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树上葡萄藤_浮生赋歌【完结】

  《柚子树上葡萄藤》浮生赋歌

  文案:

  一篇甜到掉牙的竹马竹马文。

  很多年之后,姜衡问舒文,为什么你小时候总喜欢粘着我,舒文嘻嘻哈哈地回答,因为你颜值高啊。

  果然是看脸的时代啊。

  一篇集合男男、男女、女女、青梅竹马、竹马竹马、跨国恋、师生恋等多口味与一体的暖文!!!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甜文 种田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衡,舒文 ┃ 配角:姜循,舒欣,简单,闫亮 ┃ 其它:暖萌,校园,怀旧,渣攻贱受不开nüè,双子遇上天蝎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修】

  舒文从小就喜欢姜衡。

  很多年之后,姜衡问舒文,为什么你小时候总喜欢粘着我,舒文嘻嘻哈哈地回答,因为你颜值高啊。

  果然是看脸的时代啊。

  不过舒文说得不错。

  姜衡确实从小就长得好看,眼睛又大又亮,睫毛又细又长,粉嫩粉嫩的小脸,五官jīng致得很。这从邻居奶奶阿姨姐姐对姜衡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姜衡的帅气与迷人像是与生俱来的,刚出生皱巴巴时别人都称赞他是一只漂亮的小老鼠,长到六个月时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对他爱不释手,这一度让小区里其他小老鼠们无比嫉妒。

  其中就包括舒文。

  舒文比姜衡只小半年,但是各个方面都不如姜衡,行动不如姜衡敏捷,反应不如姜衡迅速,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不如姜衡qiáng,不过舒文很喜欢姜衡,据说还只有一个月的舒文第一次见到七个月的姜衡,就很开心地笑了。

  舒文笑姜衡也跟着咯咯地笑,惹得舒妈妈一个劲地跟姜妈妈感概,要是舒文是个小女孩,指不定还能结成儿女亲家。

  舒爸爸和姜爸爸在同一家单位上班,两家都住在单位安排的住所,后知后觉的舒妈妈搬进去一个星期才发现,住在对面的姜妈妈竟然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如此缘分让两家关系更加密切。

  两个人生小孩也像是约好的一样,舒文的姐姐舒欣和姜衡的哥哥姜循是同一年的,舒文和姜衡又是同一年出生。

  舒文和姜衡算得上开裆裤之jiāo了。

  舒文从学会走路起就开始粘着姜衡,小舒文短胳膊短腿追不上姜衡也没关系,姜衡在前面走,他在后面慢慢的追。后来小舒文终于追上了姜衡,没想到他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一把把姜衡推在了地上,然后“吧唧吧唧”一顿亲。

  姜衡都吓傻了,哭都忘了哭,可是刚摔了的屁股又在隐隐泛着疼,姜衡不甘心地爬起来,然后“吧唧吧唧”舔了回来。不远处的舒妈妈和姜妈妈一边打毛线一边笑,这两兄弟感情还真好。

  舒文跟着姜衡走到妈妈身边,舒妈妈放下毛衣针,把舒文抱在身上逗他:“你刚刚为什么要亲衡哥哥?”

  舒文奶声奶气地说:“衡哥哥,漂亮,喜欢,亲亲。”

  两个大人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小区后院。

  两家大人关系好,两个小孩也差不多大,所以经常把舒文和姜衡放在一起,舒文最听姜衡的话。一岁半的时候舒妈妈带着小舒文去打预防针,一见到又细又尖的针头舒文就吓哭了,哭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舒妈妈只好安慰舒文:“文文乖,打完针就带你去衡哥哥家玩。”

  这句话的作用简直无异于一百颗棉花糖,舒文听了之后竟然慢慢地止住了哭,还伸出胖墩墩的小手自己擦眼泪,那认真地模样真是让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以后这句话简直就成了治哭宝典。

  舒文不喜欢吃饭,舒妈妈也懒得哄,只需要一句“文文乖,吃完饭带你去找衡哥哥玩”,舒文保证立马把小嘴张得大大的乖乖吃饭。舒文不想洗澡,舒妈妈说,“文文乖,洗完澡带你去看衡哥哥”,舒文立马不哭不闹。舒文晚上不睡觉,舒妈妈又说,“文文乖,明天带你去找衡哥哥玩”,舒文两眼一闭,很快进入梦乡。

  五岁大的舒欣很反感舒文这种投敌卖国地行为,每次都拍着舒文脑袋大声吼他:“你到底是谁的弟弟啊!我才是你姐姐,你要听我的!”

