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女友是超人_遥个个【完结+番外】

  《听说女友是超人》作者:遥个个

  霓虹闪烁,灯火不夜,这是一个璀璨的世界,高楼大厦里谈天阔地的西装革履,地铁马路上日复一日的平凡庸碌,世界按部就班地轮回,夺目的依旧夺目,平凡的依旧平凡,没有什么不同。

  看,是谁在黑夜里微笑……

  ps:假温柔真汉子女主vs真·酷炫狂霸拽男主,男强女强,1V1,甜宠无虐,坑品保证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一章 复仇少年

  咚……咚……咚……

  伴随着缓慢而有节奏的钟声,时针指向十二点。

  钟綦掐灭了指尖的烟,随手扔在色调深沉的实木地板上,伸脚,碾碎,有一丝烟灰随着动作扬起来,落在锃**人的黑色皮鞋上,无伤大雅的,但他觉得碍眼,坐在沙发上也不起身,稍稍弯了弯腰,拇指拂去那一点碍眼的烟灰。

  很好,很干净。

  和这座低调中透着奢华的屋子很相配。

  钟綦坚毅冷硬的脸上浮起一丝微妙的笑,他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

  男人已经步入中年,却没有发福的迹象,外表依旧英俊,只比年轻的时候多了几分历经世事的沧桑。理的整齐得体的短发夹杂着一些白色,只有眼角几道细纹和眼底的沉静诉说着他阅尽千帆的平和。

  他或许曾经辉煌过,骄傲过,但现在,他已经看淡,功名利禄等同于过眼烟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所以面对死亡,他不见丝毫畏惧。

  钟綦懒懒靠进沙发里,作出很享受的模样,语气也懒懒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有什么想说的话么?”

  在钟綦的身后,乃至整座豪华典雅的大宅里,有几十个同他一样西装革履身姿挺拔的男人,不同的是,他们站着,他坐着,昭示他不同的身份。

  中年男人盯着钟綦看了许久,从他踏进门开始,就这样看着,平静而从容。

  许久,他才开口:“我对不住你。”很平静的声音,如果仔细听,或许能从中听到一丝愧疚。

  钟綦忽然冷笑,“你以为,我要的就是你这一句对不住么?”他理了理外套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面前的男人,“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自负狂妄,好在,我不再像以前一样任人宰割。”

  他转了身,走向大门,步伐并不停顿。大门打开之际,身后再度传来男人的叹息。

  “我更对不住你妈妈……”这一次,是显而易见的愧疚悲哀。

  钟綦一愣,然后笑了声,“当然,不过,我会给你机会还债的。”说完,没有丝毫留恋地走出大门。

  还债的方式有千万种,死亡,是最简单最轻松的一种。

  几辆黑色轿车相继开离了这处富豪云集的别墅区,灯火依旧璀璨,和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车队缓缓往相反的方向驶去,目的是山顶墓园。

  钟綦带着早就准备好的鲜花走到其中一座墓碑前,认真地将花摆放在碑前,端端正正地跪了下来。

  碑上,女人清浅的笑容已有斑驳的痕迹,但这笑容停留在了最美好的年华,时光易逝,无论多少年过去,笑容依旧动人。

  “妈……”一个字出口,他突然哽咽,今天是个好日子,他特地挑在了今天了结一切,他准备了很多话想说,可是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妈妈,我已经帮你报了仇。

  妈妈,你可以安息了。

  妈妈,我……好想你。

  但那又怎样呢?逝去的人已经回不来了。

  他终于在母亲墓前嚎啕大哭。

  凌晨两点,钟綦下山和属下会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交给身边的人。

  “找到上面的人。”

  他依旧是说一不二的钟綦,那个会跪在母亲墓前哭得撕心裂肺的年轻人,也终将不会再回来。

  回到住处时,天边已经微微泛起白,临夏的时节晨光总是来得轻易,但并不妨碍大半个城市依旧隐藏在深蓝的昏暗中。

  钟綦径直进了洗漱间,开着水龙头,捧水洗去一夜的疲惫。从前更累的时候多了去了,一个晚上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最长的时候,连续四五天没合过眼,但是今夜,他的疲倦十分明显。

  精神上的疲惫总是比身体上的疲惫来的凶猛。

  所以这导致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潜藏在身边的危险。

  头突然陷进清澈的水池里,喉咙也在同时刻被冰冷的枪口抵住。他没有挣扎,这种时候,挣扎是徒劳的。

  似乎察觉到了猎物的乖顺,猎人没有下更重的手,双手并用将人拉起来,“别乱动,不然我不保证我会不会手滑。”说着,他还煞有介事地动了动扳机。

  杀意在钟綦眼底一闪而过,至少他表面是平静的。猎人看到他听话的样子,满意地挑了挑眉头,腾出一只手来麻利地将他双手牢牢捆住。

  钟綦目光一闪,就是现在!

  子弹的速度虽然快,但在还未出膛前,他比猎人扣动扳机的速度更快。反制几乎在一秒钟之内完成。

  当下属发现情况冲进屋子里时,角色已经交换。钟綦正将原本捆在自己手上的东西将猎物牢牢束缚,那把黑漆漆的枪孤零零的躺在五米之外,显然是被丢出去的。

  下属将人带了出去,只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心腹骨干的高大男人还留在屋里。

  钟綦抹了把头发,脱下领口沾了水的白衬衫,健硕的臂膀肌肉,紧实的腹肌都在说明这个男人的强悍。他一边脱一边说:“我不过是来盛江办件小事就被盯上了,去查查谁送的礼,总要礼尚往来才好。”

  高大男人点了点头,回复说:“这件事要不要通知湛海那边?”

  钟綦摇了摇头,“不用,你总不会连这里的小喽啰也解决不了就回家告状吧?”又轻笑了声,摆摆手,“出去吧,不用留人。”

  他钟綦还不至于杯弓蛇影,胆小如鼠。

  清晨七点整,钟綦从床上醒来,按照他平时的生物钟,六点就该起来了,但是***况,身心俱疲,竟难得超时。

  走出卧室的时候,高大的男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他打开了落地窗帘,青翠的草坪和绵延的绿丘在远处起伏,风景正好。

  男人将一夜的成果一一道来,“利泰的收尾工作已经处理完毕,确认不会有人再敢向他们提供帮助……昨夜袭击的人是盛江张家……”

  所有的资料都摆在钟綦面前,这其中几乎囊括了盛江所有的顶级望族,这些外界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对他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

  谁又能想到,这个一句话就能掀起盛江滔天风雨的男人,十五年前,在盛江最肮脏的贫民窟里,日复一日地渴望阳光和未来。

  五分钟后,男人说完了大概的情况,又将一份文件放在钟綦面前的桌上。

  “这是您要找的人。”

  正要点燃一根烟的钟綦顿了顿,合上打火机盖,将东西扔在桌上,转而拿起那份文件。打开来,入眼最醒目的是一张生动的照片,年轻的女孩坐在绿茵茵的草坪上,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被风吹得微微扬起,但那并不妨碍她盛了满空星子的双眼和温暖动人的笑靥。

52书库推荐浏览:墨宝非宝| 宁远| 安知晓| 金大| 周浩晖| hp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