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叶子_唐啸人【完结】

  《拯救叶子》唐啸人

  文案:

  颜大同:我爱你,但是最好不说。

  许少祁:如果你爱我的话,我就爱你。否则免谈。I

  秦江威:我不说喜欢你,因为你不爱我。

  颜默:*****?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商战 复仇nüè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默;颜大同;许少祁;秦江威 ┃ 配角:任局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卷 紫罗兰的爱 ——颜大同篇

  第1章 01-01

  H市,清晨的老工业区里被锁在一片浓浓的白雾当中。身着紧绷绷的黑西服,颜大同笔挺地站在窗前,盯着外面奶白色的迷宫,若有所思。迷宫深处里传来板车压过路面发出的粼粼的轱辘声,像是垂死的老人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喘息声。全国人民都向往自由的、充满活力的南方,老工业区像块用旧了,处处漏孔的抹布,被毫不留情地丢在地上,任人踩踏。他在南方再多gān一个月就能拿全勤奖,可是老爹的死讯却把他重新召回到这个囚笼里。

  “大同,快去把小家伙叫起来。都什么时候啦,还睡?”颜妈从厨房里端出热腾腾的大包子。

  “没事。这雾没散,车也开不了。再说,叶子是长身体的时候,多睡会要紧。”

  “哎哟,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睡什么睡呀?我三点就爬起来给你们做包子了。”颜妈双手叉腰,像是严冬来临前的最后一片红枫叶,在枝头颤颤巍巍地摇摆,拼尽全力要把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熬过去才敢安息。

  颜大同不敢在今天得罪母亲。既然决定牺牲,便要做到完美。他连连点头,“OK,OK!我去叫。您悠着点,太早了,吃不下多少。”

  “待会你的朋友来了,不要吃吗?真是的——”

  颜大同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关上门,老娘的声音被暂时隔离在远方。颜大同舒口气。高低chuáng的下铺,颜默面壁而卧,仍然保持着以沉默背对外部世界的姿态。但是凭感觉,颜大同判断叶子已经醒了。

  “叶子!叶子!该醒了。今天不能让你多睡啊。乖,起来陪哥哥去接亲。” 颜大同把手搭在颜默的肩膀上,轻轻地摇晃弟弟。貌似静止的后背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像是退cháo后的海水重新扑向沙滩。

  颜大同惊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手,紧接着又本能地往前扑。他抓住弟弟的胳膊摇晃道,“叶子,怎么啦?告诉哥哥出什么事了?快写,别让哥着急。”颜大同急忙忙抓过书桌上的本子,递给颜默。18岁的大孩子接过本子,却不写,先嘟起嘴巴,瞅着他。颜大同放心地笑了,这是和自己较劲呢。要是真受了外人的欺负,早开锅了。

  颜大同笑着用手□□颜默的黑发,道,“哥哥咋又得罪我的小叶子了?该罚,说吧,罚什么?咱们叶子说了算。”换做十年前,18岁的颜大同也许还要先逗逗8岁的颜默再说,但是他现在已经28了。尤其是在南方大城市里见过世面后,颜大同的心已经老了。

  颜默偏偏不说,鼻尖抽动,喉咙里发出抽泣声,颜大同几不可闻地叹声气,他挺直腰杆,紧贴椅背,变成一棵僵硬的铁树。他挠挠头,不知道在现有的麻烦之上,如何应付这个长不大的弟弟。

  “你们快点,李学他们上楼了。快点!”

  “知道了,妈。马上就好。”颜大同冲着门外吼,转头柔声地劝道,“叶子,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今天哥哥很忙,实在没时间好不好?”

  【哥,我不想你结婚。】颜默快速地翻开本子,草草写道。然后抬起头,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哀求哥哥。

  颜大同尴尬地用手摸摸鼻子,清清嗓子,再抬头时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对颜默说,“放心吧,叶子,兄弟如手足,咱们是一辈子的兄弟呢!”

  颜默仍然撅着小嘴,不悦的模样。颜大同心想啥事都能答应你,唯有这事不行。你的大学学费全指望吴家的汽车修理厂。颜大同皱起眉头,伸手拿过伴郎的新衣,示意颜默穿上。

  “你们快点!磨蹭什么呢?哎呀,小李来了,快进来!”

  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颜默气呼呼地抢过哥哥手里的衣服,胡乱穿上,鼻孔里不停地哼哼,打开房门走出去。颜大同在原地用手抓头,烦恼地跟着出去。

  “恭喜啊,颜哥。恭喜恭喜!”李学、汪绍振、范波波三个到了。

  “快来吃包子、喝粥。快点!”颜母高兴地招呼客人们坐下。颜默却无视众人,气呼呼地从人群中挤过,奔进洗手间里,嘭地甩上门。众人顿时消声,彼此瞅瞅。“哎呀,这又是哪根筋不对啦?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颜母不悦道。

  颜大同gān咳一声,打哈哈道,“昨天睡晚了,今天又起早,人还迷糊着呢!来,吃饭吃饭。待会要辛苦大家了。李学,记得给各位师傅发烟啊。”

  “放心吧,颜哥,都准备好了。”李学拍拍西服的左上方口袋,信心满满地答道。

  “小范、小汪,待会收红包的时候可得靠你们打招呼啦。”颜母拍两个人的肩膀道。

  “放心吧,伯母,一定完成任务。”汪绍振和范波波两人刚从部队复员回来,说话带着浓浓的兵腔。

  呼啦一声,洗手间门打开,颜默风一样地又从里面冲出来。众人止住谈话,转头看他脸色。颜默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在颜大同脸上停留一秒,低下头,慢慢走到桌前,挨着范波波坐下,拿起包子就粥吃。颜母不由得吁一口气,挥动筷子招呼大家接着吃。

  李学和汪绍振是颜大同儿时的伙伴,父辈都是警察。范波波则是汪绍振的战友,城西机械厂的子弟。范波波见颜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便伸手拍他后背,调侃道,“怎么啦?舍不得哥哥结婚啊?”他不知道颜默打5岁来到颜家起,便把哥哥视为唯一的依靠。有一次,颜大同在洗手间蹲的时间太久,在外面等待的李学便逗6岁的颜默说你哥不要你了,惹得颜默哇哇大哭,飞奔去找哥哥。再回来时,第一个动作便是跳到李学肩膀上狠狠地咬下去,痛得李学半年内不敢再挨近这小魔头。

  “嗨,这有啥舍不得的呢?你哥又不是出嫁,是给你娶嫂子回来。赚大发啦!哈哈!”众人哈哈大笑。颜默的眼睛却似薄薄的刀片,冰凉冰凉的。哈哈声扭曲成嘎嘎声,在小屋里渐渐飘散。

  颜大同嘴角控制不住地往下扯,他把酱菜碟子往前递,说道,“叶子,吃菜。小范,你也吃。”颜默的目光从范波波难堪的脸上收回,转向颜大同。颜大同拼命地拉动肌肉微笑,心里祈祷叶子你千万不要发脾气。旁边站着的颜母一脸警惕地预备着。不知何故,颜默一直不肯亲近颜母。是不是受他亲娘的影响呢?颜大同在心里琢磨。颜默挑起眼皮瞅瞅颜母,又垂下,没有动静。颜大同在心里合掌感谢菩萨保佑。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