  舒文被舒欣吓得大哭,姜循拉着两岁的姜衡来串门,舒文一见到姜衡就笑了,撇开舒欣狗腿地跑到姜衡身边,然后把藏在自己小chuáng下的玩具都搬出来,全部拿给姜衡玩。

  舒欣抱着洋娃娃看着坐在地上拼积木的三个人,惆怅地叹了口气。

  舒欣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亲弟弟,总是跟姜家那两个小坏蛋最好呢?

  为此舒欣对舒文有了第一次姐弟间地促膝长谈,只可惜两岁的小舒文根本不懂这些,在听到隔壁的开门声之后,喜滋滋地抱着舒妈妈刚做好的年糕蹭到了隔壁。

  因为这件事,舒欣整整三天没有跟舒文说话。

  冬至那天舒妈妈包了饺子,于是送了两碗过去给姜循姜衡吃,舒文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搬着凳子挨着姜衡坐好,学着姜衡的样子挑饺子吃,弄得满桌的汤汤水水,吃进去的还没掉桌子上的多。姜衡无奈,只好学着大人的样子喂舒文,舒文一口他一口,不知不觉两个人竟然把碗里的饺子消灭得gāngān净净。

  正坐在沙发上打着毛线聊着天的两位妈妈一回头,就看见姜衡挑着饺子喂舒文,舒文乖巧地张口,舒妈妈走过去抱起舒文擦gān净了脸,摸着舒文脑袋问舒文:“把你给衡哥哥做媳妇好不好?”

  舒文开心地点头。

  到舒文三岁的时候,舒爸爸还在问他:“文文为什么这么喜欢姜衡哥哥呢?”

  舒文拿小手抓着舒爸爸的鼻子,说:“衡哥哥漂亮,文文喜欢。”

  刚上小学的舒欣不服气地写断了刚削好的铅笔,大声嚷嚷:“爸,我铅笔断了,你帮我削铅笔。”

  奇怪的是,舒文和姐姐舒欣的关系不很好,和姜循姜衡两兄弟的关系却离奇的好。

  舒欣不止一次想要拍死不争气的舒文,也不止一次给舒文灌输“我是你姐姐,我也很漂亮,你必须喜欢我”的思想,每次说的舒文似懂非懂,可是只要转头一看到姜衡,舒文就立马忘记了舒欣地谆谆教诲,又屁颠屁颠地搬出自己所有的玩具和零食。

  其实也不能怪舒欣。

  小区里本来就是男孩子多女孩子少,年纪最大的姜循已经成为了孩子王,姜衡跟着姜循跑,舒文跟着姜衡跑,而舒欣是女孩子中最大最懂事的,身后跟着的小喽啰们不是爱臭美就是爱哭鼻子,这让大姐姐舒欣非常不喜欢,所以才有了抢夺舒文这一事。

  舒妈妈每年都要织很多件毛线衣,这也从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这群中年妇女无所事事的每一天,要送两件给姜家两兄弟,舒欣一件舒文一件,自己父母一人一件,公公婆婆一人一件,如果时间还充足,就给自己两口子一人织一件。毛线衣从秋天织到过年,然后穿着新毛线衣过新年。

  姜妈妈跟舒妈妈一样没有工作,专心在家里织毛线衣带孩子,所以姜妈妈每年也会织很多件。姜妈妈会的花系多,织出来的毛线衣又好看又暖和,当外套穿在外面都非常时尚。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