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的卧室_北境有冻离【完结】

  《伯爵的卧室》作者:北境有冻离

  文案:

  ABO生子!主受仆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Chapter 1

  “老爷,该起床了。”诺德来到西荣的床边,俯下身轻轻地唤着他的主人。

  云边泛着初旭映射的金光,随着诺德拉开窗帘的动作,透进这间很宽阔的卧室。床上的西荣低低地哼了一声,揉了揉眼睛,从床上慢慢坐起来。

  诺德从一旁的软榻上捧起一套熨帖妥当的精致衬衣,放在西荣的床头,然后恭敬地道:“老爷,我先下楼去厨房准备您的早餐。”

  “你留下。”西荣打了个哈欠,娇嫩红润的唇瓣一张一合,“今天你来给我穿。”

  诺德深深地看了一眼西荣,然后敛下眼,半跪在床边,为西荣解开他的睡服扣子。

  随着一枚一枚的扣子的解开,西荣白皙柔软的胸膛露了出来,他乳头呈淡淡的粉色,像是两朵落在雪地上的蔷薇花瓣。

  诺德看着这具只有二十岁的年轻的身体,这具身体像是冰雪雕成,拥有优等omega特有的柔软洁白的皮肤和纤细的腰肢,而现在……他手指拂过的后颈处的腺体,正散着一股幽幽的依兰香气。

  诺德微微偏过头去,不愿去闻那后颈散着甜香。他咬着牙垂下头,谨遵一个奴仆该有的本分。可是西荣却不放过他,用赤裸的身体贴了上去,将头埋在诺德的肩上,闻着他后颈冷冽的雪松的气息,轻轻地在他耳侧吹了一口气:“诺德,我觉得你该有些反应的。”

  是的,他的下体隐隐有勃起的欲望。

  这并不是因为爱意深厚,而是身体的本能——最肮脏的欲望。

  西荣是个特殊的omega。

  他的信息素,是依兰香。

  依兰香,是贵族少妇的床上,才会出现的催情精油。由于这种花十分罕见,对生长的环境要求很高,所以精油也是一瓶万金,十分稀有。依兰花因其独特的香气和催情的功效,被制成一瓶瓶精油,尽数送到上流社会的手中。

  正是因为这样,西荣从小就要喷信息素掩盖剂。只要是出这间卧室,他都必须要掩盖信息素的味道,否则足以引起大乱子。在外他是一个没有味道的omega,但是在这间卧室里,在诺德面前,他身体散着足以令人沉醉的香气。

  “老爷……”诺德的声音有些哑,他为西荣抖开了那件花领衬衫,“下午您还要去马场,您约了……”

  “一定要在这时候说这么扫兴的话吗?”西荣的眸色暗了暗,他伸出舌头在诺德的耳朵上舔了一下,诺德感觉耳朵上那柔软的东西掠过,下身更是有了隐隐抬头的迹象。

  西荣嗤笑一声,将他手里的衣服扯开丢在一边,身子往床上一躺,伸出手命令道:

  “诺德,肏我。”

  “现在。”

  诺德轻轻叹了一声,不再压抑着信息素的释放,一时间,卧室里雪松的味道盈满了每个角落,诺德俯下身,将omega搂在怀里。

  西荣的身体很白,带着些少年的柔韧颀长,在诺德宽阔的胸膛里显得倒是娇小了起来。西荣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与诺德的唇舌搅在一起。

  诺德很快反客为主,将舌头强硬地抵进了西荣的口腔,舔弄他的上颚。两个人唇齿之间发出暧昧的水声,西荣被他吻得面颊一片绯红。

  诺德很快的把自己的西裤和内裤褪了下来,露出两双笔直的腿和一根巨大的物件。那东西在毛从中,泛着紫红色,是足以令大多数alpha都汗颜的傲人尺寸。

  西荣支起眼,只看一眼,身下就开始湿了。

  诺德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盒软膏,挖了一些向西荣身后的穴口抹去。西荣的后穴缩合着,早便被他自己分泌的蜜液给湿润了。

  “不是和你说不要用那些没用的东西吗?快进来。”

  诺德草草地用手指扩张了几下,一边舔吮着西荣胸膛上颤颤挺立起来的红樱,一边沉下腰,将那巨大炙热的东西送进早已沾满了液体的臀瓣中。

  西荣捏着他的肩膀,睁大一双蔚蓝的眼睛,破碎的呻吟出声:“哦……嗯,呜……这,这不行……”

  房间内依兰香越来越馥郁,甜美的信息素并没有与冷冽的雪松有强烈的不符,反而是融合在一起,交织成一种十分情色的香气。

  诺德在床下对他百依百顺,但在床上,他却是那个不容反抗的独裁者。

  他将西荣一条雪白细长的腿折起来,将那根粗大的东西完全塞进了湿漉漉的穴口,只留下两个囊袋在外面,在西荣雪白的屁股上显得格外扎眼。

  西荣睁着眼,呜呜咽咽地抽泣,搂着诺德的手臂紧了又紧,金发散乱,黏在汗水和泪水并存的面颊上,愈发衬的他脸庞洁白得像是一块光洁的大理石。

  “啊……”西荣惊叫出声,因为那根埋在他身体里又硬又烫的东西开始抽动了起来。他整个人被顶得向上耸动。诺德下身的硬物在他身后浅浅的抽出,又重重地撞进去。西荣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炙热狰狞的形状,他穴口湿漉漉的,涌出越来越多的液体,承受不住般地流在了床单上。

  很快,诺德便顶到了西荣的宫颈腔入口处,当那东西抵到西荣细窄柔嫩的宫颈口时,西荣忍不住尖叫了出声。他身上依兰的信息素在一瞬间爆发出来,这让他身上正用力抽送下身的诺德,眸色又暗沉了几分。西荣整个人甜腻的不像话,他像是一摊水一般,融化在了这张洁白的床上,融化在了诺德的臂膀间。

  “哦……哦……嗯……”西荣那双蔚蓝色的海,落下一片又一片的潮湿。他浑身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一只腿被诺德折起来放在胯侧,另一条腿紧紧地缠在诺德精瘦的腰上,白皙的脚趾因为过于激烈的刺激而蜷缩绞紧。

  诺德一刻也没有停歇,他脖颈上因为这场情事而出的汗液顺着肌肉流畅的线条一路流到结实的胸膛上,然后在一次次挺身、将坚硬挺入更深处的时候,滴在西荣的身上。

  西荣觉得难受极了。

  诺德又是这样。

  他那根粗长的阴茎明明完全可以粗鲁地捅进他的宫颈腔,然后在那更温暖紧致的地方抽插深入,完完全全地占有他。可是诺德偏偏不这样做。

  他和诺德已经保持这样的关系近一年了,诺德一次都没有插入过他的宫颈腔。

  总是在要进入的时候就停下,浅浅地戳着那里的入口,即便那里被他操松,操出来了一条便于通行的窄口,他也不愿意进去。

  天知道,这样隔靴搔痒的刺激没有几个omega受得住的。更何况是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少爷!

  西荣昏昏沉沉的,神智已经有点不清楚了,他睁着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身上这个模糊的男人,心里一阵迷茫。

  在这一年里,自从他强迫诺德和他有了这样的关系,诺德从来都不想标记他,甚至连后颈暂时标记都不愿意,每一次的性事甚至都是他用主人的身份来命令才能开始——西荣嘲讽地笑出声来,多么称职的仆人!多么出色的仆人!哪怕主人让他做着恶心的事情,也会尽心尽力地去完成!

52书库推荐浏览:鬼古女| 清歌一片| 易中天| 史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