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时光可以回溯_月牙儿【完结】

  《如果时光可以回溯》

  作者:月牙儿

  【文案】

  姚雨涵冲洛章吼道:“别碰我,我嫌脏。”

  洛章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他妈还没嫌你脏呢。”

  姚雨涵嘲讽的看向他:“睡你弟弟心爱的女人感觉很爽吗?”

  洛章眼里瞬间布满阴霾:“你也配提他?害死他的杀人犯。”

  她这辈子注定了要陪他下地狱……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赎罪

  一夜在滂沱大雨中过去,清晨的山顶别墅依然沉寂在山雨中。

  姚雨涵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半干的黑裙紧贴在她身上,显出姣好的曲线,巴掌大的小脸苍白透明,双眼紧闭,唇瓣发白干涸。

  如果不是胸口有着隐隐的起伏,都让人怀疑她是不是还活着。

  突然一杯红酒泼向她,带着凉意的液体让她整张脸皱成一团。

  浓烈的液体呛进她的鼻孔,整个口腔连带咽喉都被呛得火辣辣的疼,让她不住干咳,咳得身子躬了起来,肺都似要被吐出来。

  许久才得到平缓,口里的干渴让她伸出舌舔了舔唇瓣,却没能得到缓解,只有涩苦的味道传向她。

  “你怎么没死呢。”冰凉的嗓音那么清晰的传进她的耳里。

  那话里的遗憾让她卷翘的睫毛一颤。

  姚雨涵缓缓睁开干涩的眼,费力抬眼望向站在她面前的人。

  他一身黑色正装,身材高大,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一片冷然,锐利如鹰隼般的双眼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她。

  他眼里的厌恶是那么强烈。

  姚雨涵心上一阵紧缩:“洛章,你就这么恨我?”

  洛章蹲下来,猛地拽起她半干的头发“你脸皮到底有多厚,让阿骁死不瞑目,还好意思问我恨不恨你。”

  姚雨涵头被迫抬起,头皮似要被他扯下来般,生疼。

  姚雨涵眸里布满痛色与自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不接他电话,那晚我手机没电了。”

  洛章手上加大力道,又把她扔回地上:“真该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有多黑,对你那么好的阿骁,你却害死了他。”眸底是嗜血的恨意。

  姚雨涵缩在地上,不停地摇头:“我没有 ,我不知道骁哥哥会去喝酒。”

  如果她知道骁哥哥会因为她的拒绝去买醉出车祸,她宁愿答应和他结婚的。

  “贱人,勾引阿骁,又打着喜欢我的旗号让你妈逼走郑兰。看着我们两兄弟被你玩的团团转,你很兴奋吧。”洛章站起身一脚踹向她。

  姚雨涵被他踹得整个身子往后滑了滑,压住喉咙上涌的血腥味:“我没有,我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喜欢你,妈妈也不会那样做。”

  姚雨涵眼里闪着泪,这些年她拼命藏住对洛章的爱,就是为了不伤害到别人,为什么最后还是弄得一团糟。

  “够了,别想狡辩,到处勾三搭四的贱货。”他总会查出来的,她新勾搭的人是谁,让她抛弃阿骁,害死了他,到时候送他们一起下地狱,洛章眼里闪着暗光。

  他的辱骂让她心里钝钝的疼,她在他心里就那么不堪。

  这个曾经带给她欢乐的地方,现在却让她感到窒息。

  她要离开这里,洛章不告诉她骁哥哥葬在哪里,她自己去找。

  姚雨涵握紧手,使出全身力气撑起身,却因虚软无力又倒回去,泪无助的滚落出来。

  看出她的意图,洛章唇角微微扯起,眼露嘲讽:“想逃?”

  他又蹲在她面前,狠捏住她下巴,嗓音低沉又残忍:“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你出去逍遥自在。”

  他拎起她往楼上走去,进了一间昏暗的屋子。

  咚的一声,姚雨涵被他像扔货物一般的扔在地上。

  姚雨涵顾不得身上的疼,惊慌的望向他。

  “这就是你以后的地狱,在这里赎罪。”洛章说完看也没看她一眼,快步走了出去。

  一声咔嚓声,房门已经被反锁住,沉稳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第二章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不,洛章,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姚雨涵拼命爬到门口叫道。

  声音嘶哑得可怕,根本传不到他耳里。

  她还是不停唤着,终于她声碎力竭,才不得不放弃。

  姚雨涵靠在门上一动不动,借着昏暗的光看着这间空荡的屋子。

  这是她曾经的房间,只是粉色温馨的房间现在被黑色灰色笼罩,仅紧剩一张床和梳妆台,还有挪移不了的欧式衣柜。

  突然姚雨涵脸上出现慌张,她往衣橱方向爬去,急切的动作让她气息不匀有些喘气。

  终于她推开移门,又赶紧拉开那底层的抽屉,见东西都还完在。

  她摸着那深藏的秘密,松了口气。

  姚雨涵背靠衣橱,双手环抱膝盖,头埋进去:“骁哥哥,对不起我不能去看你了,你在天国要好好的。”眼泪没入半干的黑色裙,又是一片湿润。

  昏暗的屋子渐渐变成黑压压的一片,姚雨涵也再支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姚雨涵醒来,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全身骨头都在犯疼。

  这时门突然开了,她惊喜的看向门口:“洛章。”

  他没有回她,大步走过来,居高临下望着她。

  虚弱的姚雨涵眼前犯昏,看不清他那眼里的嘲讽。

  姚雨涵带着一丝期盼问道:“你能不能放我出去?”

  洛章拽住她的头发把她扯起来,又把她重重扔回到冷硬的地上:“你还在做梦,我帮你醒醒。”

  声音凉凉,打破姚雨涵最后一丝奢望。

  猛烈的撞击让她全身骨头都似裂开,她闭上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洛章见她如此,心里更添烦躁。

  他皱起眉头,一脸厌恶的看着她:“你身上真臭,真脏。”

  话音刚落,姚雨涵就被他像拎小鸡一样带去了浴室,打开花洒冲向她全身。

  清晨山顶的冷水格外凉,刺骨的冷意席卷向姚雨涵。

  昏暗的光线中,她望着他那冷硬的面庞,明白了这是他的又一个惩罚。

  洛骁死了,他难过,如果折磨她能让他好受,她甘愿承受。

  她哆嗦着任他用花洒淋着,眼眶却忍不住红了。

  洛章冷眼看着她承受冷水冲击的狼狈模样,又嫌恶道:“看吧,看你自己有多脏,真是洗也洗不干净。记得以后每天都要这样冲洗。”

  指桑骂槐的话让姚雨涵心里针扎似的疼,却默默忍着。

  终于,洛章觉得无趣了,关掉花洒,把她拎出浴室扔在床上,从柜子里取出一件衣服扔在她身上:“换上。”

  又掐住姚雨涵的下巴,望着她的眼里似寒冰:“记得五分钟内出来,没有内衣裤,不然明天你妈得在大街上去养病了。”

52书库推荐浏览:颜凉雨| 灵魂转换| 松本清张| 草泥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