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斯年每天都想分手_猛吞小甜饼【完结】

  《郝斯年每天都想分手》作者:猛吞小甜饼

  文案:

  一个正儿八经谈恋爱的故事,唯一的反派是主角的爸爸,还是只在回忆中登场的那种。不虐很甜,请放心阅读。

  小受有点心理障碍,但是积极治疗,努力好好过日子。小攻一直陪着他,不管怎样都不离不弃。小受认识了很多朋友,一点点克服障碍和小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文案废)

  存稿已完结。一万多字小短文,不坑。

  内心戏足程序员受X老流氓散打教练攻

  避雷:第一人称,受比攻小6岁,攻有过女朋友

  第一次写文,要是能收到点评就好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郝斯年,秦向汉 ┃ 配角:顾梓梓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郝斯年每天都想分手

  **一章全**

  角色:

  郝斯年——码农,住公司宿舍,22岁

  秦向汉——散打教练,北洪散打俱乐部教练,住单身公寓,28岁

  第62天

  1.

  北京时间下午四点五十分,还有十分钟就要下班。

  下班,就是得回家的意思。

  我不想回家。

  当然,“回家”只是一个方便的叫法。那是秦向汉家,不是我家,我就是暂时住在那里,明天就要搬走了。

  我站起来看了一下旁边同事的工作进度。不出意外他肯定得加班,还是加到错过末班车必须住在公司的那种。我决定帮他。

  他站起来,握住我的手,喊了一句:“大兄弟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2.

  这一晚他赶上了末班车,临走前还再三说下次请去我公司对面新开的饭店吃饭。

  那是家快餐店,平均消费不超过20的那种。

  我决定今晚先去吃顿夜宵,记住几个最贵的菜。

  3.

  吃饱喝足,我给秦向汉发了一条短信:“加班太晚,错过末班车了,今天不回家,对不起。”

  我本来是住公司宿舍的,搬去和秦向汉住后也没有退宿,而且还经常趁午休时间去宿舍晒被子。晒了两个月的被子,今天终于能睡了,真好。

  宿舍离公司很近,步行半小时就到,全当饭后消食。公司待遇很好,宿舍都是单人间,独卫,四个人共享一个客厅。我们四个人都很好说话,每人负责一个星期的客厅卫生,轮流来,没发生过口角。

  我喜欢住宿舍。

  4.

  再也不去秦向汉那里了。今天早上我在秦向汉睡醒之前就出门了,还带走了我的全部行李。

  说好交往两个月的,7月8月,连着两个大月,今天是最后一天。

  过了今晚12点我就恢复单身了。

  5.

  单身真好,再也不想谈朋友了。

  第63天

  1.

  今天的郝斯年又是个风度翩翩的单身男子!

  旁边那位同事今天不需要加班,我们去快餐店吃晚饭,我点了最贵的几个菜,硬是吃出了37元的天价。不过说实话,这家店的猪蹄和鱼都不怎么样。

  这位同事尝了一口我的菜,评价道:“我觉得挺好,毕竟37块。”

  我说:“还是蔬菜好吃,要不我们换吧。”他点的都是蔬菜。他平时AA制聚餐也只点便宜的菜。

  其实我就是意思一下,但他真的很爽利地换了我们的餐盘。

  我说:“其实这家店的荤菜算不上很好吃,我前男友做的比这个好吃多了。有机会的话带给你尝尝。”

  他说:“分手了还能做朋友挺好的。我前女友现在根本不理我。”

  其实我也不确定和秦向汉还能不能当朋友。

  我甚至不敢再和他见面。

  我怕他打我。

  2.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秦向汉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你什么时候回来?饭菜都凉了。”听起来很不开心。

  我一激灵,瞬间不敢呼吸。我把手机拿远,悄悄把台灯自带的时钟切换到日历模式——没错,9月1号。我没有记错日期。我和秦向汉应该已经分手了。

  于是我壮起胆子,说:“我不去你那里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在哪里?”

  他会不会来宿舍打我?不行!就算挨打也不能让舍友看到。

  我说:“我马上去宾馆,就我们之前一直去的那个。”

  我赶紧换鞋子。

  舍友抱着枸杞茶陷在沙发里,说:“有夜生活的男人真是忙碌啊。”

  我很忙,这是真的。去宾馆之前要先去药店买双氧水和药棉。

  3.

  到宾馆的时候秦向汉已经开好房等我了。他比我高10厘米,肩膀比我宽,肌肉也比我发达。他大跨一步走过来,一把抱住我,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这个动作太阴险了,假装拥抱,但他可以一口咬破我脖子上的动脉。

  打开门冲出去的话也许会有人救我。

  不行,外面只有清洁阿姨,她们打不过秦向汉。

  秦向汉是散打教练,谁能打得过秦向汉?

  我不能拖累别人。

  报警!

  不行,秦向汉还没动手,我没有证据。

  我很紧张,双手背在身后,死死地抓着放药的袋子。挨打就挨打,至少要让我用药,可以不发炎。

  但是挨完打我一定要报警。

  秦向汉发现了我的药袋子,想抢走它。

  “可不可以留下药?”我的声音都是抖的,“我不想发炎!”

  “怎么会发炎?”他蹙眉。

  其实双氧水可能没用,其实秦向汉没打算让我活着走出去。

  如果是这样也挺好的。我不怕死,但我怕痛,他最好干脆一点。

  我把药袋子放在桌子上,自己坐在床沿,等他打我。

  他在我边上坐下。我明显感觉到一边床陷了下去,身边有了一个不能忽视的热源。

  他向我伸出手。

  来了,要来了。我就知道。

  当初就不该谈朋友的。

  他握住我的手,说:“哪里受伤了吗?”

  我说:“现在没有。”

  他说:“你要和人打架?”

  我说:“我不会反抗的。我保证。”

  他说:“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说:“等会儿不要打脸,好不好?”

  他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打我?这不是应该问你自己吗?

  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我的手。

  来了!终于要打了。

  他抱住了我。

  他说:“斯年,别怕。我不会打你的,不管怎样都不会。我怎么会伤害你?”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要伤害我?

  心理医生说这只是我的幻想,其实大家都是很喜欢我的,没有人要打我。

52书库推荐浏览:简思| 袁枚| 虐恋| 金丙| 墨舞碧歌| 板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