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是倒过来的天_花火.夏七夕/花火工作室【完结】

  海是倒过来的天

  作者:花火。夏七夕

  《海是倒过来的天》/夏七夕

  很久以后,当我抵达大连,终于看到那片蔚蓝色的大海。

  碧海蓝天,相互倒映,红楼绿树,彼此依傍。天边有成群的海鸥低叫盘旋,金色的沙滩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没有人会注意到有一个带着大大的茶色太阳镜的女孩站在海边,所以也没人注意到太阳镜下我流泪的双眼。

  我想假使苏年乐看到了这一切,他一定会嗤笑我说,阮天蓝,长的丑就不要再哭了,会更吓人的。只是现在满目的纯净,都抵挡不了那个清澈的笑容。可是可是,亲爱的苏年乐,我到了你在的城市,却看不到你的身影,亲爱的亲爱的,你在哪里?

  内容标签: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年乐,阮天蓝,宋蓝海 ┃ 配角:杜茗微,许堇年 ┃ 其它:海是倒过来的天,夏七夕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海是倒过来的天》/夏七夕

  很久以后,当我抵达大连,终于看到那片蔚蓝色的大海。

  碧海蓝天,相互倒映,红楼绿树,彼此依傍。天边有成群的海鸥低叫盘旋,金色的沙滩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没有人会注意到  有一个带着大大的茶色太阳镜的女孩站在海边,所以也没人注意到太阳镜下我流泪的双眼。

  我想假使苏年乐看到了这一切,他一定会嗤笑我说,阮天蓝,长的丑就不要再哭了,会更吓人的。只是现在满目的纯净,都抵挡不了那个清澈的笑容。可是可是,亲爱的苏年乐,我到了你在的城市,却看不到你的身影,亲爱的亲爱的,你在哪里?

  (一)趾高气扬的大公鸡和聪明伶俐的小猴子

  一九九九年,我还在一个小城镇念书,那里没有海,也没有高大的建筑物,一抬头,就能望到不着边际的天。

  假如现在还能看到那么蓝的天,那我肯定会经常仰望,看天空的云彩,飞鸟,还有无穷无尽的想念。

  但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忧伤这个词,所以我并没有抬头看天泪流满面的机会。

  每天只会和苏年乐一起逃课去游戏厅。熟练的丢游戏币进游戏机里,然后一手握操纵器一手拍着操纵游戏里小人的按钮,和苏年乐的小人厮杀得昏天暗地。最后总是以我赢为结束,而回家的路上苏年乐就会张牙舞爪的怪叫,阮天蓝你还是不是女的。

  我斜他一眼,你这个粗鲁的男的,别总是女的女的叫,跟我年龄沧桑面容无常似的,我是少女,少女!

  苏年乐切一声,少女这个词跟你不沾边。看着旁边变态欠打的苏年乐,我忽然想起了几年前的相遇。

  那时侯的我,四五岁的光景,还是个穿粉色衣裙而又馋嘴的小姑娘,单薄着身体,小麦色皮肤,经常随手把鼻涕抹在粉色的小裙子上。喜欢跟着巷子里的一群小男生惹是生非,把周围邻居家搞的鸡飞狗跳。

  那天城里的叔叔给我带了一盒巧克力豆,透明的盒子,五彩缤纷的巧克力豆,让我看花了眼,我兴奋的抱着舍不得吃,晚上抱着盒子睡觉,都跟睡在彩虹上似的。

  第二天不管走到哪里也都把盒子带身上,所以吸引了一堆好奇的目光,我就大方的展览,然后在小朋友伸出手前就立刻合上盒子。所以在放学的时候我就被一群同班的孩子拦下,让我分巧克力豆吃。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以多欺少这个道理,想着好歹平时我也是无恶不作的,怎么会怕他们,所以我特骄傲特不屑的仰着头看他们,拒绝分享巧克力豆。

