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契约妻:总裁榻上请_沐子非【完结】(2)

  只是有时会请些钟点工来打扫卫生,因为偌大别墅打扫起来,真的会要命。

  看着大门的红灯闪烁,她想,今夜,他不会来了吧。

  不在期盼,她独自上楼随意找了间卧室睡下,换做平时,只有他在的时候,她才会睡进主卧,因为她知道,那是只属于他们的主卧。

  正文 Chapter 3 躲到哪我都有本事找到你

  莫笙带着满身酒气回到别墅时整个屋子都是黑压压一片,他迷迷糊糊踹开主卧室的门,却没看见该在卧室里的人。

  一气之下掏出手机,这时他才发现,他根本没有她的电话。

  本来是有的,当初为了接近染染,他特地存了软软的电话,方便接近她,后来结了婚他认为没必要,于是将电话删了。

  翻阅着电话簿,里面居然没有一个能跟戚软软联系的人,唯独有一个,他不愿意打扰罢了。

  从二楼层开始一个一个的房间找,走到最后发现最后一间房透着微弱的灯光,他眯了眯眼,冷哼了声。

  女人,你以为不在主卧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一脚踹开卧室的房门,睡眠浅的戚软软被吓得立刻坐起身,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门外。

  “莫,你回来啦。”微弱的声音回dàng在整间屋子,却得不到一句回答。

  透过微弱的chuáng头灯,看着莫笙高大的身影摇摇晃晃走进卧室,越走越近,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自小对酒味最为厌恶,戚软软立刻下chuáng,没想到手臂被坚qiáng有力大掌硬生生拽回来,整个人摔倒chuáng上,痛的她直呼。

  莫笙双手撑在两侧,从上至下看着戚软软,这女人穿着睡衣,呼吸急促,他咽了咽口水,随即撕裂她的睡衣。

  许是早就习惯,戚软软不在挣扎,任由他将自己放于chuáng上宽衣解带。

  当他进入时,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抓住莫笙的手臂,却不想被一把甩开。

  “别碰我。”

  戚软软满脸泪水,她抬眼看着莫笙,那目光中透着厌恶,透着嫌弃。

  他就这么讨厌自己,讨厌自己触碰,就算连一点点的支撑都不愿给她吗?

  她双手紧紧揪住身下的chuáng单,额头上冒出一层层薄薄的汗渍,小脸痛的拧在一起,心里却疼的痛不欲生。

  整整一晚的折磨,她昏过去再次被痛醒,直到天快亮才放过她。

  戚软软醒来时已经下午两点,身边早已没有温度,她看着身上大大小小青紫的痕迹,嘴角抹上一股讽刺。

  当初若不是自己犯贱喜欢上莫笙,也不会被他欺骗签下那份协议书,明明知道他爱的是姐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

  躲进浴室,比拟人高的镜子中,戚软软双眼凹进去,整个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只有身上满身伤痕提醒着她还活着。

  随意冲洗了几遍,她穿好衣服背着最爱的猫咪包出了门。

  家里没了食材,她用的要去买些,不然莫笙回来没吃的会生气,即使他回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走了半小时才走下山,揉着发疼的脚跟,戚软软才打了辆车来到附近的商城。

  别墅位置说偏不偏说好不好,她就像个住在深山老林的原始人一样,好在应有的手艺都具备,否则就要饿死了。

  刚踏进商场超市,推着手推车一样一样菜放进车中,心满意足走向收银台,就在付账时,听见身后传来一抹熟悉的声音,“戚软软”。

  正文 Chapter 4 陪我去参加婚礼

  刚踏进商场超市,推着手推车一样一样菜放进车中,就在付账时,听见身后传来一抹熟悉的声音,“戚软软。”

  她有些惊喜回头,身后站着一位身穿天蓝色长裙的苏芳正推着手推车在不远处向她招手。她淡淡一笑,推着车走上前。

  “芳芳,好久不见。”戚软软甜糯糯的声音永远都是苏芳的软肋,她一听戚软软声音就立马jī皮疙瘩。

  “软软软软,你别叫我了,你一叫我特怕我忍不住想要扑到你。”

  “噗嗤。”戚软软没忍住笑出声。

  苏芳跟她是小初高的同学,上大学后两人分道扬镳但关系仍然很好,城中排名四大家族的苏家就是苏芳的本家。

  “芳芳,这么久没见,你过得怎么样?”现在算下来已经有两三年了,从姐姐结婚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话音刚落,苏芳本开心的脸蛋瞬间僵硬,“软软,先付账吧,我想跟你谈谈。”

  “好。”每次她这么说定是有不开心的事发生。

  付完账,两人来到商场负一楼的甜品店,服务员甜美的笑容站在身旁贴心为她们介绍,“一杯奶茶半糖,一杯摩卡加奶加糖。”

  将菜单递给服务员,戚软软微微一笑,却不料服务员刚一转身苏芳就立马说道:“美女,摩卡换成奶茶,跟她一样,顺带给我上一份巧克力慕斯。”

  服务员一愣,随即点头,“好的,请稍等。”

  戚软软有些愣住,苏芳喜欢喝摩卡的习惯十多年都没变,怎么突然间跟她一样喝~奶茶了,而且她最讨厌吃巧克力慕斯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美女来说,巧克力慕斯简直就是身材杀手,是qiáng敌啊。

  摇着杯中的奶茶,苏芳似笑非笑道:“怎么,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改变的这么大?”

  戚软软捧着杯子点了点头。

  “软软,你知道吗?三天后,三天后是我父亲大婚的日子,你知道他要娶得是谁吗?嗯,你知道吗?”看着苏芳伤心模样,戚软软摇头,有些疑惑。

  这么多年都没联系,没想到苏芳的母亲居然去世了,她伤心许是因为她父亲要娶继母吧。

  “芳芳,你冷静点,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戚软软伸手握住她的手,眼神坚定却带着一丝懦弱。

  苏芳苦笑,现在能够安慰她的恐怕只有戚软软了吧。

  “我爸要娶得是我大学闺蜜蒋严,你知道吗?原来这对jian夫yín妇已经私会三年了,而我母亲才死没有半年居然就要迎娶这女人进门?你说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

  “你说什么?”戚软软温声惊呼,她约莫记得叔叔已经年过半百,现在娶了芳芳的闺蜜,这岂不是……

  不知为何,现在她竟不知该怎么安慰苏芳,只能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放声大哭。身旁路人带着疑惑的视线看向她们,这让她觉得有些丢脸。

  将苏芳带到大海边,闻着海盐味,感受着微微冷风chuī来,苏芳抽噎,委屈道:“软软,三日后跟我去参加婚礼。”

  正文 Chapter 5 她不配

  三日后,苏芳亲自上门来接她,害怕她知道她与莫笙的关系,特意选择在店里。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事,今日苏家喜宴莫笙也要去。

  她好看的眉头拧在一起,看着莫笙递给姐姐一条天蓝色长裙,后背半luǒ,脖颈带着他送的项链。

  她记得,她清楚的记得这条项链是国际知名设计师月之雅的设计作品,价格至少七位数。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