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_翎羽菲【完结】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作者:翎羽菲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亲密的视频威胁他,只要给钱,我不在意手段。再见,他强硬公主抱,“要不要来当我的女人,包吃包住包零花。如果同意,我们今晚就开始!”他宠我惯我,让我以为这就是爱情,直到最后我才发现他在我胸口插了一把刀子,心动则痛。千帆过尽,他纠缠,“现在说爱你迟了吗?”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在你之上,一个人的欢愉

  “啊,你好棒……好喜欢……”我将手撑在男人胸膛,身体剧烈起伏着,因为太过快意,我的头向后仰着,长发摇曳,香汗弥漫。

  转瞬间,男人反客为主的压住了我,炙热的亲吻,以及忘情的碰撞,靡靡之音充斥着整个房间,随着渐入佳境,四周的温度犹如热带雨林。

  “森见……”我的声音难以自控的婉转着,就像绵延不绝的美妙歌谣,我看着男人绯红而又俊逸的脸,终于嘤嘤求饶,“痛……”

  随着这句话的结束,所有放纵嘎然而止,我抬脚毫不客气的将压在身上的男人踢开,翻身下床,动作干净利落,然后拿起架在床头柜上的摄像机坐到了对面沙发里,还潇洒的点了一根事后烟。

  烟雾缭绕中,我按了播放键,开始欣赏刚刚滚床单的画面,不错,把我拍的很美,尤其是坐在男人身上那一幕,还真特么的带感,简直可以媲美某岛国大片,而且还是无码的。

  算准时间,我将事先准备好的那套内|衣穿好,淡淡的紫色,轻纱曼妙,看起来就很好撕碎的样子,再加上吊带袜,这撩人姿态,自己看了都觉得没谁了。

  “头痛。”男人的声音带着酒醉后的慵懒,似乎是醒来看到了陌生的环境有些迷茫,缓和了几秒才嗖地坐起身,“这是……”

  没等话说完他就看到了浓妆艳抹的我,皱眉,“你是谁?”

  他的声音带着质疑,也带着独有的桀骜之气,而我却毫不畏惧的眯眼笑望着他,“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被窝还热乎呢,就忘了我是谁了,怎么样,刚刚玩的开心吗?”

  眼前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一惊后略带迷茫,想必他也想不起来为什么此刻的自己竟然是全裸,可迷茫只是瞬间,他的目光染了一层薄怒,“说,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嗤,这表情,就好像办那事儿是他吃亏似的。

  我将烟蒂丢进面前的水晶烟缸,拿起摄影机像只性感的猫爬上了床,一点点的靠近眼前这只猎物,直到鼻尖都要贴上他的鼻尖才停下。

  我用修长的指尖挑起他的下巴,“宝贝,应该是我问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我将手中的摄影机递给他,嘴角一直挂着欠扁的笑容,“来,欣赏一下你刚刚欲生欲死的样子。”

  看完录像他有些失控,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原本那双看起来阳光无比的眼睛一瞬就变了颜色,就像黑暗无边的苍穹,说话语气也有着我没料到的恶狠,“是谁让你阴我的,敢骗我,我根本就不可能干出这种事!”

  虽然早就做足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乔森见突然的变脸吓到,我偷偷沉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运筹帷幄。

  我伸手轻巧的拨开他的手,将床头柜上用过的罪证拎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的,不信可以做个精|子比对。”

  乔森见目光里尽是鄙弃,一把抢过那个让人羞耻的罪证丢到地上,翻身就将我压在了下面,“说吧,你想要什么,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我,把我灌醉让我破身,你的目的是什么?”

  第2章 我对软脚虾不感兴趣

  破身?这两个字还真是吓到我了,如此正值青春的少年居然还是第一次,要不要这么劲爆。

  我撩了撩长发,坏得像只狐狸,“当然是为了钱,二十万换一条惊天绯闻,值吧?”

  乔森见已经没了耐性,被人仙人跳暴怒也是正常的,我以为他会打我一顿解解气,结果,他却猛地压低身体,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看起来有点轻蔑,“刚才我醉了没感觉到,不如给你四十万,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我暗暗吞了口水,混迹酒吧的人都知道他是个难钓的富二代,好几个婀娜多姿的女人都被他拒之门外,这对我而言本该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只可惜……我呵呵冷笑着将他推远,“不是我不想,而是你不行,我对软脚虾不感兴趣。”

  我起身拿了风衣直接套在内衣外,动作洒脱得就跟史密斯夫妇里面的安吉丽娜朱莉似的,然后伸手,“拿钱,否则不仅是视频,我还会到处宣扬你功能低下,五分钟就射,那里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保证连你亲妈都嫌你丢脸!”

  乔森见眯了眯眼睛,浑身都透着一股冰焰,抓起摄像机就往地上砸,再度近身掐住了我的脖子,“音什么初,你他妈的真贱!你以为钱是那么好赚的?”

  呵呵,他连我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我摆了一道,还真是可怜,他以为没了摄影机我就没了坑他的武器,怎么可能,我将手机掏出来,“难道你都不懂云盘,刚刚的香艳画面我早就存好了,二十万,不然只要我动动手指、耍耍嘴皮子,你的终身性|福可就全毁了!”

  乔森见看着手机屏幕上与我云翻雨覆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恨得牙痒痒,一把甩开我,绷着脸,回身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金钻卡摔在我脸上,“滚!”

  我笑得春风得意,嘟唇在金钻卡上亲了一口,摇摆着腰肢走了出去,临出门前朝他眨了眨眼,“什么时候又想做了,找我哦,我不嫌你时间短,武器弱!”

  哗啦一声,摄像机砸在了门上,幸亏我关门及时,一门之隔,只听乔森见咬牙切齿的骂,“婊|子!”

  我将风衣裹紧,靠在了门上,手中是那张金钻卡,因为用力太大,我的手在颤抖,银行卡都攥得变了型,我仰头紧紧咬着嘴唇,告诉自己,别哭,不就是被骂成婊子,这不是十四岁时就有的称呼吗,听了这么多年,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出了酒店,我打车直奔医大二院,几乎是一路跑进病房的,可还没等我站稳,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扫把星,你给我滚!”

  我捂着脸,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恨不得将另一面脸也伸过去给她打,我将金钻卡掏出来塞进她手中,“妈,钱,我有钱了,我一定会把驰哥治好的,你相信我!”

  刘莹一把甩开我的手,“别管我叫妈,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同意蒋驰把你捡回家!”

  刘莹激动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外推我,两只手不解恨的掐我挠我,我忍着痛朝昏睡中的蒋驰看去,如果时光倒流,我绝对不会在那个大雨滂沱而又浑身是伤的夜晚跪求这个男人带我回家,否则他也不会遭遇这样的人生。

52书库推荐浏览:疯子三三| 女配文| 绝歌| 舍念念| 西子绪| 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