲不过去了,只能假装刚刚认出来:“你是……秦孺?”

  秦百川说:“对呀!高中的时候我改名了,原来那名字太不好听,改成这个大气多了。”

  何其心想,确实是变大气了,他记忆中那个话不多说的少年,已经变成眼前这个话唠了。

  秦百川还在那絮叨:“我坐门诊两年了,这次还真是头一回遇见同学。你家也住学院南路吧?一会输完液坐我车一起回?”

  何其忙摆手:“不麻烦了……”

  秦百川直来直去:“哎客气什么,搭个便车而已。正好我今天不用值班,咱还能叙叙旧。”

  何其只好客客气气应下来:“那麻烦你了。”

  这可真是,缘,妙不可言。

  第5章 5.谈谈

  何其那两瓶液体滴完的时候,秦百川刚好下班。

  何其见他都来输液室找自己了,也就不再推辞,把羽绒服穿上就跟着秦百川去停车场了。

  一路上秦百川有的没的聊个没完:“咱初中那物理老师去年被学校开除了你知道吗?咱班那谁谁和那谁谁要结婚了,初中那会……”

  何其只笑着听,偶尔应两句。初中的事他没怎么怀念过,印象都很模糊了……这次看病碰上秦百川,他都差点没能认出来这是自己曾经暗恋过的那个人。

  往事不追啊,何其想,曾经无忧无虑、单纯甚至有点痴情的那段时光,是彻底回不去了。曾经那个坐窗边的少年,如今也变成眼前这个话痨了。

  秦百川发现何其盯着自己出神,就问:“怎么了?”

  何其有点慌:“啊……没怎么……你变化挺大的。”

  秦百川笑:“好多同学都说我变化挺大,我自己也觉得。改了个名字,放飞自我了嘛哈哈哈……”

  何其:“……”

  上了车,何其坐在副驾驶,秦百川说稍等一会,他有个同事要一起搭车回。

  没两分钟,张达上车了。秦百川就把车发动了往外开。

  何其认出这是诊室里坐秦百川对面的那位医生,就问了声好。

  张达比秦百川也就大个两三岁,但是天生头发稀,眉高眼小像个和善的小老头,见了何其就笑:“何博士,一起回呀?”

  何其有点不好意思:“博士担不起,您叫我何其就行。”

  张达朝秦百川笑了一声:“担得起。百川今天可高兴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在餐厅里宣传了一通,说他一初中同学来找他看病了,正儿八经的理工大学博士……”

  秦百川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朝后挥了两下:“哎哎哎,话怎么那么多呢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