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_绪慈【完结】

   《那一年》作者:绪慈【完结】

  【故事简介】

  熬夜打工让方晓羲昏沉沉的睡死在课堂上,再昏沉沉的被同学抓去吃午餐,本来想继续睡到下午,却被高八度的女高音吵醒,内容听起来是男女朋友吵架,虽然不gān他的事,但他却成为最无辜的受害者──被意大利面酱汁淋了满身。

  就当路上被狗咬一口,方晓羲原本打算摸摸鼻子自认倒霉,但对方却叫住他:

  「方晓羲。」

  「?!」

  「忘了吗?我是宋逢明。」

  对,宋逢明,他以前的邻居、他第一次喜欢的男人、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楔子】

  方晓羲从国小搬离那个城市起,每年暑假前,都会写信回那城市,地址填的是旧家隔壁的房子,收件人叫宋逢明。

  每年的暑假都是。

  他会骑上三个小时的单车,从自己住的都市回到那个地方,然后和约好了的逢明一起出去玩。海滩也好,漫画书店也好,逛街也罢,然后玩到太阳下山,回逢明家吃顿饭,之后再花三个小时慢慢地骑回家。

  这样的qíng形持续到上国二的时候。

  「你在想什么?」他吃了口冰,瞄了瞄逢明。

  青梅竹马的玩伴这个夏天晒得黝黑,像极了木炭。他一直窝在家里没出门,现在脸惨白得跟鬼似的。两个人是qiáng烈的对比。

  逢明回过神。「啊,那个,我下午有事qíng,不能陪你了。」 [神界传说www.sj66.cn]

  「咦?」他瞪大了眼。他只待一天,但逢明却说要走。

  「我女朋友生日啦!」逢明咧嘴笑着。「撞期了也没办法,我本来想带你一起去,可是她很怕生,所以……」逢明顿了顿。

  「噢。」他咬着糙莓。「没关系,反正我也想回家了。」其实他不想回家,他才出来没多久,哪那么快回去。

  在冰果室吃完冰后,各自付了钱,逢明骑着脚踏车头也不回地就走了。他在车流量大的马路上望着逢明的背影,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突然间有种受背叛的感觉。才国二耶,他没想到逢明jiāo了女朋友,还因为女朋友,放他鸽子。想想,离开那么远,两人的步调早就不一样了。或许一直以来都只是他想见逢明,逢明并不想和他一起玩也说不定。

  开始有点讨厌夏天。太阳那么大,晒得柏油路面起了蒸气。他的眼眶也有些湿,心里头有种很空很空的感觉。

  隔年,他又写了封信给逢明,但当他重新回到这个城市时,逢明却没有出现。他跑去问逢明的父亲,逢明父亲说,逢明跟同学露营去了。

  那年之后,他就没有再写信给逢明。

  【第一章】

  「三条。」

  「等等……」麻将敲桌的声音刺耳地响着。「这张送你!」

  「碰,胡了!青一色,给钱给钱。」

  「去你的,送送送,你这散财童子。」方室之内起了争吵,小小的矮桌子给掀了,麻将散落一地。

  角落里,原本安静运转的闹钟响起,铃声大得吵死人,闹钟旁边卷着睡袋睡的年轻男子却动也不动地,像死尸一样。

  「几点了?」

  「十点了。」

  「小羲,起chuáng啰,你上课要迟到了。」一只脚踢了踢睡袋里的男子,见他不醒,gān脆把他整个人抓起来摇晃。

  方晓羲困难地睁开眼,视线蒙蒙胧地看了室友一会儿,呆了呆。

  「第一堂课啊小羲!」室友提醒了他一句。

  「噢。」咕哝地应了声,小羲这才挣扎起来,往浴室洗脸刷牙去。

  「他几点睡的?」室友雀如问。

  「帮我们买完早餐后吧!」

  「可怜的小孩,没事去考大学gān嘛?找罪受啊!」他听见朋友说。

  从浴室出来后,小羲随便穿了件衬衫,套上牛仔裤,拿了书就出门。室友跟在后头锁门,一群人热闹哄哄地从旧公寓里走出来。

  学校离他跟室友合租的房子很近,骑摩托车约莫五分钟就到了。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前,他和室友还在早餐店吃过东西才进教室,等教授点过名后,趴在桌子上就继续睡,一直到下课钟响。

  室友雀如倒是挺认真地抄笔记。小羲觉得她还真是厉害,打了整晚的麻将,连黑眼圈都没有,jīng神奕奕。

  「走了,午饭时间。」几个同学来到他身旁,用力将他给架起来往校门外的餐厅走去。

  「我吃饱了啦……」他呻吟着,没睡饱啊,让他回去跟桌子脸贴脸继续温存吧,就这么把他带走,他会死啊!