  可能我的骄傲惹怒了他们,他们一哄的扑上来抢,我死死的抱着盒子,但寡不敌众,争抢的过程中,不知谁拉开了盒子,于是,花花绿绿的巧克力豆争先恐后的蹦出来散了一地。

  周围的孩子扑上去各自捡了一些后就一哄而散,剩下我自己一个人跟个傻子似的站在原地。看着地上还有几颗脏脏的巧克力豆,就慢慢走过去捡了起来,丢在嘴里。就是这时,苏年乐出现了,他穿着白衬衫,还带了个小领带,小皮鞋擦的光亮光亮。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瓮声瓮气地说,难道你不知道不食嗟来之食吗?

  想我那时连“鹅鹅鹅”都背不熟,所以苏年乐这么深奥的话简直就是鸡同鸭讲,我拿“你是白痴”的眼神看了看他,接着捡,然后塞在嘴里大嚼。

  他一看急了,跑上来直接打掉我的手说,已经脏掉了。我气愤的看着这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子,摩拳擦掌的准备跟他决一死战,但他下一个动作就让我熄了火,他在口袋里摸呀摸,然后伸出手,手心里就躺着两颗包装漂亮的糖果,一个包装袋上画着一只趾高气扬的小公鸡,另个上面画了一只聪明伶俐的小猴子。

  我不客气的伸出手就抓了过来,撕开包装袋,把糖丢进嘴里。

  他歪着头看了看我,说,小弟弟,以后不要穿粉色的裙子了,这是女孩子穿的。

  本来正吃的兴高采烈的我,一听这话,愤怒的伸手就把他推倒,然后踢了他一脚转身就跑。

  可恶,虽然我一直短刺头,但好歹我这么清秀的面容,怎么看都是女孩子啊!

  第2章

  (二)老师是不是给你填错性别了

  都说童年的记忆最模糊。但显然这句话对苏年乐是失效的。第二次遇见他时,是初一,妈妈刚好换工作,所以把我转到离她工作单位近的初中读书,方便接我放学。

  但是我从来不知道这一天就是我厄运的开始,到班的第一天,我乖乖的站在讲台上介绍自己,然后鞠躬,老师随手一指说,你就坐年乐旁边吧,他是学习委员,可以多帮你。

  我就拎着小书包朝她指的座位走过去坐下,刚坐下,就看到旁边的男生转过头露出一口小白牙,朝我阴森森的笑了笑说,小弟弟,别来无恙啊!

  我愣愣地看着他,最后慢慢瞪大眼睛,手一抖,手里正端着的墨水瓶“咣当”一声就落了地,蓝色的墨水溅了周围人一裤腿,周围人,只有我和这个叫苏年乐的男生。而我穿着七分短裤,他穿着白色长裤,黑色皮鞋。我不过用水冲一下腿就可以了,所以很显然,只有他自己是受害者。白色的裤子染的那叫一个花里胡哨。

  事后苏年乐很鄙视的看着我,一脸难道你不应该赔偿我裤子的怨念。

  我只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然后抬头望天。当我白痴啊,赔偿他一条裤子够我吃几百根串串香了。而且谁让他这么阴魂不散的吓我。

  他看我丝毫没有愧疚之意,假装叹了口气,哎,算了,看你还是小弟弟原谅你。

  五年之后,再次听到这句话,我的愤怒不减当年,我大声的吼到,谁是小弟弟,老娘是个母的!

  苏年乐一定是被我的彪悍吓到了,所以他傻愣傻愣地看了我半天,然后就开始微笑,大笑,后来到指着我捧腹笑,哈哈,你说……你说你浑身上下哪里像个女的。

  我惊叫,我抓狂,我愤怒,虽然四年之后的我还是短刺头,但以我这么闭月羞花的外貌,怎么能说是男的呢。我迅速从包里摸出学生证扔他面前,斜睨着他说,哼,好好看看吧。

52书库推荐浏览:碧云天| 简·奥斯汀| 寒梅墨香| 千山茶客| 西子绪| 施定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