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奇谈_沦陷【完结】

  《气象奇谈》作者:沦陷

  节选:

  季骁正在公司处理日常事务,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顶头上司“风总”发来一个坐标,位于米国的某个州。

  季骁熱门熟路地订了最近一班航班,带上护照以及前几日刚出的签证赶往机场。

  二十个小时后,季骁出现在太平洋彼岸的酒店套房內,门口放置着一双皮鞋,季骁打开右边的一间房门,屋內漆黑一片,借着门口投进去的光能看到chuáng上躺着一个人。

  季骁退出房间,定好餐后开了电视,电视內正在播报一则最新消息,米国空军基地两架号称能承受核爆的“末日客机”遭遇龙卷风,损失惨重,遭“龙卷风”狠狠打脸。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季骁正在公司处理日常事务,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顶头上司“风总”发来一个坐标,位于米国的某个州。

  季骁熱门熟路地订了最近一班航班,带上护照以及前几日刚出的签证赶往机场。

  二十个小时后,季骁出现在太平洋彼岸的酒店套房內,门口放置着一双皮鞋,季骁打开右边的一间房门,屋內漆黑一片,借着门口投进去的光能看到chuáng上躺着一个人。

  季骁退出房间,定好餐后开了电视,电视內正在播报一则最新消息,米国空军基地两架号称能承受核爆的“末日客机”遭遇龙卷风,损失惨重,遭“龙卷风”狠狠打脸。

  又是龙卷风。

  有龙卷风的地方,似乎总有里边那位风总的身影。

  刚开始季骁以为是巧合,可次数多了,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根据季骁的推断,里面那位应该是龙卷风爱好者,从各种渠道得知龙卷风出现的地点,专程跑来观看。

  季骁脑子里正在跑马,房內传来了轻微的动静,对方醒了,睡眼朦胧地靠在chuáng头。

  他见了季骁,熟稔地打招呼:“你来了。”

  季骁进浴室拿了牙膏牙刷出来,道:“张嘴。”

  对方乖乖地张嘴,季骁捏住他的下颌,上齿下齿地刷gān净,随后又用热毛巾替他擦了脸,这位主总算是清醒了一点。

  风总姓风名肃,是国內风能集团旗下的一位老总,五官英俊,年少有为,只可階此刻面色苍白,弱柳扶风地躺在chuáng上,犹如……身体被人掏空。

  每回龙卷风过后,对方都是这幅黛玉模样,对比平日里霸王龙脾气,落差岂止一般。季骁认为自己对于对方的认识可能不够深刻,对方也许不只是龙卷风爱好者,还带点中二病。

  比如在龙卷风来袭时,在龙卷风身边狂奔,享受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滋味。唯有这才能解释为何每次龙卷风过境,对方都是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

  梳洗完毕,季骁点的餐到了,长得好看总是占点便宜的,季骁看着对方苍白的面色,忍不住拿起餐车上的牛奶“奶”了一口。

  对方泰然地接受了季骁的妍,又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三明治,皱眉道:“我想吃荷包蛋面。”

  季骁面带微笑,內心狰狞:“中午给你做。”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大概就是十年之前,你与这位风总是同桌,灵魂站在相同的高度,十年之后,你成了这位风总的助理,做着保姆兼妍妈的活,贫富差距大得让人绝望。

  吃过早餐,身份尊贵的风总倚在chuáng上用笔记本看电影,觉得累了,就将脑袋搭在季骁肩上。

  电影开始五分钟后,对方注意到季骁的心不在焉,问:“在想什么?”

  季骁感慨道:“在想大学毕业时的梦想,职业规划,奋斗目标,觉得现在的日子浑浑噩噩的。”公司內的其他同事都有升职的希望,唯独他,被困死在助理的位置上。

  空寂中寂静了有那么五六秒。

  对方开口道:“要加多少薪水,直接说。”

  季骁:“……”

  又是这样。

  每回提起离职,或者调动部门的意向,对方就会阔绰地甩出这句话,仿佛用钱可以买到他想要的一切,包括他季骁的梦想。

  金钱真的能买到一切么?

  季骁伸出手比了一个数字,对方gān脆地道:“薪资从下月开始调动。”

  这次,季骁发自內心地扬起一个笑容: “谢谢风总。”

  对方平静地嗯了一声:“中午要吃荷包蛋面。”

  季骁马上道:“我这就去准备。”

  职业规划,奋斗目标什么的,重要么?

  当然重要啊!

  他可是为了这份工作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呢,所以必须要加薪!

  第二章

  季骁与风肃相识于高中,两人同班还是同桌,风肃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发作,老师就叮嘱季骁,要多关注他这位同桌,帮他学会管理自己的情绪。

  季骁內心是拒绝的,然而风肃此人有点邪乎,每回他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刮来一阵妖风,对着风肃永远是迎面,对着别人就逆向瞎刮,刮得人风中凌乱,头发直往眼睛里戳,但只要往风肃边上一站,一秒钟变成“这是自由的感觉”。

  在这个大前提下,季骁肯定是要跟风肃站一队的,站了队不表态也不好,于是他违心地道:“你是对的,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说完还捶捶他的肩,表示关系很铁。

  友谊的小船dàng起了双桨。

  风肃每个月都会消失那么几天,理由是病假,等风肃重新回到学校,就能看到他一张小脸煞白。风肃那时候就很俊了,煞白的一张小脸,季骁一个没忍住,用吸管戳了自己早上带的牛妍,塞进了他嘴里。

  风肃吸了一口奶,友谊的小船升华成了巨轮。

  两人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奶一吸就是三年,眨眼到了高三期末,两人的成绩相似,志愿表上填的学校直接复制黏贴。

  两人携手并进,展望美好的未来。

  变故说来就来。

  季骁填完志愿后,他外公打来电话,说外婆得了重病。

  季骁的母亲得回去照顾外婆,加上外婆惦记季骁,一家人一合计,将季骁的第一志愿改成了季骁外婆家所在的省市。

  通知书下来,季骁如愿考上了第一志愿,风肃打来电话,他也被第一志愿录取了,只是他们的第一志愿不再相同。

  风肃得知这个消息,脾气立马上来了:“你改了志愿为什么不告诉我?”

  季骁道:“忘了。”

  事实上他是故意不说的。

  人有聚散别离,风肃不可能跟他考一所学校,早说出来也是徒增伤感。

  风肃当场挂了电话,友谊的巨轮触礁了。

  录取通知书下来后,班级里搞了个同学聚会,与高中的三年生活说再见。季骁去了,风肃也参加了,只是全程黑着一张脸,谁跟他说话都不搭理。

  聚会结束后,三三两两地结伴回家,风肃住在豪宅区,与季骁家是两个方向,季骁与另一名同学顺道走,风肃突然叫住了他。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