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夫_薄荷糖浆【完结】

  《小姐夫》作者:薄荷糖浆

  文案:

  这是一个忠犬年下攻洛俊杰*高冷强受迟宙的故事

  迟宙曾是街边混混,与洛俊杰的姐姐小敏相爱后改邪归正,小敏后因意外去世,临终前将俊杰托付给迟宙,随着俊杰长大来到迟宙所居住的城市生活,两人也逐渐意识到他们之间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面对俊杰的热情和对小敏的思念,迟宙难以抉择……

  本故事初步定为中篇,篇幅不会很长,大概两三万字就会完结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宙,洛俊杰,洛小敏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

  洛俊杰动身去S市前,又去了趟郊县的墓园,姐姐安葬在里面,清静孤单。昨天是小寒,下了雪,地上积不住,姐姐的墓碑上攒了一些,白色的,蒙住了姐姐的照片,也蒙住了照片旁摆放的白色郁金香,花雪一色,越美越寂寞。

  那个人果真守信,每年此时都会来,洛俊杰这样想着,叹了口气,一口气呼出划成白色的水汽,仿佛是对墓园萧索的附和。

  给姐姐送花的是迟宙,姐姐过世了三年,他每年都会来看她,往她碑上放一束白色郁金香,人花两洁。

  迟宙是姐姐生前的男朋友,说是男朋友,其实并没得到家里的承认,按他们的风俗,算不得正式的关系。其实迟宙和姐姐也算知根知底,只是迟宙家境混乱,父母早年离了婚,双方都再结了家庭,原配变路人,迟宙作为他们的孩子放哪儿都成了拖油瓶,只交由奶奶带着,奶奶管不住了,迟宙也就学坏了,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迟宙恶名在外,成了街里街外出了名的小混混,以至于姐姐和他好,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大家都只道是姐姐被迟宙困住了,但其实俊杰看得出,迟宙对姐姐的好,或许比父母更甚。

  和姐姐恋爱后,迟宙走回正途,将就着考了个大专,他奶奶没想过迟宙能有这般成绩,拿着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奶奶因太兴奋,犯了脑梗,没多久也去世了,喜事变丧事。安葬完奶奶,迟宙理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就这样去了S市,没有再回来过。

  家里人反对迟宙,其实并不见得是为姐姐考虑,只是怕会被迟宙讹上。本以为等迟宙去了S市,就会把姐姐忘了,没想到两个人情谊更加深重,竟令乖巧的姐姐中专毕业后直接去了S市的化工厂上班,连父母都没通知,几乎和私奔无异,父母又气又急,嚷嚷着要和姐姐断绝关系。

  但俊杰是知道内情的,姐姐在外,也是常常寄信和家用回来,反倒是父母一次都没去看过她,可钱还是照收,再用在他的身上,这一点至今都让他心中有愧,不敢再向人提姐姐的恩情,只默念报恩,等着大学毕业后,找机会回报姐姐。

  可是天不遂人愿,三年前的冬天,姐姐工作的化工厂发生意外爆炸,她也死在里面,救援队把她抬出来时已经血肉模糊,送到医院就是重症病房。迟宙守着,他的花白头发就是那时熬出来的。他看着满身绷带的姐姐,心如刀割。他日日来,姐姐却始终不见好,所有的药都用了,家里也拿不出更多补贴,最终还是没能留住她的性命。姐姐临终前,用尽最后的力气,说了句将俊杰托付给迟宙的话后,便撒手人寰。

  这些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俊杰常回避和人谈及,只是它太沉重,总是不由自主就跳到俊杰的脑子里来。

  姐姐死后,父母才和迟宙开始来往,偶尔打个电话问问近况,变成了普通的长辈和晚辈。只是迟宙从来不进洛家的门,他们也没请他来做过客。若不是俊杰大学毕业后在S市找了份工作,父母和迟宙,他们之间怕永远都只是这样的关系。

  洛俊杰从墓园回家,带着一身寒气,母亲令他在门口把外套换了才进门,她对墓园总有忌讳,更衣洗手,才许坐在饭桌旁。父亲坐在电视机对面喝汤,直播的新闻若有似无地听着,俊杰来来去去,对他都没什么影响。

  “你去S市,给迟宙送的礼都带着吧?”母亲问。

  俊杰点点头。

  “迟宙这个人啊,让你借住他家是客气,但是你也别和他走得太近,他以前什么样你也听说过,要不是你姐姐,他现在还是小混混一个,所以你姐姐对他有恩,他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只是你别跟他学歪门邪道,不能学坏知道么?”

  “妈!”俊杰打断她,“你怎么这么说他……”

  “怎么啦?难不成我还说错了。他本来就是跟了你姐才改邪归正,近几年做了点生意日子才好过。要不是运气好,你姐跟着他也是倒霉……唉,你姐命不好,死得早,没赶上迟宙发迹。”

  “你话太多了,吵死了。”洛爸也忍不住喝道,又把电视机音量调响了两度。

  洛妈这才闭了嘴。

  俊杰挖着碗里的饭,没几口就放下了。每次说到姐姐,他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此时饭菜入口,味如嚼蜡,尝不出咸淡,都说家里的饭菜最香,可对他而言,家给了他的所有甜蜜和安慰,都已加倍的负担和期望奉还,令他不知该爱该恨。

  晚上,他把行李清点完毕,其实没带多少东西,只塞了一个大行李箱。他想S市什么都有,迟宙家里应当也有,没有的东西,到时候再买也是一样。

  所以当迟宙看到他风尘仆仆得来,轻松上阵,手里推着个亮黄色的行李箱的时候,也多少有些意外,好像只是来旅游小住的,并不是来生活的。他过去在学校,那些外地的同学,哪回来不是大包小包的扛着拎着,衣服鞋袜都得塞得满满当当对他们而言才叫上学。

  他一眼就认出俊杰来,叫出他的名字,俊杰回头,一愣。只见面前的男人,穿着白色棉T,一副休闲打扮,墨镜别在领口,皮肤白皙,洋气自信,要不是他先认出俊杰来,俊杰真不敢相信当年那个父母口中的小混混,已成这样社会精英的样子。

  俊杰开口问候:“迟宙,哥。”他不知道这个哥该不该加。

  迟宙没什么反应,这个年纪,俊杰叫他哥也很正常:“我的车在停车场,你跟我来。”迟宙薄唇微启,声不高,在这个闹哄哄的候机厅,俊杰差点没听清。

  迟宙大步地在前面走着,任俊杰跟在身后,初来乍到,俊杰多少有些拘谨警惕,哪怕迟宙一副爱搭不理,他也对他有种依赖和信任,这是他在这座城市唯一的亲人。

  俊杰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上。上了车,车门一关,将人声隔绝在外,这才有了说话的机会。

  俊杰从包里拿出几包特产,还有中华烟:“这是家乡的特产,是我们全家人的一点心意。”

  迟宙抬手一推,包装袋发出刺耳的声音:“回家再说吧,好么?先把安全带系上。”

  俊杰的手僵在途中,一时尴尬,只能红着脸收回,系好安全带,乖乖坐着。

  迟宙扭头看了他一眼,为了缓和气氛,和俊杰攀谈几句:“你怎么带那么点东西。”

52书库推荐浏览:南绫| 绝歌| 笙离| 小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