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肺_桐丸子【完结】

  《你是我的肺》作者:桐丸子

  文案:

  爱耍流氓的医生攻×傲娇寡言理工受

  秦百川:“恭喜你呀,恢复得不错,再给你开点药,吃完了就不用再来找我啦。”

  何其:“……好的。”

  秦百川:“从此以后你就不是我的病人啦。”

  何其:“……哦。”

  秦百川:“……所以?你不考虑跟我谈个恋爱?”

  何其:“…… …… …… 哦……”

  ==============================================

  俩人一娃,只甜不nüè。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其,秦百川 ┃ 配角:秦楚楚,胡老师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1.确诊

  chūn节刚过,正月初七整座城市就忙碌了起来。

  理工大学校园里依然寂静,毕竟寒假还没结束。

  何其走在学校里,突然觉得浑身上下前所未有的轻,轻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他导师出国访学去了,他因此得了一段清闲?还是因为他刚刚失去了父亲?

  何其觉得论原因应该二者皆有吧。

  八个月前他送走了母亲,那时他还痛彻心扉地哭了一场,毕竟母亲是他唯一的情感寄托和依靠。

  如今又走了父亲,他却一点都感觉不到悲伤了。

  明天学院要给父亲办追悼会,他刚刚去跟几个老师确认了一遍流程,接下来他还得去一趟银行,把父亲名下的存款过户。

  二月的天气忽冷忽热,昨天下了一场雪,今天正是融雪的时候,空气冷得穿透层层衣物,让人打颤。

  何其忍不住咳了两声,连带着胸口的肺管都在呼噜呼噜作响。

  他有点烦躁,入秋时他闹了一次感冒,之后就一直没好,有时咳得停不下来,有时也就零零星星地咳嗽几声。

  感冒药他变着样吃,没有一样是管用的。炎症一开始还只在嗓子和气管里折腾,现在好像进肺里了。牵连得整个人都没什么jīng神,胃口也越来越不好。

  等忙完这阵,何其想,就去医院看看。

  出了理工大学左转,何其进了旁边那家工行。

  银行大厅里空调开得特别足,他一推门就被暖风打了一脸。

  胸口一阵躁动,好像有一团浊液在冒着泡往上冲,何其一阵缺氧,捂着嘴咳嗽起来。

  这一阵咳怎么都停不下来,肺里骚动不止,一呼吸就带起来一阵咳嗽,不咳就根本没法呼吸。

  何其咳得脸涨通红,边咳边去取了张号,然后一步三晃地找了座位坐下。

  咳嗽还是停不下来,剧烈到他快要gān呕。

  银行里人不少,左近的人听到他这阵痛苦的咳嗽声,纷纷回过头来看他。

  何其赶紧捂住嘴,拼命用鼻子呼吸,总算把咳嗽打住了。

  有个业务员贴心地送过来一杯水,何其接过纸杯道了声谢,把那杯温水送到唇边去喝。

  结果一口水还没咽下,肺里就又一阵叫嚣,咳嗽猛地冲上来,硬是bī着他把这口水喷了出去。

  水洒在地上,稀里哗啦的声音格外清晰,坐在前排的几个人抖了一下,何其慌了,他这是把水喷在人家身上了。

  他羞愧至极,正要起身去给人家挨个道歉,无奈咳嗽根本不停,一波又起,咳得他跌坐在椅子上喘不过气。

  前排刚刚被喷的几个人大概也知道这人身体不舒服,没再回头看他。

  何其在心里默默感谢他们,低下头去继续和咳嗽作斗争。

  这时前排有个戴细框眼睛的男人回过头来看他了,何其心里愧疚,不禁把头埋得更深,伴随着咳嗽也更猛。

  前排那个男人站起来,绕过一排椅子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臂:“你把外衣脱下来。”

  何其有点窘迫地抬起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男人又道:“你把外衣脱下来……你肺不舒服吧,这儿空调太热了,你把外衣脱了应该会好点。”

  何其将信将疑脱下羽绒服,咳嗽竟然立刻就停了。

  他坐着没动喘了两口气,然后起身向这个人道谢。

  男人把手微微一按示意何其坐下,然后又跟他说:“你这咳嗽声不太好,尽快去社区医院拍张片子看看。”

  何其又要道谢,被一声清亮的“爸爸”打断了。

  一个小姑娘站在前排椅子上,攥着一张号条朝男人挥手:“爸爸,叫我们了叫我们了!”

  男人伸手抱起小姑娘:“好嘞。”往柜台走的同时又回头叮嘱了何其一句:“记着去拍片。”

  没等何其道谢,男人已经抱着女儿走远了。

  何其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人很熟悉。不是那种见过一面的熟悉,而是曾经朝夕相处过的熟悉。

  第二天是何其父亲的追悼会。

  本校的老师、外校的老师,父亲以前的学生、现在的学生,认识的不认识的来了一大堆。何其打起jīng神来回应那一句又一句的“节哀”。

  院长讲话、副院长讲话,缅怀父亲这位学术泰斗走得太早,多少年教书育人勤勤恳恳,带出来的学生都是业界栋梁。

  何其垂眼听着,忍不住咳嗽,安静的会场里隔几分钟就能听见他拼命压抑着的咳嗽声。

  致辞环节结束就又有好多人过来叮嘱他注意身体。

  何其捂着嘴压着咳嗽,一个一个把感谢的话讲完。

  都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学院里两个年轻的老师打车把何其送到他家楼下,一路上安慰的话说尽,何其恍然,不知该怎么答。

  是该像个普通儿子一样掉掉眼泪?还是该实话实说地告诉他们:我心里感觉其实还好,不是特别难受。

  第二天何其是被自己咳醒的。

  他做了一个乱七八糟的梦,梦里父亲坐在他对面,不停地敲着桌子斥责他做得不够好。何其鼓起勇气说:“我不想做了。我不想,再做下去了。”父亲眼神一凛,问他:“那你想做什么?”

  ……我哪知道。

  我哪知道我想做什么。我做的事,从来都是你规定的。

  梦里何其开始咳嗽,越咳越猛,肺里的那团浊液都快要咳出来了。

  何其想把那团东西咳出来,索性破罐子破摔,放任自己玩着命地咳,最后猛地醒过来。

  他看看时间,七点了,现在起chuáng去校医院倒是刚好。

  校医院内科的大夫直接给他开了胸透。

  片子拍出来,大夫看了一眼就说:“你这个啊,应该是肺结核,你去一楼出门右拐,把这片子给传染科大夫看看,让她给你打一针结素。”

  何其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下楼敲开传染科的门,把片子给大夫,又伸手让人家打了一针。

  传染科的医生姓苏,一看是疑似肺结核患者,就拿出口罩来戴上。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