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归来_姜粉糖【完结】

  《重生之嫡女归来》作者:姜粉糖

  阿里文学网VIP2018-01-23完结

  前世她喝下贴身丫鬟晓晴端来的养生汤后七窍流血,

  在弥留之际看到母亲身边的许嬷嬷疯狂杀死了她另外个丫鬟晓雪,

  还刺伤了闻声赶到的父亲、母亲,重生之后她对晓晴各种防备,

  还百般提醒母亲,许嬷嬷并非善类,然而真相却并非她想得这么简单……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噩梦

  过了夏至之后,天气是越来越热,再加上已有半月多未下雨,热得整个京城好似被置放进了火炉里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

  白天挥汗如雨,恨不得躲在阴凉处不出来。

  到了晚上,手中的蒲扇“扑哧扑哧”的不停扇动着,烦躁地在翻来覆去。

  在大家都因闷热的天气睡不着而干瞪眼的时候,沈如意却沉沉地了梦乡,而且还因为从脚底升起的凉意,闭眼摸索着把薄被盖在身上,然后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微微颤抖着。

  她梦见她死了。

  死得很惨,七窍流血而死。

  那种痛苦让她觉得自己不在梦里,而是在现实里。

  挥动着双手想要从这个梦境里挣扎出来,背后却有无数双手在拉扯着她,让她的身子不断地往下沉,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阵沙哑的呼唤声。

  她费力地睁开了双眼,看见了头发凌乱,满脸污渍,衣服皱得跟十天半月没换过,身上还散发出阵阵腐臭味道的许嬷嬷。

  许嬷嬷是她母亲的心腹,平日里最注重仪容,就算是生病躺在起不来,也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而眼前倍显沧桑而又满身狼狈的许嬷嬷简直跟往日里的形象判若两人,让人觉得陌生……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想死!

  沈如意张了张嘴,向许嬷嬷求救,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继而满含期待地望着许嬷嬷。

  然而,许嬷嬷如看着死人那般,望着她喃喃的说道:“晚了,一切都晚了……”

  不!

  不晚!

  只要抱着她去找母亲,母亲肯定能救她的。

  要知道母亲可是沈家家主,有名的巫医,她肯定能救自己的,就算母亲不行,还有祖母,祖母是上一任家主,医术在母亲之上……

  然而,许嬷嬷根本听不见她心里的阵阵呼唤,撇下她,转身走了。

  没过多久,许嬷嬷又回来了,手里还拖拽着她的贴身丫鬟晓雪。

  见此,沈如意的眼睛里再次迸发出希望的光芒来。

  下一瞬间,光芒渐散,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惊恐。

  许嬷嬷当着她的面把晓雪杀了!

  一刀又一刀的把手中的匕首捅进了晓雪的胸口。

  鲜血四溅,染红了她的双目,也把她给震住了。

  为什么?

  为什么许嬷嬷要杀晓雪?

  因为她长得跟自己有几分相像,所以让她下来陪自己吗?

  可显然不是。

  在她的父亲、母亲听到晓雪的惨叫声闻讯赶来的时候,许嬷嬷握着手中带血的匕首,狞笑着刺向了他们……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

  沈如意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入目眼帘的是脸圆圆的,清澈的眼眸中透露出一股机灵劲的贴身丫鬟晓晴。

  这个晓晴……

  她记得,在梦里就是她端给自己的养生汤。

  喝完没多久,她就觉得不舒服,腹痛难忍,然后吐了一口血出来,最后鼻子、眼睛、耳朵也相继流出血来。

  画面太清晰,那种逼近死亡的绝望也太逼真,沈如意无法把那梦当梦。

  所以,对于亲手把放了毒的养生汤端给她喝的晓晴,沈如意也完全生不出亲近的感觉,反而是满带疏离和警惕,抱着薄被往床里面躺,冷淡的对晓晴说道:“我没事,你下去!”

  “小姐……”

  晓晴很担心沈如意。

  在外屋值夜的时候,她被沈如意压抑的呼救声吵醒,急急忙忙地小跑进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披上,撩开幔帐后看见沈如意双手抓着被子痛苦的,满脸都是汗,忙推醒她。

  醒是醒来了,神情却不对。

  没有往日的温和不说,还带有种令人不舒服的尖锐。

  眼前的小姐是小姐,但是很陌生。

  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有三四日的时间了,每晚小姐都做梦,醒来之后都这样,尤其是望着她的时候,眼神犀利的好似要把她看穿,让她不敢跟小姐对视。

  所以她很担心,站在原地没有听话的离开,还小心地看着沈如意的神色,建议说道:“小姐,您梦靥也有一段日子了,要不要跟夫人说说,让她给您看看?开了方子吃了药,兴许……”

  话还没有说完,沈如意就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喝斥说道:“下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晓晴心中一窒。

  她从小就在小姐身边伺候,小姐还从没如现在这般厉声跟她说话过。

  看来小姐是真病了……

  在沈如意阴冷的眼神之下,晓晴满腹心事的放下幔帐,轻手轻脚地退出内室。

  等晓晴走后,沈如意强装起来的疏离立马瓦解,双手抱着膝盖,无助地缩在床角,眼神空洞的回忆着刚才的梦境。

  痛、血、狠。

  一回忆,她的脑海里就满满的充斥着这三个字。

  沈如意摇了摇头,试图把这些从自己的脑海里给甩出去,可才没摇几下,她又停了下来,强迫自己仔细地去回忆。

  这个梦境,算上今晚已经持续有四天了。

  真实得都快让她觉得梦境里的一切曾经都发生过。

  可如果真得发生过,那她现下又算是怎么回事?

  转世重生?

  想到这四个字,沈如意好似被触电了般,身子猛地一颤,而就在此刻,天空突然响起了震天响的闷雷,紧接着如利剑般的闪电从天而降,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沈如意原本涣散的眼神在这电闪雷鸣中开始聚焦。

  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着把她包围在小小雕花架子床内的纱帐。

  月白底的轻薄纱幔绣着各类的花鸟虫草,栩栩如生,看着又热闹非凡。

  这是她及笄之前最爱的纱幔。

  在即将及笄的时候,她的爱好变了,自觉已经长大的她认为这种透露着股俏皮的纱幔不适合她,拖着父亲到街上挑选了顶水红色绣着花开富贵牡丹的花帐。

  父亲笑话她俗气,不如之前的帐子好看。

  她执意要这顶花帐,也因为父亲的话,跟他足足怄气了小半月,父亲费了好大的力才把她哄好,也因为这父亲用了他一大半的私房钱买了一面半身的西洋镜给她。

  父亲是入赘沈家的。

  本家是贫穷的农户,吃了这一顿没下一顿,所以吃穿用度皆来自沈家,而家里对父亲的吃穿用度只能说刚好,不会克扣,也不会有过多的结余,手上最多给他留个一两银子。

52书库推荐浏览:吴沉水| 异度社| 娱乐圈| 云过是非| 易中天| 烙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