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肺_桐丸子【完结】(2)

  何其还等着她给自己开药,却见她盯着电脑屏幕问自己:“何其是吧?还是学生?”

  何其答:“对,自动化学院的博士生。”

  “你这肺结核的可能性很大啊,”苏大夫转过头来看着他,“回去别碰你胳膊上打针这块,红肿了也别碰,明天再过来给我看。如果是肺结核的话,这病属于传染病,按规定你得休学,免得传染给其它同学,对吧,毕竟学校这个地方人员太密集了……”

  何其听到这话就懵了。自己什么时候得了传染病……怎么还要休学……

  胳膊上打过针的地方一开始鼓着小包,和以前输液前做皮试的反应差不多。

  当天晚上那个小包变成了硬币那么大的一片小疙瘩,刺痛,而且痒。

  何其待在家里收拾父亲的遗物,一直没敢碰它。

  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它已经变成jī蛋那么大了,一圈套一圈红肿的吓人。

  去给苏大夫看,苏大夫这回能确认了:“结核病。你这没办法,吃药吧,至少得吃一年的药,另外至少休学半年。”

  何其还想再说什么,开口又忍不住咳了两声,被苏大夫打断了:“肺结核都是定点治疗,在这没法给你开药,必须转院到老年医院去,全区的肺结核都是在那定点的。”

  老年医院,离理工大学整整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连地铁都不通,只能坐公jiāo去。

  下车一看,何其就明白了,这儿是真真正正的郊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除了这一家医院,周围就全是苗圃,连个超市都没有。

  难怪肺结核要在这定点。

  医院的院子倒是宽敞,依山傍水的像个疗养院,结核门诊是单独分出来的一栋两层小楼,就在进门左手边。

  何其进去办了就诊卡,挂了号,按护士指的路进了诊室一看,有两个医生,一个正在给病人开药,另一个没有病人。

  何其就在这位面前坐下了,放下挂号条说了声“您好”。

  医生转过头来看他,突然笑了:“呦,是你……上周四咱们见过。”

  何其一时没反应过来,医生把厚厚的口罩摘下,又拿过眼镜戴上:“在银行,记得吗?”

  何其一怔,这是那天在银行提醒他尽快去看病的那个人。也是他觉得莫名熟悉的那个人。

  第2章 2.口罩

  秦百川有时候真的觉得,湖汀区不大。

  就算这里聚了特别多的人口,各行各业的人整天跟cháo水一样在这块土地上翻来滚去,秦百川还是觉得湖汀区不大。

  因为总是有看着脸熟的病人来找他,全都汇聚到这间小诊室里。

  今天就更巧了,坐在他面前这个,就是上周他在银行提醒过的那位。

  看这病人一脸惊奇,秦百川更乐了:“那天之后你是立马就去看病了呗,怎么样?结素试验做了吗?”

  何其嗯了一声,挽起袖子给他看自己手臂内侧红肿的那一片。

  “哎呦,”秦百川把口罩戴上,拉过何其的手臂来左看右看,“还挺严重,真中招了呀你这是。”

  何其觉得这人有点奇怪,我肯定是中招了啊,不然我何必大老远跑到这来。

  秦百川见他不说话,就主动拿过他的胸片插到阅片灯上:“你没戴口罩,赶快去门口挂号那买个口罩戴上。以后记住啊,进了这楼一定要戴口罩,结核病人太多,咱得预防jiāo叉传染。”说罢就转过头去研究何其的片子。

  何其左右一看,果然,医生病人都戴着口罩呢,也就不敢怠慢,起身出去买口罩了。

  他的背影刚消失在门口,坐在秦百川对面的张达就笑了:“小秦,你又要调戏病人。”

  秦百川故作惊慌,看屋里屋外都没人,才小声说:“这不礼拜一嘛,放松一下心情。”

  没两分钟何其就回来了,戴着一个蓝色的一次性口罩。

  秦百川翻开病历本,让他描述一下自己的症状。

  何其就从去年秋天感冒开始说,说的过程中偶尔咳一两声。

  秦百川也不抬头,就在那记。等何其说完了就拿笔指着他的片子:“你这胸透再加上结素试验,已经能确诊是肺结核了,接下来得治疗一年左右你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看片子不是特别严重,结核都在右肺,这些、这些,你看到没?”

  何其睁大眼睛,哪些和哪些?秦百川指着的那一片都是黑的,看不出来什么异常啊。

  秦百川也知道病人看不懂,但这一步他不能省略:“右肺浸润性结核,还有点并发炎症,先输几天液把炎症消了吧。”

  何其点头:“好。”

  秦百川一顿,这个病人也太淡定了吧。肺结核这病过去不好治,威名远扬,导致很多病人第一次来的时候都特别紧张,拉着医生问东问西问个没完,哪像这位,一点不着急。

  何其神色恍惚,他越看秦百川越觉得眼熟,这个人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很可能是自己以前的一个同学,但他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初高中同学的脸,都对不上。

  目光往下移,看到他白大褂上的名牌“主治医师秦百川”。

  何其不由得念了出来:“秦百川……”

  秦百川一愣:“恩?是我呀。”

  何其自觉失礼:“哦,不好意思,我……我觉得您这名字有点熟悉。”

  秦百川并不介意:“我这名字,大众嘛,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嘛哈哈……哎你那口罩,鼻梁这,捏一下。”

  何其没懂他的意思:“嗯?”

  秦百川又把手放在自己鼻梁上捏了一下示意:“这,有个铁条,捏它一下。”

  一次性口罩上边都镶着一小段铁条,戴上之后需要沿着鼻梁捏一下,才能让口罩紧贴着鼻梁,起到更好的防护作用。

  何其有点茫然地去捏鼻梁,还是没明白什么意思。

  秦百川gān脆直接伸过手来帮他捏好。

  何其下意识往后一躲,没躲过去,秦百川的手好像有放she性,一靠近就激得他整张脸痒痒的。

  怎么回事?何其心里一惊,脸一红。此情此景好像发生过。

  秦百川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何其的尴尬,转身对着屏幕开化验单:“开药之前得先给你化验,各项指标都没问题了才能开药。jiāo费在院子里边的门诊大厅,jiāo完了费回这边来抽血,化验室就在这屋斜对门。”

  何其:“……好。”

  秦百川打完化验单又忍不住看他,这也太淡定了吧……

  等那张足有一尺的化验单从打印机里滑出来的时候,何其终于不淡定了,上下看了一遍,足有二十多项。

  秦百川终于看到他惊恐的眼神,有点满意了,老神在在地叮嘱他:“你得快点,一会中午了,化验室就下班了。”

  何其不敢耽搁,拿上单子jiāo费去了。

  门诊大厅离结核门诊这栋楼还挺远,他来回一趟就花了半小时。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