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浅笑醉云州_兰峭【完结】

  《伊人浅笑醉云州》

  作者:兰峭

  文案:

  新婚夜,雪苼问她的丈夫赫连曜:“少帅,听说您命硬克妻?”

  赫连曜俯在她耳边低语:“日后-夫人就知道了。”

  雪苼:……

  后来,雪苼终于懂了,赫连少帅不是命硬是心硬。

  兵临城下,他长枪指着她的心窝,“雪苼,做我的女人,这就是你的宿命。”

  风吹走夕阳的誓言,血染红了眉间的牵绊,青山薄暮,再也没了伊人桃花面。

  再见了,赫连曜!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不会再爱你。

  民国架空文,请勿考究。小虐大宠,一个军阀想要给女神生猴子的神奇之路。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未娶妻先纳妾

  金乌西沉,天边儿就剩下布匹宽的红。

  尹雪苼一手提着素白裙摆,一手提着装大红染料的陶瓷罐子,快步向陈家书房走去。

  忽然,她脚步一顿,隐隐听到里面传出一些怪异的声音。

  起初,雪苼还以为陈逸风出了什么事,等靠近了才听清是女子娇媚的嘤咛。

  “逸风,嗯,你慢点儿,这样猴急难不成尹雪苼总不给你点甜头?”

  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这些话像是魔法把尹雪苼定在原地。

  就算是云英未嫁的黄花闺女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股背叛的疼痛和怒火在心里发酵,她双眸赤红,一脚就踹开了那扇门。

  书桌上,男人衣衫半敞,而一丝不挂的女人正伏在他身体中间……

  怒火让尹雪苼都忘记了羞耻,她美眸瞪着陈逸风,嫣红的小嘴张了张,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雪苼……”

  “陈!逸!枫!”雪苼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劈手就把手中的东西砸出去。

  陶瓷瓶应声而碎,虽然陈逸枫侥幸躲开,却给溅了一脸的染料,大红的颜色落在雪白里衣上,像极了鲜血。

  地上的女人忽然抱住了她的腿,“雪苼姐,我爱逸风,以后我给你们铺床叠被,求雪苼姐给我个侧室的名分。”

  雪苼低头看着她:“别喊我姐,尹锦瑟,我也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堂妹。”

  尹锦瑟哭喊着往上扑,“雪苼姐,是我不好,都是我勾引的逸枫,你有什么冲我来。”

  大腿传来一阵刺痛,原来尹锦瑟竟然拿簪子扎她的大腿,几乎是本能,尹雪苼抬脚就踢她。

  衣衫不整的陈逸枫冲过来护住尹锦瑟,还大力推开雪苼。

  跌在地上,痛的却是心,让她更痛的却是陈逸枫的那一声嘶吼,“尹雪苼,锦瑟她怀孕了,你还要欺负她。”

  怀孕?看来这对狗男女已经好了许久了,她却像个傻子欢欢喜喜等着三天后做他的新娘。

  “雪苼”陈逸枫干咳了几声,“我知道你很生气,但事已至此,等我们成婚后你就跟你爹要了锦瑟做陪嫁,再过些日子我纳她为妾。”

  低头抚着罗裙,雪苼冷冷的说:“我要是说不呢?”

  陈逸枫气急败坏:“我就知道你是个心胸狭窄的女人,现在锦瑟怀着我的孩子,你这不是害她吗?”

  他们做下苟且之事,却是她的不对,陈逸枫,你讲的好歪理!

  手指扣在裙子上,她忽然用力一扯就撕下。站起来,她一如往日的骄傲,素白的纱绢落在红色染料上,瞬间刺目的艳丽起来。

  她滴血的手指指着那一方素绢,凛声道:“陈逸枫,我的办法就是我们的婚约取消,你要娶谁跟我无关。”

  “尹雪苼,你疯了!”

  尹雪苼根本不理,飘然离开书房,一直出了陈宅,她才扶着一棵树站定。

  心里有块地方跟挖空了一样,闷疼。

  一个是当成亲妹养在家里的堂妹,一个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现在都往她心上捅刀子,能不痛吗?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她步履沉重,一边走一边想如何回家去跟父亲说明。

  她的身后,俩个獐头鼠目的男人慢慢跟着,手里拿着绳索和麻袋……

  第二章 神秘的男人

  尹雪苼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屋里黑黢黢的,脂粉香味刺鼻,并不是自己的闺房。

  她摸着酸痛的后颈,依稀记得有人在她那里敲了一下,然后她就晕了。

  还没等想明白,床边有道高大的身影扑过来。

  她本能的想呼救,却被冰冷的枪管子顶住,男人的声音沉冷如刀锋,“别动。”

  忽然遭受到这么大的变故,雪苼头皮发炸腿肚子发软,张了好几次嘴才颤声说:“你是谁,要干什么?”

  屋外挂着红灯笼,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隐在朦胧的光晕中,侵略性十足。他收枪解衣,几下就把上下的衣服除干净。

  雪苼连呼救都忘了,虽然看不分明,但是属于男性的阳刚味道充斥鼻端,甚至都盖过了浓郁的脂粉味,就算是未出闺阁的少女,也明白了他的企图。

  “脱。”低低的声音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灌进去,从未跟人如此接近的雪苼从耳朵麻到了脚趾,身体忍不住轻颤。

  绵长低醇的笑声从男人的胸膛里溢出来,以至于雪苼的柔软身躯都被震动,他眸色一黯,“淫荡的女人。”

  雪苼牟足劲想推开他,却因为他重重一捏的动作软了力,喉咙里发出连自己都陌生的甜腻声音。

  雪苼给自己吓到了,她捂住嘴巴,这样却更方便男人攻城略地,左右手一分,她的衣衫破碎。

  她掐着他的手臂推搡,“哪里来的登徒子,放开。”

  大概觉察到她语气的强硬,男人长指微微一顿,接着却更加放肆。

  手指的枪茧磨得她疼痛无比,能做的只有更加用力去掐男人,刚才她手指折断,现在却分不清是谁的血,只觉得满手黏腻。

  “松开。”男人给她惹恼了,伸手捞起她的香肩重重一掼,把她摔的眼冒金星。

  忽然,她的手摸到了他放在枕边的枪,想都没想她拿起来对准了男人的身体。

  男人一僵,浓重的眉峰紧紧皱起,“女人不适合玩枪。”

  雪苼身体微微抬起几分,枪口更重的陷入他的肌肤,“男人也不适合玩鸟儿,这就是代价。”

  烛影摇红青丝铺枕,眼前的女人衣衫半褪拿着枪的样子野的不像话,却足够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血脉喷张,他毫不掩饰眼睛里饱胀的渴望,就这么直勾勾的瞧着她。

  俩个人一对峙,雪苼那点勇气就开始溃散,男人鹰眸冰冷幽暗,偏偏喷出的呼吸魔魅炙热,汇聚成沉沉的压力。

  雪苼手心出汗,正是难捱的时候,忽然门口响起骚动接着门板哐啷一声,似乎被人用脚踹开。

  趁着雪苼分神,男人欺身而上,就这么一拉一拽,雪苼手里的枪不翼而飞,而自己也乖乖的雌伏在男人身下。

52书库推荐浏览:安思源| 张鼎鼎| 梦溪石| 架空历史| 茶树菇| 火影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