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你又调皮了_漠北以北【完结】

  《甜妻你又调皮了》作者:漠北以北

  书丛VIP2018-02-01完结

  婚前被人下药,误入láng窟,婚礼当天,被媒体曝出婚前出轨,婚礼被毁,她的音乐生涯一落千丈。

  “别让我见到那个男人”,林洛言恨恨的对天发誓,“否则一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两个月后,霸道的男人闯入她的世界,qiáng行索婚。

  “我不爱你”,她果断的说道,

  “欲仙 欲死是最好的解释”,腹黑的男人邪笑着调侃,

  他一次次给她下套,她一次次奋起反抗,却只能一次次沦陷…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1章 被毁掉的婚礼

  云城。

  格兰酒店。

  总统套房外的走廊金碧辉煌,大气而静谧,奢侈的装潢点缀着霸气恢宏的浮雕。

  男人扶着女人气喘吁吁的爬上来,女人喝醉了酒,脚步踉踉跄跄的有几次差点摔倒。

  总统套房的门虚掩着,男人的眼珠转了两圈,看了一眼醉酒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jīng光。

  ……

  沉寂的房间,漆黑一片。

  林洛言昏昏沉沉的躺在大chuáng上,白皙的小脸染着红晕。

  全身的燥热让她不耐的坐起身,将衬衫脱掉,只留下胸前如雪雾般轻盈的白纱,随着浅浅的呼吸上下浮动。

  “好热。”

  她嘤咛一声,体力不支倒了下去,虚无缥缈的白纱让她的身体愈加的难耐,体内一股燥热的气流在体内四处窜动。

  “啪——”

  华丽的吊灯被完全打开,萧北辰打开门,将昂贵的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一旁的衣架上,推开卧室的门。

  欧式的大chuáng上正沉睡着一名女子,如雪的肌肤泛着红晕,窈窕有致的身姿被白纱遮挡无几。

  女人不耐的扯着身上的白纱,jīng致的锁骨若隐若现,风轻轻chuī过,白纱微微浮动带着醉人的诱惑。

  萧北辰微微蹙眉。

  不是说过不要送女人过来?

  唐宇想造反么?

  “滚出去!”

  萧北辰也不管她到底是不是睡着了,语气不耐而冰冷的命令道。

  似乎是感觉到吵,林洛言皱了皱眉,转过脸来。

  在看到女人清秀gān净的脸时,萧北辰先是一怔,原本冰冷的脸色更添了些凉意,手指握紧,眼中略过一抹yīn狠。

  “出去。”萧北辰冷漠地朝chuáng上的女人下达命令。

  林洛言动了动唇,什么话也没能说出来。

  全身好热,好痒。

  他在说什么?

  看她没有反应,萧北辰俯下身,粗鲁的抓起她的肩膀,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酒气时皱了皱眉,更加想将她扔出去。

  林洛言被他带起身,不明所以的傻笑了两声,小手jīng准的勾住了他的脖子。

  “秦亦南。”

  女人轻声唤着,因为喝醉酒的原因,口齿不清让人听不清她是在说什么。

  萧北辰没料到她的举动,手顿了一下,重重的将她扔下去,眼眸中的怒气瞬间升腾。

  “秦亦南,轻点,痛。”

  萧北辰本想离开,她的话清楚的传进了他的耳中,陌生的名字只让他感觉到一种羞rǔ。

  躺在他的chuáng上,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这女人是存心的?

  欲擒故纵?

  萧北辰讥讽的笑了一声,俯下身,双手捏住她的下颌,幽邃的眼眸微眯,声音冷入骨髓,“在我面前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这就是你送我的见面礼?”

  她的眼神迷离,没有回答。

  感受到有人靠近,她几乎是无意识的就撞了上去,感受到他胸膛的冰凉,只觉得身上舒服了一些。

  突然的一撞让他一时没回过神,只觉得胸口突然多出一个软软的身体,淡淡的幽香气从她的身上传出,身体莫名的一阵燥热,仿佛有一股火气在他的身体内乱窜。

  “……”

  该死。

  她到底真醉还是装的!

  萧北辰一低头,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酒气,她身上的香气被全部遮住了,皱了皱眉,不由分说,直接将她提起来。

  阔步走进浴室,一把将她扔进浴缸内。

  “秦亦南。”

  林洛言在空中抓了两下。

  听到她的话,萧北辰的眼眸升腾起一抹愠怒,将水龙头的温度由温热调至最低,毫不犹豫的从她的头上淋下。

  突然的冷让她猛的战栗,全身冻得发抖,伸出手想关喷头却只能抓了个空,冰冷的水顺着她的头发流下,她用力的想睁开眼却根本是徒劳。

  她挣扎,他毫不犹豫的将她按下去。

  隔了好长时间,萧北辰将花洒关掉,蓦地抬起她的脸,清冷的嗓音问道:“清醒了?”

  林洛言将全身缩成了一团,纵然身上冰冷,可体内依旧有一股空虚无名的火,让她燥的难受,全身发痒,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乱爬。

  突然迎面而来的气息让她贪恋,感受到即将远离,她毫无意识的伸出了手挽留,大脑不受控制的吻了上去。

  在她扑上来后,萧北辰僵住了,唇上的温热传至全身,鼻尖飘过专属于她的体香,心跳不受控的加快。

  他的眸深了一下,用力推开她,胸口有些发闷,烦躁的将领带扯了下来扔到一旁,随手拿出浴巾将她包起来,一脚踢开浴室的门,横抱到了卧室。

  萧北辰一把将她扔在chuáng上,却不料她抓住了他的衣服,两个人一起倒了下去。

  林洛言傻乎乎的笑着,坐起身,手慢慢的伸入他的衣领,生疏的划过他的肌肤,青涩的想要帮他将衬衫的扣子解开。

  体内的燥热让她显得更加的不耐。

  萧北辰反身将她压下,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额头上薄薄的汗水,此时的她正心急的解着他的衬衫,越心急却越解不开。

  萧北辰讥笑了一声,握住她正忙碌的小手,嘴角微微勾起。

  夜,漫长。

  她一直相信,她和萧北辰的爱情是上天注定的,怪只怪时间作祟,令人叹惋。

  正文 第2章 婚礼被毁

  头好痛。

  身子也好痛。

  林洛言按了按脑袋,缓缓坐起身,大片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她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还有一点……冷……

  这是在哪儿?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今天是她和秦亦南的婚期,她记得昨天碰巧遇到了一起出道的好友穆婧,两人喝了点酒,她喝到一半就断片了。

  想来应该是她把自己送到这儿来的吧。

  不过她昨天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还是一个……chūn……梦……

  梦里男人高贵,冷寂,深邃的眼神幽深的仿佛不见底,如幽静的寒谭水般冰冷……

  想起那冰冷的眼神,林洛言不由得缩了缩肩膀,身后一股寒气。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