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了个鸭_蒟蒻/蒟蒻蒟蒻【完结+番外】

  《叫了个鸭》

  作者:蒟蒻/蒟蒻蒟蒻

  文案:

  伪娱乐圈小短篇

  年前看个乐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Mike,把你的垃圾从我桌上拿开!Right now!”

  “麦总 ,那是……”

  “你的剧本,我知道,”麦嘉远不耐烦地挥手,“已经没有修改的必要了,我觉得它待在垃圾桶里比较好。”

  柯北端着咖啡进来的时候正看见这一幕,老板跷着腿,两手jiāo握搭在膝盖上,脸上是他们所熟悉的讥诮笑容,吐出的话更是教科书般的刻薄。其实刚工作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跟的是一个不错的老板,风趣幽默,平易近人。见面时还开玩笑说还好他叫柯北而不是柯南,不然为了生命安全可能需要换个助理了。很多从前熟识麦嘉远的人都说他入行以后变化很大,柯北也很能理解,如果他也每天需要会见一百个来访的客人,而这些人都是想方设法要从他口袋里掏钱,他一定会变得比老板更刻薄。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麦嘉远的目光已经望向了他,打了个响指,示意他把咖啡拿过去。

  “麦总,您的电话。”

  这已经是这杯咖啡间隙里的第三个电话了,眼看麦嘉远脸色不佳,柯北又小声补充:“是李导打来的。”

  麦嘉远叹了口气,接起电话,没好气地“喂”了一声,紧接着,眉头就狠狠地皱了起来。

  “什么,你不满意我挑的主演?”

  “流量明星怎么了,流量明星自带五亿票房。难道真要用你选的那几个新人?”麦嘉远冷笑了一声,“翰兴,恕我直言,你这部电影题材太冷,如果演员也没有话题性,亏本几乎是一定的。我粗略算过,少说也要亏八千万,我可不想当冤大头。”

  柯北知道这位李翰兴导演,名字跟当年那位邵氏大导演只有一字之差,听说先前在国外时,跟自家老板jiāo情匪浅,只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友谊似乎已经岌岌可危。

  “老兄,你要搞清楚,之前因为你拒绝投资方推荐的演员,bī得David撒手不gān,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接了这个烂摊子。如果电影票房不好看,我也很难jiāo待。”

  “其实David说的没错,制片就是资方和导演之间的皮条客而已,在这个圈子,太清高是混不下去的。”

  他不客气地说完这些,不知电话那头又说了些什么,麦嘉远脸色愈发难看,手中咖啡杯一顿,褐色的液体溅了满桌:“嫖客和jì女?随你怎么说。我告诉过你,我只是个生意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赚钱。你问我的态度,这就是我的态度!”

  挂了电话之后,四周骤然静了静,麦嘉远不用抬头也能猜到下属们的脸色有多紧张,仿佛一只只在láng窝边徘徊的兔子,伸长了耳朵,步履谨慎。他无意留在这里增加下属们的压力,索性站起身走了出去。

  柯北追上他,结结巴巴地提醒:“麦总,十五分钟后……”

  “有个会,我记得。”麦嘉远头也没回,“让他们去会议室里等着我,我们速战速决,别耽误我吃午饭。”

  推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有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水池边洗手,两人通过镜子对望了一眼,对方微微皱眉:“嘉远,你昨晚没回去吗?”

  “唔。”麦嘉远模糊不清地应了一声,走到一边开始放水。

  程纾走过来,满脸担忧地看着他:“我记得你从前天开始就没回去休息,你这样真的不行。”

  “我挺好的。”麦嘉远耸了耸肩膀,又拉上裤链。

  “别瞒我了,看看你脸上那对黑眼圈,都快挂到下巴上了。今天晚点你是不是还要去一个颁奖礼,说真的,你这幅鬼样子上台会把别人活活吓死你知道吗?”

  “他们会给我找个化妆师的,你不用担心。”麦嘉远说着就想退出门去,又被一把抓住。

  “你还没洗手。”

  在对方开始长篇大论的说教之前,麦嘉远只得乖乖走到洗手池边,他们认识二十年了,程纾还总是把他当做一个鞋带都不会系的小屁孩,整天叨个没完,而他对这个古板的老友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最近失眠是不是更严重了,我听说了那部电影的事,知道你压力很大,可你应该学会正确缓解压力的办法。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非常专业,你抽个时间去看看,跟医生聊聊,说不定会有帮助。”

  “老程,你也知道,我连见我妈的时间都没有,哪有什么时间看心理医生。”麦嘉远gān笑了两声,“好了,我还有个会,回头再聊。”

  程纾的脸色难看了起来:“麦嘉远,一直不睡觉会猝死的,我可不是跟你说着玩。”

  “那不是正好,”麦嘉远摊开手,“猝死之后就不用担心失眠了。”

  走出洗手间之后,他终于有空掏出口袋里的药盒,靠在墙边往嘴里倒了一枚药片,莫达非尼可以使头脑保持一定时间的清醒,但是对于他这种有慢性失眠的人来说,大多医生都不会推荐服用。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他的生活每天都被这些会议,资金统筹,制作发行,还有该死的颁奖礼充斥着,睡眠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奢侈了。

  缓解压力?麦嘉远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还有什么比释放性欲更能缓解压力的方式。只是现在不行,他实在太累了,不要说日别人,就连被人日的力气都没有。

  晚上,麦嘉远见到了那个推荐给李翰兴的流量明星,被经纪人领着过来打招呼,挺年轻的一个小孩,眼睛仿佛长在天上,对着一桌的前辈和业内大佬不咸不淡地寒暄了两句。之后正巧轮到麦嘉远给他颁奖,在一旁听着他把一段获奖感言磕磕绊绊念断了七八次,简直没法想象演起戏会是什么样子。麦嘉远一时有些理解李导的心情,却又不得不向五亿票房低头,最终还是打消了换人的念头。

  颁奖礼结束后,他带着一身混合了香水味,发胶味的诡异气味钻上车回了常住的酒店。算来他已经有五十个小时没有睡觉,可不知为什么总是越累越清醒,到现在连个呵欠也没有打。说不定洗个热水澡,再喝杯牛奶,晚上总可以睡着一两个小时。他在心里这么宽慰着自己,谁知一推开门,却发现房间里竟已经有个人在等他了。

  今天有让柯北帮我叫人么?麦嘉远在脑内迅速回忆了一下,却始终没有想起来。

  作为一个贴心的助理,柯北对他的性向以及口味爱好知晓得一清二楚,从前帮他请来的社jiāo陪同,或是高级商务伴游,也就是俗称的鸭子,都质量很好,服务贴心,各有专长,还会附送手法纯熟的按摩服务。可是今天……麦嘉远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怕是无力消受了。

  “你好,我是……”

  就在他考虑着如何把这位援jiāo小哥打发走的时候,对方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彬彬有礼地向他伸出一只手。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