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霜_土星喵呜【完结+番外】

  一池霜

  土星喵呜 著

  文案:

  我们长大,都将背起行囊,奔赴远方,这一段行程,不知是长是短。

  突然有一天,有一人伴在身边,他和我说话,解我孤独,慰我忧思,这一段行程,不知是长是短。

  我们一起淋过雨,吹过风,也一起晒着太阳,分一只皮皱皱的烤红薯。

  年轻的我们无所畏惧。

  我们遇到了好多小伙伴,我会悄悄对他说,他们有的可爱有的不可爱。

  后来我知道,在他眼中,我最霸道。

  因为我一人要占两位置,他心中的最可爱和最不可爱,这一占,不知是长是短。

  他告诉我春夏秋冬都开什么花,因为他陪我笑着恼着都看过。

  最好就这样一季一季看下去。

  就这样一季一季看下去。

  一季一季看下去。

  作者自定义标签:平凡生活 温馨清水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01章 鸿运当头罩

  早上九点半,许霜降站在街沿上,往马路的左右两个方向不停摆头张望。 大汽车、小汽车、摩托车 、电瓶车、自行车总能连绵不绝。她极纳闷,按说这个点已经过了上班上学的早高峰,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勤快地奔波在路上?

  不过思及这个世界上还有她这样睡到九点才算自然醒的人,重点是,还有她这样工作方式比较特殊的自由职业者,许霜降就只能默默地盯着眼前掠过的一辆辆车。

  她一直认为,自然醒的最幸福境界是中午十二点三刻,把整个上午饱满地睡过去了,下午将将开始,不会有人用“太阳都快晒到屁股上了”来形容贪睡的懒散,因为早就说不着了。

  那时候起床,头不会太昏沉,依旧可以神清气爽,正适合出去觅食。洋快餐店肯定已经停止供应早餐,午餐的选项就会大大丰富,中餐店就更不用说,热菜热汤热混沌,不管想吃哪样,都能给人立即端上来,即使是自助烧烤店,也大开店门营业了。

  安安静静睡饱后,又能热热闹闹地吃饱,日子过得和二师兄一样安逸,心就能像二师兄一样宽广。

  可惜今天周五,没有条件让她达到自然醒的最高境界。作为一个习惯性磨蹭到凌晨一两点才入睡的夜猫子来说,早上九点起床不算太为难,但幸福指数不够。

  而且,她没有吃上早餐,心情怎么也高昂不了。

  半个小时前她起床,家里清锅冷灶。 冰箱里只有鲜牛奶,可惜许霜降自认为患有乳糖不耐症,最不情愿喝牛奶。再说,连最基本的面包也没有,拿什么来配牛奶喝?

  牛奶、面包、培根、鸡蛋,再加花生酱,在许霜降看来,才是一份完整的早餐。

  正如,大饼、油条、豆浆、粢饭团,外搭白糖,也是经典绝配。

  那会子陈池早就上班去了,别说给她留爱心早餐,就是他自己,估计也是饿着出门的。

  许霜降思忖今天要办的事情多,她得吃饱了才有能量。她在厨房里又搜罗了一遍,确实什么都没有。

  昨晚她跑了两条街,去夜市买回一锅酸菜鱼,把陈池馋得连吃两大碗饭,电饭煲已经洗刷干净,剩饭不见一粒,害她今天想勉强做个水泡粥的材料都没有。

  她这一路行来,连流动早餐车都没见到一辆,虽说扛扛没问题,但早起没进食,空着肚子尽在呼呼地吸尾气,心情哪能愉快?

  尤其她还能一知半解地说出两三种尾气的成分。

  这一街的车水马龙,令许霜降沉着脸,着实无奈。她穿个马路就有这么难。这个不上不下的时间,还是一波波的人一波波的车来来往往。

  她猜测,里头起码有一半都是世间同道人。

  不是上班打卡后出外勤的,就是一直在出外勤的,要不然,就是内外勤都没份,自个出来松散或者劳碌的。

  当然,她这些无聊的揣度可不敢将她身边站着的一对老夫妻包括进去,他们六十来岁,衣裳整洁,明显是安享晚年的退休阿公和阿婆。

  这年代,所有人的容貌都和岁数不太搭,将这两位划到阿公阿婆的行列中,其实是略微委屈了两位老人红润光洁的面相。许霜降自忖,她要是再老个十年,张口叫这俩老“大哥大姐”都使得。

  “幸福指数真是奇高啊。”许霜降趁着瞄向远处路口红绿灯的时候,快速瞅了老两口一眼,心中如是羡道。

  老两口手牵着手。

  阿公的另一只手里拉着买菜小推车,阿婆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个装零钱的小布袋。

  香樟树下的透水砖有些断裂拱起,阿公靠树近,把平整的地方让给阿婆站。

  又平淡又温馨。

  许霜降站在香樟树株距的正中点,她不出声地往旁边挪了一步。阿婆动作蛮快,跟着往她这里挪了一步,扯扯阿公:“老头子,站过来点,当心绊倒。”

  许霜降只作不知,侧过头继续遥望另一端的红绿灯。

  还是绿灯,还在放行,车辆好似无穷尽,找不到一处快速穿马路的缝隙。

  “噗”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到她头上,又马上弹开去。许霜降抬手一抹,头发仍旧顺滑干爽,没甚异样,地上也不见滚落什么东西。

  她下意识仰脖扫视,香樟树茂密的枝叶间挂着一撮撮青绿的小浆果。

  “都没成熟,就往下掉了?”许霜降暗地嘀咕,她这是鸿运当头罩的迹象?

  这条路的绿植全是香樟,据说已经有五六十年,具体树龄不可考,但是树干确实滚粗,许霜降目测她堪堪能抱个满怀。大概当初栽种的时候没想到它们会长这么多年,因而设计的株距都是挺常规的,如今树冠都几乎挨个接起来了。

  香樟经年绿荫蔽日,褐色皲裂的主干树皮很少被阳光直射到,竟然稀稀落落地长上了青苔,真是有些年份了。

  许霜降不好和一棵树置气,只好顺着头发,悻悻地垂下手。

  许是她的动作透出一股子不耐,引起了旁边阿婆的同感,阿婆突然开腔:“这还要等到啥辰光?”

  阿婆似在自言自语抱怨,不过许霜降闻言,和阿婆的视线一对上,若是不表示点什么附和,似乎太过冷漠。她牵起嘴角笑了笑。

  “小姑娘,你也要去对面?”阿婆立即热情地问道。

  “嗯。”许霜降尊敬老人的心还是有的,兼之她以奔三的高龄还能当一声小姑娘,心里挺喜欢的。她稍停片刻,觉得自己说话太简单不好,显得轻慢老人家,额外多说了一句,“老是绿灯过不了。”

  阿婆就非常古怪地瞧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就是,不要绿,要红。”

  许霜降差点呛出口水,敢情这位是职业炒股的退休奶奶,这行话说得多坚决。先前她以为老俩口买菜溜达过马路呢,却原来是去对面的万国交易中心坐班的。

  “今天要迟到了,已经开市了。”阿婆脸色略显懊恼。

  许霜降没话可接,又是一笑。

52书库推荐浏览:南绫| 万小迷| 兽人文| 道门老九| 青色羽翼| 楚寒衣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