  同学也没理会他,到了西餐听,他倒在不知道谁的大腿上,继续呼噜呼噜起来。

  中午十二点多,餐厅里人也爆满,嘈杂的用餐声骚扰着他的耳朵,但他却能当作催眠用的背景音乐,继续安睡。

  同学们讨论着期中考的出题方向,刀叉碰触瓷盘的声音此起彼落着。

  突然间,他的同学们安静了下来,接着,其它的噪音也降低了分贝,他突然有些尿急,睁了眼爬起来,才发觉自己睡在雀如的腿上。

  「你说啊,昨天跟你走在一起的女人是谁?别又说是你的堂妹还是表妹,这借口你已经用了十几次了。」邻桌尖锐的女声传来。

  小羲打了个喝欠,往厕所去。

  「公司的主管。」男人的声音里头有着怒气。

  他经过那张桌子,没兴趣看两人到底gān些什么,只想赶快冲进厕所,睡得太久,这会儿有些急了。

  「公司的主管?穿得花枝招展,妆化得像个妖姬,会是主管?你骗谁啊!」

  在厕所里小呆了一会儿回来,女人的声音还是高八度地叫嚣着。这回小羲也想摇头了,男人一直隐忍着怒气不发,但若是他,早拍拍屁股走人了。成了这餐厅里所有焦点所在,这可不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不好意思给您送菜。」不懂得看时机的服务生端来盘意大利ròu酱面,正准备端上桌,哪知女人手一挥,推开了盘子和服务生。

  服务生没站稳往后滑了跤,刚好撞上从后头经过的小羲,小羲楞了楞,被那盘ròu酱面淋了一身红通通。

  「哇……」他低头看着自己被弄污的衬衫,完全清醒了。[神界传说www.sj66.cn]

  女人还是继续闹,完全没注意到弄脏了别人。他的同学们一个一个走了过来,然后分贝一个比一个大,接着xing格向来火爆的雀如就掀桌子了。

  「雀如,不要了!我又没事!」小羲想劝阻室友,但西餐厅里混乱非常,他的音量完全被掩没,没办法之下,他也只能摇着头,退了几步,走到外头去。

  在便利商店买了包湿纸巾和香烟,小羲边嚼着烟,边擦身上的红色蕃茄酱,等了大约半个钟头同学们兴高采烈地出来,他发觉他们每人手中都拿着一叠折价券。

  「是什么?」他问了句,吐了口烟。

  「老板出来打圆场,送的。」雀如咧嘴笑着。「六折呦!」

  「我才是受害者,怎么会是你们领折价券。」

  「分你一张啰!」他们一人抽了一张塞到他口袋里。

  「上课了,走吧!」同学催促着。

  餐厅里头,那个女友闹事的男人走了出来,小羲只瞧了他一眼,捻熄了烟便打算跟同学离开。

  「方晓羲。」突然,男人出声叫住他。

  他有些疑惑地回头。

  男人显然是认识他的,只是没想到他没认出自己,男人的神qíng有些尴尬。「忘了吗?我是宋逢明。」

  「蛤?」小羲显然受了惊吓,他呆了呆,半晌后,才用一种很古怪的神qíng说:「宋逢明……好巧……」

  学校的钟打了,同学催促了他几声。「快点。」

  小羲对逢明说:「我要回去上课了,有空……电话联络吧……」

  「我没有你的电话。」逢明说。

  小羲念了一串数字给他,临走前还瞄了他一眼,接着便跟同学用跑的跑回学校里,头也不回地。

  *****

  「谁啊?」上课时,雀如小声地问着小羲。

  「什么?」小羲发着呆,没听见她方纔的问题。

  「刚刚那个帅哥啰。」

  「噢……那是我……」他本来要回答是我弟弟,后来想想不妥,便说:「以前的邻居。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真是好巧。」

  「邻居啊!」雀如喃喃自语了阵,又回头写她的课堂笔记。

  今天,小羲着实被逢明吓了一跳。他没料到逢明会出现,更加没想到逢明长大后变了好多,他不认得逢明了,但逢明却还认得他。

  小时候的逢明是什么模样呢?他在脑海里搜寻着,逢明的个头应该比他矮一些,头发比他长,晒得像木炭似的,乌漆抹黑。但现在的逢明却长得比他高,剪起五分头,穿著西装打扮入流,肤色也白了点,不过还是比他黑就对。

  明明是同年龄的两个人,逢明看起来却比他成熟甚多。亏他还大逢明半个月。

  下课后直接回了家,雀如先去打工了,顺道会在加油站旁吃晚餐。他摊在方块垫拼凑的塑料地板上,喝了几口牛奶,休息了一会儿,盯着电话录音机。录音机上的来电显示灯并没有浮现。逢明要他的电话gān嘛,也没打过来。

  想想又觉得自己可笑,那么想接到逢明的电话作啥,扒了衣服随地丢,他就往浴室里头冲澡去。

  雀如买的沐浴rǔ有着糙莓香,他皱了皱眉头。下回该叮咛她买些味道比较正常的回来。接着,他用哈密瓜口味的洗发jīng洗了头,又用香蕉味道的牙膏刷了牙。

  洗好澡出来,准备chuīgān头发休息一会接着八点上晚班,但当他跨过搁在地上的电话拿chuī风机时,来电显示灯却一闪一闪地亮着。

  小羲蹲在地上,凝视着红灯。按下播放键,扩音器传来声音:『我是逢明,你还没回来吗?我等会儿再打。』

  水滴沿着头发滴到录音机上,小羲擦了擦。

  结果到晚上要出门上班前,逢明没再打电话来,他像白痴一样等了几个小时,三不五时就盯着电话看上几分钟,弄得自己jīng神紧绷。

  再看了眼录音机,拿起来播往一一七,听见中原标准时间证实电话没坏后,他便挂了。

  穿好衣服锁门上班去,逢明只是那种很容易心血来cháo维持个三分钟热度,然后厌了就丢下别人不理会的人。他老早知道这点了,gān嘛还去想这些无所谓的事qíng呢!

  来到音乐声有些大的PUB里,小羲换上制服,开始夜晚的服务生工作,客人比较少时就和同事哈啦个几句,有时比较熟的客人还会拉他们这些服务生一起喝酒,由于多喝酒可以增加营业额,老板也允许他们这种变相坐台的方式。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绪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