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新娘:老婆大人有点甜_十洲春色【完结】

  《契约新娘:老婆大人有点甜》作者:十洲春色

  文案

  传言南宫家的少爷不近女色,宁卿卿后来才知道,是除她以外的女色!

  宁卿卿夜夜饱受“迫害”,白天还要兼职挂名太太,最终怒了。

  “南宫炎,从今往后不准在卧室睡!”

  南宫炎勾唇一笑,“没想到你的兴致还挺独特,不喜欢在卧室,我们可以试试书房……”

  “我呸!”宁卿卿白眼一翻,怒道,“我是说你不准在卧室睡,不是我!”

  某男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欺身而来:“小宁儿,你须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愚蠢的事

  宽阔明亮的落地窗,男人锐利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对面垂着脸看不清表情的娇小女人,严厉冷峻的面庞充斥着讽意:“你要辞职?”

  宁卿卿垂下眼眸看着桌上的辞呈,垂在耳侧的长发掉落在她的颊边,以往沉默不起眼的女人身上陡然增添了温柔娴静的意味:“我已经决定了。”

  南宫炎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在桌子上敲了敲,看着她清秀白皙的面容,长发款款,暗香扑鼻,他突然忆起那晚她长发披散娇怯绽放的模样:“若是因为之前的事,大可没有必要。”

  他往后靠在办公椅上,冷淡的抽出放在桌角的合约,迅速浏览起来,仿佛面前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闹剧:“公司是谈论公事的地方,对于这点自控力,我还是有的。还是宁小姐你担心自己欲火难耐?至于我会不会上钩。”

  南宫炎嘴角掀起讽刺轻蔑的冷笑,“抱歉,宁小姐的魅力还不至于让我动摇。”

  宁卿卿用力握紧手指,眼底湿意一闪而过,旋即努力将泪水憋回去,忍住满腔涩意,倔强的抬起头,直视自己暗恋多年的对象:“南宫炎,之前的事你就当是一场意外,我也根本没有纠缠你!请你不要在用莫名其妙的语言侮辱我的人格!”

  她的手指关节因太过用力而微微泛白,暴露了她的情绪并不像她表露的那般坚定。

  南宫炎嗤笑一声,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宁卿卿,那晚究竟是一场意外还是投怀送抱,你我心知肚明。”

  冷锐的凤眼闪过一丝薄凉:“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耐性。我的条件很清楚,欲擒故纵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薄唇无情的挑起,他眼底的恶意就像狂卷而来的海啸将已经身处崖底的宁卿卿粉碎吞噬:“况且你真的以为我没有感觉到时时刻刻跟随在我背后的视线么?”

  南宫炎丝毫不留情面的直白话语刺激的宁卿卿面色苍白,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宁卿卿发现自己依然不能面对南宫炎的冷嘲热讽,就像她如赤子般真诚的感情被人用最恶意的污水泼毁:“我……”

  “我给你三天时间。”南宫炎优雅的从办公桌前站起身,缓步踱到宁卿卿的身边,修长挺拔的身姿压迫感十足,他伸手牵住宁卿卿散落在颊边的长发,轻轻落下一吻,“不得不说,你的身体很让我满意,所以我给你考虑时间。”却又在宁卿卿措手不及,来不及提防之际,狠狠扣住她的后脑勺,略带威胁的逼视着她,“但别把我的容忍当做你放肆的资本。”

  宁卿卿迎着他冷酷冰冷的视线,呼吸间尽是南宫炎低敛幽深的气味:“南宫炎,我宁卿卿这辈子最愚蠢的事情,就是会喜欢上你这种无情的人!”

  她用力地喘着气,心中的疼痛恍若无形的手掌狠狠揪住她的软肋肆意蹂虐。南宫炎打量着她泪眼盈盈的双眸,嘴角掀起弧度:“那真是太遗憾了。”

  五月的空气浮动着香樟的暗香,明晃晃的阳光透过叶与叶的间隙洒下一地璀璨的琉璃,略带温度的光芒却无法驱逐宁卿卿心中的苦寒。

  她瘫软的坐在路边的石阶上,披散的长发宛如黑亮的瀑布从肩边倾洒而下,柔弱的身影完全笼罩在瀑布当中。宁卿卿死死环抱住自己的膝盖,整个人努力缩成一团,隐忍许久的哽咽涌上喉头,泪水混合着心中的难堪委屈似断了线的珠帘不断滴落,迅速打湿了一小块地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局面?她用力掩住自己的口鼻,哽咽的上气不接下气,双眼逐渐变得红肿: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难道她长达七年的暗恋最终换来这般难堪的结局吗?她心中难言的秘密为什么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她所有的尊严,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他的嘲笑和轻蔑,化作尘土灰飞烟灭。

  宁卿卿越想内心翻滚的喧嚣和痛楚越是绝望,委屈隐忍的呜咽恍若受伤的小兽,丝丝绵绵的悲伤着实让人心疼,一旁的路人看不下去了,给她递过一张纸巾:“小姐,你没事吧?”

  宁卿卿泪眼朦胧的接过纸巾,颤抖的唇瓣努力许久也无法吐出只言片语,只能用力的摇摇头,噙着泪失魂落魄的离开。

  南宫炎冷漠的站在28楼的落地窗前,看着底下跌跌撞撞离开的人影,心中的嘲讽更甚,不经意抬眼看见办公室展物台上的相框,眼底闪过一丝柔软和受伤,旋即用力的将相框狠狠扣上,遮住那端庄秀美的身形,宽阔挺直的背影笼上一层阴影,他阴鸷的眼神透着刻骨的冰寒:所有背叛过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原本宁卿卿想回家好好休息,可没想到刚一进公寓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菜渍酒渍遍布的衣裳,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宁振华不耐烦的抖着腿,啐了一口唾沫吐在地上。黄浊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不远处的路口,一看到宁卿卿出现,立刻像蝗虫一般一瘸一拐的冲过去:“女儿啊,这次你可得救你老子一命!”

  宁卿卿没想到自己已经换了好几处住所,宁振华依然能够准确找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她不自然的往后退几步,捏紧了手提包:“爸,这个月的生活费我已经打到你的卡里,不是说好没事别来找我的吗?”

  “你这克了亲娘的赔钱货!你亲爹找你还分什么有事没事!”宁振华本来打算走柔情线路,但宁卿卿警惕嫌弃的口气又踩到他岌岌可危的尊严上,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很快又意识到自己有求于人,语气立马又软了下来,“爸这不是好久没见你,看看你生活的怎么样嘛?你说你搬家怎么不跟爸说声,爸找不到你人不知道有多担心!”

  是担心没人给你钱偿还债务吧?宁卿卿看着宁振华走投无路的赌徒模样,舌尖的苦涩愈加严重,她别过眼,故作冷漠:“我现在很好,你可以离开了。”

  第2章 上门要债

  “女儿,你身上有没有钱?”宁振华舔舔嘴唇,眼底的疯狂和污浊愈加浓重,“爸再有一把就能翻盘了!你就再帮爸爸一次!”

  “爸!你又去赌博了!”宁卿卿崩溃心伤的看着面前年近五旬浑身邋遢散发难闻气味的老人,“上次我已经给了你十万用来偿还债务,那已经是我全部的积蓄!我身上没有钱。”

52书库推荐浏览:穿越重生言情| 简思| fahrenheit| 黑柳彻子| 秦简| 寐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