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和野花_Catchen【完结】

  《太阳和野花》Catchen

  文案:

  从一切杯子里痛饮,用脏水也可以洗身。——尼采

  one night stand后再相遇,无关乎救赎,只命里有这一遭。

  现实向,每晚七点半更新,不断。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洺,陆焜。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下午六点,江洺从单位第一道门禁出来,还没等换下警服手机就响了。

  来电人是:“陈麦”。

  江洺看到这名字一激灵,赶忙接起:“喂,麦子。”

  “给你十分钟,麻溜滚过来!”

  咆哮声从电话那头穿透,江洺狠皱了下眉头。

  “临时开会……”

  “老娘等了你一个小时!”

  “马上到。”

  江洺挂断电话径直往门外走,他保不准再磨蹭一会儿陈麦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像上一次他迟到,陈麦就讹了他一个蜜蜡手串,六千多……

  吃饭地方离江洺单位很近,走路需要十五分钟,陈麦把时间卡死在十分钟,江洺不跑都不行了。

  昨晚,他接到陈麦电话的时候差不多凌晨,那时他睡得正香,陈麦一开口江洺就知道她肯定喝酒了,翻来覆去说着同样的内容,最后江洺答应她明天见面就挂断了电话。

  醉酒的女人完全是另一种生物,陈麦更是变异到彻底,必须对她有求必应,否则一定没完没了。

  ……

  在江洺距离餐厅还有一个街口的时候大雨毫无征兆地下起来,他加紧脚步往那赶。

  走进餐厅,江洺立马招来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女人,他悄声把左胸口的警号扯下来塞进了上衣口袋。

  “这儿呢!”

  陈麦手拿叉子冲江洺挥了两下,那姿势好像在瞄准目标。

  窗口的位置,江洺不用看就知道,陈麦有幽闭症,而且是间歇性发作,别人都说什么见光死,她是不见光就会死。

  江洺曾经这样问过陈麦,“你有幽闭症为什么还要去当空姐?!不怕跳飞机吗?”

  当时陈麦特别无谓地回答:“老娘只要看见外国帅哥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江洺拍拍身上的雨水,大步朝窗口走过去,只是还没等他坐稳陈麦就开始唠叨,“真是死性不改,回回都迟到,我都约你单位门口了还来晚,那干脆下次找你之前我去路上劫个色,把我关进去得了!”

  嘴上骂着,陈麦还是把桌上的矿泉水甩给了江洺。

  江洺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瓶,抬手擦了下嘴角,淡淡地说:“女监在隔壁。”

  “你再讲一次?!”,陈麦手里切牛肉的刀都快把盘子割断了。

  “上面开大会,我们开小会,怕你着急我连衣服都没换就来了。”

  江洺说完看了一眼陈麦,她好整以暇地与他对视,眼里写满“编!接着编!”

  “你看过几次我穿警服?”

  嗯,这个解释倒像把陈麦说动了,她收回目光,开始专心对付那块七分熟的牛排。

  “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谈话终于被江洺带上了正轨。

  “我跟同事换了两个航班,加上年假…可以休十五天呢。”

  话里话外都掩饰不住休假的欣喜。

  陈麦今年二十六岁,北外英文专业,母亲是新疆人,年轻时极美,并将身上最好的基因尽数传给了自己的女儿,所以陈麦基本上从小美到大。

  虽然江洺不这么认为。

  但是见过陈麦的男人都给出了一致的评价,那就是“这女人有毒。”

  情花毒。

  陈麦大学毕业先是遵从父母之命考了英语教师,可工作没两个月她就辞职了,说是生活没激情,而后考空姐,等考上就满世界的飞,除了偶尔赶上国内航线,一年正经休假回来的次数不多,可每次回来大多数时间都是和江洺厮混在一起的。

  ……

  西餐厅里水波一样的钢琴曲在流转,似雨滴打在屋檐的声音。

  江洺全身虚脱般地往后一仰,满脸生无可恋。

  “十五天……”

  陈麦知道江洺什么意思,她抛过去一个媚眼,故作娇嗔地说:“这半个月就还请江警官多多关照啦!”

  江洺手一横,做了个抹脖的动作,“哪位仁兄现在要是能给我一刀,江某感激不尽!”

  陈麦笑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白牙齿,问:“你最近怎么样啊?”

  “我?”,江洺挑挑眉,“和以前一样,上班下班值班,没事儿的时候也跟着犯人到大院里晒晒太阳,他们放风,我,放空……”

  “升官了没?”

  他俩还真是会互戳痛处……

  江洺哼笑一声,说:“没有,我才工作几年,再说你也知道我对仕途不感兴趣,当年要不是老爷子强行逼迫,我怎么会去念警校。”

  陈麦抱着手臂开始一本正经地马后炮,“我早就说过你这张脸不适合干狱警,一瞅就是小白脸,谁会怕你啊!”

  小白脸?

  陈小姐请注意你的说辞。

  江洺眯了眯眼睛,看着陈麦,然后下一秒她就好似顿悟了一般,说:“夸你皮肤好呢。”

  讨好意味明显。

  江洺没再说什么,拿起桌上的刀叉开始切牛肉,他始终搞不明白这东西有啥可吃的,不过尽管他不喜欢,但还是要填饱肚子,不然一会儿回家就得煮面条了。

  “我叫你请假你请了吗?”

  江洺“唔。”了一声,“请了,不过还没批,明天上班我再问问领导,最近都在弄减刑的事,五月底要交上去,所以有点忙。”

  “那假期批下来告诉我,我订机票。”

  江洺的思维运转实在跟不上她,抬头问道:“你想好去哪了吗就定机票?”

  陈麦用手里的刀柄敲敲头,脸上一闪而过孩子般的笑容,说:“我想去青海。”

  江洺点点头,“好,那就去青海吧。”

  他完全没有异议。

  “对了”,陈麦俯身在包里左掏右掏拿出个袋子,“这个送你。”

  江洺低头看着陈麦扔过来的包装袋,“Calvin Klein。”,只一眼,他就知道这礼物是什么了。

  “打开看看尺寸对不对?”

  江洺恨恨地咬了下嘴唇,把袋子随手撇在一旁的椅子上,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说:“吃你的饭!”

  剩下的时间都留给陈麦用来哇啦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奇闻趣事,哪一班的机长腿长,哪里的客人最难伺候,或者是她又艳遇了什么极品。

  江洺很认真地当一名倾听者,这就是他们友情保鲜的秘诀,她负责说,他负责听。

52书库推荐浏览:夏茗悠| 豪门总裁| 半袖妖妖| 村上春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