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情_半童话【完结】

  书名:挽情

  作者:半童话

  文案:

  冰山闷骚傲娇男主vs逗比自恋两面派女主

  文案一(女主版)

  生母死后,程挽就为自己戴上了一副面具。

  从此,她就在生活中上演着不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有个人会穿越茫茫人海,

  越过她所戴的面具,看破她的灵魂,找到她然后爱上她。

  甚至,会爱她的全部,包括别人所不容的虚伪以及小心机。

  文案二(男主版)

  我天性寡淡,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唯独除了你。

  Ps:1.伪兄妹,青梅竹马细水长流向,前期校园后期社会。

  2.小说走温馨欢脱风,无恶毒女配和深情男二,1v1,双c,男女主身心始终如一,不时会有恶毒炮灰出来打打酱油,但都是促进男女主感情的催化剂。

  微博名:爱吃肉的妹子运气不会差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豪门世家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挽、傅司远 ┃ 配角:沈南初、苏穆清、裴煜等 ┃ 其它:校园,伪兄妹,甜宠,欢脱向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回忆

  一

  清风透过半开的窗户徐徐而入,轻轻带动了边上的窗帘。

  在风的作用下,窗帘缓缓飘舞着,如同一个身穿浅蓝色衣裙的少女,青涩地展现着自己的舞姿。

  而房间的另一头,一个年轻女人不甚舒适地躺在床上,娇小的身子微微蜷缩着,浅蓝色的被单几乎盖住了她整个身子,只露出半张脸。

  女人浅浅地呼吸着,双目安静地闭合,长而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浅浅的阴影,即使让被单盖住了半张脸,只露出她的冰山一角,依旧难掩这张脸的秀丽。

  但此刻,女人似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小嘴紧抿着,绷成了一条直线,秀眉轻轻蹙起,神色极为痛苦。

  偌大的房间异常安静,落针可闻,不多时,一阵急促而响亮的手机铃声骤然间响起,划破了一室寂静,在这偌大的空间里显得有些突兀。

  女人的眉头皱得更紧,嘴里不自觉地嘟囔了声,似是在抱怨这通不合时宜的电话,然后转了个身,把被子盖在了头上继续呼呼大睡。

  可那手机铃声依旧不依不挠地响着,大有女人不接就不罢休之意。

  无奈,女人只好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起来,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待拿起手机看清来电显示后,女人的眼睛微微眯起,顿时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大骂。

  “沈南初你这个死女人,一大早的就打电话过来扰人清梦!到底想干嘛啊!”

  电话那头的人静默了一瞬,随后低低地笑了起来,嗓音低沉沙哑,带着她特有的味道。

  半晌,那名唤作沈南初的女子笑骂着道:“还早啊,都快12点了好吗!程挽你是猪吗,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啊!昨晚做贼去了?”

  程挽揉了揉眉心,神情略有些疲惫,因为刚睡醒,嗓音还带着稍许沙哑,此时她整个人漫不经心地靠在床头,懒洋洋的,样子颇有些慵懒。

  “去去去!本仙女这星期都在加班,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能睡晚点,结果你一通电话就把我吵醒了,你说你该当何罪啊?”

  结果,电话那头的人笑得更大声了,笑完了之后沈南初才十分没有诚意地道:“哎哟,那真是辛苦爱卿了。这样吧,今晚朕请你吃饭,好好地犒劳一下你!”

  “咦,怎么回事儿啊?沈大编剧,你之前不是说要在H市呆三个月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多日不见,朕对爱卿甚是想念,于是就提前回来咯!”

  “切,你少在我面前装!是舍不得你家穆清哥哥才对吧,可别让我说中了啊,你肯定是很早就回A市了,跟你的穆清哥哥风花雪月完了之后才想起我这么个苦命的单身狗对吧!”

  “咳咳……喂,程挽!人艰不拆好吗!总、总之今天晚上7点到xx饭店,我们见个面吧。还有……”

  说着,沈南初顿了顿,面有犹豫,斟酌着用词道:“那个,傅司远好像明天就要回国了,你,你知道吗?你……”

  你准备好要怎么面对他了吗?

  话还没说完,程挽便开始低低地笑,打断了沈南初的欲言又止,话里行间显得很不以为然:“哦,这事啊,我早就知道了。自家哥哥要回国了作为妹妹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嘛!说来也真是奇怪,那家伙以前还是挺低调的一个人,到了m国之后怎么就变得那么高调呢,三天两头的就上电视杂志什么的,恨不得要让全世界知道他的动态,真是的,那家伙还真是自恋又自大!啊,我好困哦,我想去再补个觉,就这样吧,今天晚上见。”

  沈南初暗暗叹了口气,不由为好友的强颜欢笑而心疼,但还是勉强笑了笑,配合着程挽演了下去:“噗,你这只猪!好啦,快去睡吧,毕竟你的猪命比较重要。不过可别睡过头了啊,要是今晚迟到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是是是,那陛下,微臣告退了哦!”

  挂了手机,手机屏幕慢慢暗了下来,程挽嘴角的笑意也渐渐褪尽,最后,她随意地把手机放到床头柜的一边,重新躺回了床上。

  程挽小小的身子蜷缩着,嘴角微抿,眼睑低垂,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不轻不重的阴影,半晌,她翻了个身,然后才从床上起来。

  她失了魂似的往卫生间走去,来到洗手台前站定,打开水龙头,任由白花花的水哗哗地流淌。

  半晌,程挽才回过神,动作粗暴地把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不多时,她白皙小巧的脸蛋满是水渍,无数水珠顺着脸颊缓缓落下,流至脖子,沾湿了衣襟。

  但她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怔怔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喃喃道:“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这六年来,二千一百九十多个日日夜夜,她没有一刻不在想念着他,没有一刻不在留意着他。

  可是啊,她却连一通电话都不曾打过,哪怕是一条短信都没有勇气发过去。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胆小。

  程挽缓缓闭上了眼,双手紧紧地握着,指甲都陷进了肉里。

  晚上七点,程挽按照约定,如期而至。

  刚一坐下,餐桌对面的沈南初便凉凉地道:“踏着点进来,死女人,你可真够准时的啊!”

  程挽吐了吐舌头,俏皮一笑,并不理会好友的调侃,问:“点菜了没有?”

  “你都没来点什么菜呀!你先看看想吃什么吧。”

  程挽点点头,招来侍应生点了几个菜,末了,她还要求加了几瓶酒。

  见状,沈南初不由有些惊讶,皱着眉不解地问:“怎么回事?你不是不爱喝酒的吗?”

  程挽轻笑,淡淡道:“这不是和你太久没见了,今儿个高兴就喝几杯助助兴嘛。”

52书库推荐浏览:颜凉雨| 大江流| 雷米| 弱水千流| 浅草茉莉| 强强耽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