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恋之花桥_太古啡【完结】

  书名:庐山恋之花桥

  作者:太古啡

  【文案】

  手持一枚果子

  他面目忧郁,一言不发

  眼前一棵春树

  游移不定的嫩枝丫

  诱发了

  花香弥漫的湿润记忆

  他站立很久

  像被施展了催眠魔术

  又像

  淋了一场丰满雨水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桥生、左羽草、苏植浅 ┃ 配角:易南、韦十一、唐庆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纹身师

  市歌舞团的演出厅内——

  华丽的大厅顶部一束乳白色的聚光灯,柔和的投射在舞台中央一个美丽身影上。随着优美乐声的流动。左羽草皙长的手正拉着一把白色的小提琴,乌黑亮泽的秀发轻轻的撒在小提琴上。微闭着眼睛,长长睫毛随着音符忽闪忽闪的跳动着,完全沉醉在自己的琴声中……

  一曲作罢,台下掌声四起,左羽草微笑着轻轻地一鞠躬,灯光暗下。

  这是她左羽草的一百七十四次演出,或许又将会成为最后一次,她总是把它记得特别清楚,韦十一说:“记性好的人,总是过不好。”或许他是对的,因为那些记忆太多,所以我们注定无法挣脱命运的束缚……

  是的,她是市歌舞团首屈一指的小提琴手,无数的演出,无数荣耀,还有那些晃眼的奖杯。那些沉甸甸的,明晃晃的虚的、实的,她都满满的抱在怀里。可心还是常常空得发慌,那些16岁忡夏的回忆经常伴着夜风重新吹回她的脸上,那里有温热的液体。耳畔传来忽远忽近的音乐,轻脆的欢笑声,那渐渐清晰的旋律仿佛从天而将般尖锐而沉重地撞击着心脏,直到爆裂……

  那首清晰的小提琴曲叫“天空之城”。

  左羽草坐在后台的化妆台前将胀裂的头抵在桌沿上,努力着让自己呼吸平稳,双手不自觉地将自己环抱了起来。

  ……

  半个月前——

  “可不可以不要去……”左羽草从身后伸出双臂环绕住韦十一。

  韦十一停住带手套的身,嘴角轻轻的扯了一下,表情有些僵硬,又继续着自己刚刚的动作按住皮套腕部,“你知道的,我必须去。”

  左羽草的脸紧贴着韦十一的背,有一两滴泪打湿在黑皮衣上。她听不出韦十一言语里的任何感情;没有愤怒,没有安慰,像平静的湖面一样,没有半点波澜,是不爱的表现吧!刚刚紧紧环抱住的手,渐渐的捏成了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肌肤里。左羽草浑身发抖,从一开始的悲伤到此时的愤怒,她狠狠的推开韦十一,扳过他的身体,强迫着韦十一看向自己一字一顿的说:“难道我……连那个什么破赛车都不如吗?”

  “不是这样的。”韦十一扭转过头不看她。

  “那你告诉我是怎样的?”

  “麻烦你——!!不要总是这样咄咄逼人行吗?从结婚前就是这样!总是用同样的这种眼神……但是,对不起,这次我不会再屈服……”韦十一满眼苦涩地凝视着左羽草,慢慢后退着,转身迅速的消失在门外。直到院子里机车发动的声音响起,左羽草才从刚刚的震惊中苏醒过来,她跌跌撞撞的冲着门口,扶在门框上看着机车渐渐的消失于眼前。整个人都滑坐在门口,泪流满面喃喃自语, “原来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喂,你好!请问左小姐吗?”

  “你是……?哦,对!我是。”

  “我们这边是XXX医院,麻烦你过来一下好吗?”

  “怎么回事……”左羽草握住手机的手跟着声音在一起颤抖,有种不好的预感直袭向她的脑神经。

  “您的先生发生了车祸,今天临晨3点送来本医院,我们是从他手机里看到了您的联糸方式,麻烦您马上过来好吗?”

  “车祸……”左羽草从听到这两个字时,就像被施了咒一样,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嘴里不停地嘀喃着这两个字,手机慢慢的从手中滑落了下来。

  “喂,喂……左小姐,有听到吗……”手机滑落瞬间话筒里仍然响着医院工作人员焦急的声音。

  她慌乱地向前跑着,脚步凌乱得迈不出方向,眼中周围的建筑物都仿佛变形了般斜塌下来,她抬起双手痛楚地用手心紧紧地抵住“突突”痛动的太阳穴眼前一阵黑一阵红。

  正这时,地板上的手机音乐突兀地响起!

  手机音乐尖锐而响亮地持续着——

  左羽草轻蹙起眉,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下,缓缓睁开眼睛,眼神迷茫地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于是——她看到了静静地躺在地板因震动而缓慢打转的手机,她走上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接通手机——

  “喂,羽草!”话筒里传来一阵男声。

  “……唐庆……?”羽草握住手机,神情恍惚。

  “是我。呃……你怎么了?”对方似乎听出端儿,口气中带着轻柔与担心。

  “没没……”左羽草用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从刚刚的失神中清醒过来,她必须还要快点赶去医院,或许……他并没自己想象中那么严重。

  左羽草握着话筒努力地绽开一个轻柔柔的微笑。

  “唐庆,麻烦你帮我请天假。我先生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我必须马上过去……”说到这里她突然有些哽咽,有些害怕。她抬起手紧紧的掩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叮点声音。

  市歌舞团华丽的大厅内。

  舞台上正在紧张地进行着排练,唐庆站在观众席旁的过道上,神情凝重握着手机。

  “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请假的事包在我身上,你赶快过去……嗯……不用谢……好……拜拜……”

  唐庆挂断手机,看了眼舞台上正在紧张地进行着排练的话剧演员们,他的余光移到了舞台中央正在指导着的罗主任身上。伸手焦急地抓了抓自己平短的头发,他轻轻的走到罗老师的身边,压低声音说:“罗老师,今天的排练,羽草来不了了。因为她们家出了点事。”

  罗老师扶了扶钝厚的眼镜框,看了眼唐庆,微微地叹了口气。

  “切!搞什么嘛!三天两头地请假,她当这是宾馆啊。”有人小声地嘀咕着。

  声音虽小,但在空旷的歌台上这样细小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顿时,大家都开始交头接耳小声的议论起来。

  “哼!她以为她是谁啊?小提琴拉得像扯据子似的。排练都不参加……”

  “对啊!对啊!等到正式演出的时候丢她自己的脸倒没什么,要是把咱市歌舞团名声也给败坏了!看她怎么收摊!”

52书库推荐浏览:圆不破| 殿前欢| 夜嘀| 夏七夕| 高阳| 玉师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