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差_排骨吃阿西【CP完结】

  《争差》

  作者:排骨吃阿西

  文案:

  被未婚夫卖给大佬,然后……

  流氓大佬攻×软萌温润受

  曲平青×孟越,1V1,HE,应该是甜的

  涉及背景:同性婚姻合法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1章

  “曲哥,沈淄那小子又来了,在包厢等你。”跟在身后的人低声禀报。

  “去看看。”

  影猎在本市酒吧类算不上大,名气却响当当,一到晚上便成了商业风云人物集萃之地,豪门子弟纨绔纵横的最佳场所。美人佳酿男女荤素样样不缺,鱼龙混杂之地更比钱权,谁高人一等谁就是大哥,理所当然,不乏为办事的好地方。

  曲平青一推开包厢门,里面的人就谄媚上前:“曲总。”

  足足坐够一个小时,沈淄才等来了他的大债主,曲平青。

  长相锋利凛冽,仅是气宇间就让人望闻生畏,偏偏这样一个看似冷若冰霜却总是一副遇人三分笑的模样,又是众人阿谀奉承悉心讨好的巨贾对象。

  曲氏集团是作为业界龙头,掌门人便是眼前这位通身气质冷得像冰渣子一般大名鼎鼎的人物,曲家这个大门户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曲平青这个人却不得不忌惮。

  不到三十的年纪,在黑道白道混得风生水起,十个行业九个领域都有他伸出爪牙探边摸索,风格上行事雷厉,游刃有余。如果能沾亲带故报上他的大名,面子上也会堪堪提上三分,但是,谁又敢真正用他的名义招摇拉扯,薄面虽薄,也不是那么好用的。

  挥手让服侍的小姐出去,低头哈腰坐到曲平青对面:“曲总,您看我昨天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沈淄是个富二代,典型不务正业的男青年,爱好赌,把自己堵成个名副其实的穷二代,欠下一屁股恶债,为保住胳膊大腿不敢向家里人伸手要钱,只是数目巨大,一时半会儿凑不齐,只得找到赌场上面人留情几天,一问才知道,好巧不巧的,正是曲平青,于是硬着头皮掐紧时机偶遇过来。

  “沈少爷过来人,想必也知道商场上情面是不中用的,”曲平青淡淡开口,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也不看他,一字一句:“总不能白白丢你三月情面。”

  沈淄呼吸一顿,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利益当道以物换物,都是不吃亏的野shòu。可他如今的资产全部投注赌途,身无分文拿什么给他抵押,家里能拿出来的都被他掏空了,公司也不敢回,况且公司由他爸掌管,根本不容得他插手,倘若他爸知道了这些事,非找人废了他不可。

  沈淄面露难色:“曲总,我现在什么都拿不出,您什么都不缺,能不能……”

  “不缺,不代表不想要。”曲平青打断他。

  “那……那我还有一个未婚夫,曲总若有兴趣,送给您玩玩。”沈淄不确定曲平青是否好这一口,孟越的脸闪过脑海,只好拿他孤注一掷。

  曲平青挑眉。

  沈淄见他神色直觉有戏,眼神闪烁不定:“还在上大学,细皮嫩肉的,长得白净,可人得很。”

  曲平青心中厌烦他这副谄人样:“你玩过了?”

  “没玩过没玩过,只见过几面。”沈淄连忙摆手解释,生怕对方误会什么。

  “怎么说人也是你的未婚夫,舍得?”曲平青凝向他,欲从那张恭维的脸上探个究竟。

  沈淄说得毫无情谊:“家里面定的,比起男人,我更喜欢女人的细肢软腰。”

  曲平青冷哼,睨他一眼,站起身作势要离开。

  沈淄跟着起来,捉摸不透这是几个意思,期期艾艾询问:“曲总?”

  “后天我要见到人,先验验货。”

  第02章

  孟家和沈家联姻,一来祖辈上算得上世家,二来商场利害,靠一只脚站牢实不如两只脚稳扎稳拼,qiángqiáng联手于两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要说这场联姻的当事人之一孟越,二十出头的年纪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孟家二老把他捧在手里含在嘴里怕化了,也不想哪怕平时再怎么疼惜爱护,到了最后也被他们推上了家族事业水涨船高的道路,沦为牺牲品。

  别看孟越从小听话乖巧,心眼可通透得很,在得知自己即将有个未婚夫那会儿,也只是抿着唇一言不发,认命般点头,跟着父母一起去见对方长辈。

  孟父告诉他是沈家,却没道清楚是哪个沈家,因此当孟越在看见沈淄的第一眼,不免愣了愣。

  沈淄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他和沈淄算得上校友,只是一前一后刚好差了四届,他刚进大学沈淄就毕业了。社团短会学长学姐把历届会长的照片及主要事迹贴了出来,简单做一个新生介绍的同时让大家互相认识了解。而沈淄恰好在其中,眉宇俊朗,在众人中尤为突出。

  只不过等到面对面打量着这个人,总觉得和照片上的气质差太多,那份纯粹与gān净被抹灭得几近没有,想必是学校和社会层面云泥,打磨人心自然也打磨相貌。

  那时的孟越当然不知道,沈淄染上赌瘾,整日和道上人厮混。混道上的分两种,一种人生龙活虎越混越jīng神,另一种万事萎靡,开高走低,沈淄恰好属于后者,外qiáng中gān空有一身好壳子,殊不知和他心中那个颇有好感的学长已经是天壤之别。

  孟越刚下课手机就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沈淄打给他的。

  当初考虑到他年纪太小,两家长辈默契地把订婚宴挪迟,因此并未向大众公开这层关系,只是风声易漏,听到消息的人有的唏嘘有的叹为观止,却都能很好的做到心知肚明,明面上闭口不谈。其实自谈拢这件事的一年来,孟越和沈淄联系并不多,偶尔见过几次也仅是在两家聚会餐桌上。

  心下奇怪沈淄为何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孟越接通电话:“喂。”

  沈淄:“校门口,快点过来。”

  挂掉电话,孟越赶到校门口就看见一辆车停在路口,里面的人朝他招手,正是沈淄。

  拉开车门前顿了顿,识趣地坐到后座,这才问他为什么突然过来。

  相比其他的情侣或者一家子,他和沈淄之间太陌生了,生疏到一句话都要深思熟虑问出口才避免拂违对方的本意。

  “接你去吃个饭。”沈淄嗤笑,抬眼看透过后视镜:“怎么,和我联络联络感情这么为难你?”

  孟越避开他不知为何戏谑的眼神,摇摇头。

  沈淄把他带到酒店中层,开了一间包厢,桌上的菜数十样,没几道是他爱吃的,挑着面前的菜闷声小口吃,整个房间显得沉默,对面的沈淄频繁看手机,他猜不透这顿联络感情的饭意义在哪里。

  “喝点水,别光吃菜。”沈淄估摸好时间突然开口,好心倒了一杯饮料递过去。

  “谢谢。”孟越被他直勾勾盯着,只好端起杯子喝一口,是柠檬水。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