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肺_桐丸子【完结】(3)

  进了化验室,护士接过单子就让他把胳膊露出来。

  何其有点怕抽血,就闭上眼睛不去看。

  只感觉到一根针从肘窝那扎进去,血就不停地被吸走。

  一试管抽满了,护士就把试管拔下来,换下一个试管。

  何其闭着眼睛等了好久,还没抽完,他勉qiáng睁开眼睛朝桌上看,已经抽了七八管了……

  抽到后来何其已经有点头晕了,整条胳膊都像被抽gān了一样,护士才把针□□,给了他一根棉签让他按着,又给了他一张单子让他下午取化验结果。

  他按着手上的针眼,羽绒服只穿在左边肩膀上,从化验室出来,有点疲惫地在走廊椅子上坐下了。

  早晨来的时候,他就猜到可能要化验,所以早饭都没吃。现在是真的饿了。

  可这医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到哪去找饭吃。

  右手刚被抽了血,动都动不了,何其按着棉签坐在那,索性不动了。

  他在心里想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昨天他仔细百度过,肺结核是可以治愈的,只要坚持吃药、好好锻炼身体。问题是这病传染,按校医的说法是得休学。

  他的毕业论文已经答辩过两次了,都没有过,延毕到现在也快一年了,再这么拖下去真的成问题。

  在这个节骨眼上再休学半年……何其只觉得前途无望。

  可他到底能有什么样的前途呢?按着父亲的安排,走父亲那条路吗?他父亲现在已经不在了啊……那条路,何其更不想去走了。

  “何其,何其?”有人在叫他。

  何其抬起头:“秦大夫……”

  秦百川看他有点蔫,就说:“别在这坐着了,楼道里多冷啊。”

  何其点头:“好。”

  “门诊大厅后边有食堂,去吃点东西,下午取了化验结果来给我看啊。”还有同事在等他,秦百川说完就走了。

  何其看着他的背影,那股莫名熟悉的感觉又qiáng烈起来。

  第3章 3.暗恋

  当天下午秦百川给何其开了一星期的口服药,又开了三天的液体。

  何其问能不能把液体带回社区医院去挂,这儿离他家太远了。

  秦百川挺遗憾地告诉他:“还真不行……肺结核病人只能在这收治,社区医院不能给你扎这针。”

  何其一想到今后自己每天都要做一个半小时的公jiāo跑到这来输液,就更绝望了。

  秦百川问他:“你家住哪儿?”

  “……学院南路。”

  “真巧了,”秦百川笑得同病相怜,“我家也住那,我天天来上班也得一个多小时。”

  何其想了想问:“我能住院吗?”——这样他就不用来回跑了。

  “……你要想住院吧,倒也不是不行,”秦百川指了指楼上,“就是在这住院的病人,都是那些特别严重的,并发胸膜炎的,并发曲菌病的,整天咳嗽得都停不下来,你跟他们住一起,容易把你传染得更严重。”

  “……好吧。”何其认命了,拿了单子准备去取药。

  “哎等等,我这话还没说完呢。”秦百川拉住他,“利福平,异烟肼,吡嗪酰胺,乙胺丁醇,这四样药是抗结核的,一天三顿,一样三粒,一次都不能少,千万不能忘了吃药,记住了吗?”

  何其点点头:“记住了。”他现在心里一团乱麻,只想取了药快点回家,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秦百川真的服了,他几乎没见过这么不积极的病人。

  不过他也能理解,肺结核这病特别消耗人,不止消耗体力,还容易让人心理变得特别消极。何其又是一个人来看病的,连个陪着的人都没有,心态可不就更消极了。

  “千万不能断药,知道吗?千万不能断药。断了药你体内的结核就有耐药性了,再想治就麻烦了。”秦百川把重要的话说了三遍。

  何其点点头。

  “平时多给家里开窗通风,没事儿就多散步多运动,多吃点奶蛋类有营养的,记住了?”

  何其点点头。

  “你痰检的结果明天才能出,如果有传染性的话,你就得休学。这个一定要服从安排,毕竟你得的是传染病,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你得对周围的人负责。我们这边要建档,完了还得通知你们学校。”

  何其一听要通知学校,就知道休学是躲不过去了,只能问:“如果我的痰检结果是没有传染性呢?”

  秦百川思量了一下:“那就……原则上你就不用休学了。但是吧,我看你身体状况挺不好的,都瘦成这样了,我还是建议你请假休息一段时间。”

  何其意识到这个人的目光在上下打量自己,不禁往后缩了一下。

  ……我很瘦吗?

  秦百川从身后柜子里拽出一本肺结核病人的档案,对着病历往上填何其的信息。

  那档案特别大一本,姓名、住址、电话、工作单位,什么都得填,何其看着他一笔一划地在那写,突然发觉这个人挺有耐心的。

  填到家庭成员那一栏,秦百川问他家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何其沉默了一会:“……没有。”

  秦百川有点意外地看着他。

  “我爸爸妈妈都刚过世,我家……也没有亲戚在本地。”

  秦百川想说两句话安慰他,又一时词穷。

  最后填了何其的导师。

  填完档案才三点十分,何其去大厅取了药,又回到结核门诊这边输液。

  一天的液体有两瓶,护士给他把针扎好,何其靠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想动了。

  他现在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病了。

  输液室总有人进进出出,何其坐的地方靠近门口,那扇门时开时关,忽冷忽热之下他又开始咳嗽。

  过了一会,他突然觉得胳膊胀痛,那种滋味很难形容,像是整条手臂里的血管都被带刺的东西撑开了。

  他问护士,护士说阿奇霉素对血管有刺激性,第一次用这药难免不适应,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忍一忍。

  何其难受地闭上眼睛。

  真的好疼。疼得整条胳膊连带肩膀都发僵,脑门上直冒冷汗。

  ……要是有人能来陪陪他就好了。

  可惜能陪他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他不是没jiāo过朋友,只是人生的道路各不相同,再投缘的筵席也有散场的一天。

  他又是父母的老来子,如今他还不到30岁,父母就已经相继去世。

  他也曾经仰慕过一个人,那还是在初中的时候……一个坐在教室窗边的侧影……

  迷蒙间一块毛巾覆在他埋着针的手上,何其惊醒过来,看到秦百川正要转身离去的侧脸。

  他一震,记忆中的影子突然和眼前这个人重合了。

  “呦,醒了?”秦百川回过头来看他,“感觉怎么样?你手太凉了,拿东西盖上点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