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对爱情深信不疑_夏凉初【完结】

  《我也曾对爱情深信不疑》

  作者:夏凉初

  【文案】

  怀孕七个月,老公却带着我的亲姐姐公然登堂挑衅。

  他不仅冤枉我给他戴绿帽,还对摔下楼梯的我不闻不问。

  我老公说:“因为你是许亦如,所以我恨你,一辈子都恨你。”

  三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所谓爱情,最终沦为笑柄。

  一纸离婚协议,我净身出户。

  可当我涅槃重生,重新回归,我的前夫却对我死缠烂打。

  站在幸福和深渊的十字路口,我却再次迷了路。

  苏先生,我也曾对爱情深信不疑,可是如今……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切都是笑话

  麻药刚过,我就被痛醒了,身体上的痛和心里的痛折磨着几近崩溃的我。

  我和苏绍恺结婚三年,他平时工作忙,我们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即使如此,在别人的眼里,我仍旧是人人羡慕的苏太太。

  包括我自己,在进医院之前,我也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我不敢去回想,当我亲姐姐挽着我丈夫的手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幕。甚至当我从楼梯滚下来的时候,我丈夫眼里的冷酷。

  可我还怀了我丈夫的孩子啊……

  多年的感情,顷刻间全部变成了笑话。

  当时,我捂着隆起的肚子,呼吸都变的艰难,突然发生的变故让我的大脑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我无力的伸出手求救,身下还在不停的流血,因为痛和害怕,我哭的肝肠寸断,我喊苏绍恺:“老公,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可是苏绍恺呢,他冷漠的看着我,“你好意思在我面前提孩子?你确定这个孩子是我的吗?”

  我的亲姐姐许婉清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许亦如,你省省吧!绍恺早就看穿了你玩的把戏。婊子生的小婊子,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啧啧啧……”

  我以为,苏绍恺终究还是会念及我们的夫妻情分的,谁料我等来的是一纸离婚协议和疗养院的催款单。

  送来离婚协议和催款单的是我丈夫的律师赵寻。

  他跟着我丈夫很多年了,在法律界也是十分有名气的律师。

  赵寻最擅长的就是打官司的技巧,踩着法律的边界,将死的说成活的,假的说成真的。

  “许小姐,事到如今,签了这份离婚协议是你唯一的选择。”赵寻已经叫我许小姐了,可是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我现在仍旧是苏绍恺的妻子不是么。

  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稍微动一下,身上的伤口就撕扯着痛。

  “我不离婚。”我最爱的人要跟我离婚了,这样的打击我怎么受得了。

  “许小姐,这是疗养院的催款单,苏先生的意思很简单,你现在签字离婚,他就不追究你给他戴绿帽的事情,并且你母亲疗养院的费用,他会一次性给足三年的费用,也就是三百万。”赵寻说到这里,稍顿了一下。

  “如果许小姐执意要纠缠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你除了净身出户以外,一分钱都拿不到。不仅如此,你的母亲也需要立马搬出疗养院。当然,如果你不在乎你母亲的生死的话……”赵寻单手插在裤兜,浑身散发着势在必得的自信。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苏绍恺这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可能出轨,怎么舍得给他戴绿帽子。

  况且,孩子是不是他亲生的,他自己不清楚吗?

  他现在这样对我,究竟是为什么?

  赵寻根本不理会我的绝望,他将离婚协议书强硬的塞到我的手里,让我握着笔,“许小姐,请签字。”

  “我……”话还没有说出口,泪水已经决堤。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似乎,这场婚姻从头到尾都由不得我选择。

  三年前,苏绍恺只身一人来到我家里提亲,说是早已爱慕我多时,第一眼见我,就已经认定了我就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的妻子。

  他帮我还清了父亲欠下的赌债,将病重的母亲送进了金清市最好的疗养院,我也顺理成章的嫁给了我暗恋已久的他。

  三年后,苏绍恺却是以这样决绝的方式要跟我划清界限。

  苏绍恺,在你的心里,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我要见苏绍恺。”我将签字笔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目光呆滞的看着赵寻。

  “许小姐,你没得选。”赵寻依旧不近人情。

  “我要见苏绍恺。”我再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一瞬间失去一切的女人,难道连知道原因的资格都没有吗?

  赵寻出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苏先生同意见你,你先签字。等你出院,可以去公司找他。”

  当我还沉浸在伤心之中的时候,我接到了来自疗养院的电话。

  “苏太太,您收到催款单了吗?”疗养院的院长说话十分小心翼翼。

  毕竟当我的身份还是苏太太的时候,以我丈夫在金清市的能力,所有人还是要忌惮几分的。

  我如鲠在喉,半晌没有说话。

  “苏太太,如果再不缴费,宁夫人立马就会断药了。药一旦断了,那宁夫人的时间可就不多了。”

  如果眼泪有颜色的话,那么我最后滑落的眼泪应该是红色的。

  苏绍恺,你明明知道妈妈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为了要离婚,你竟然不惜这样对我。

  第2章 薄情寡义的男人

  离婚协议书上最终还是签上了我的名字。

  “赵律师,我明天就要见苏绍恺。”其实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立马就出院的,只是我怕时间长了,苏绍恺就变卦了。

  赵寻检查了一遍我的签字,满意的将离婚协议收起来,淡淡的说:“随便你。”

  呵,果然是个人精。目的达到了,竟然连个许小姐都不愿意叫了。

  窗外忽然打了一个响雷,让失神的我都吓了一跳了,紧接着暴雨说下就下,一点征兆都没有的就变了天。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还不到48小时,我的生活已经从天堂掉落到了地狱。

  我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苏绍恺固执的相信孩子不是他的,而且还要这么快的和我离婚。

  一夜无眠,自责、绝望和怀疑,加上我哭了一整夜,导致第二天我的样子憔悴的像鬼一样。

  我是偷偷从医院溜走的。

  毕竟现在一无所有的我,可能连医院的医药费都交不起。

  我穿着病号服走了一路,所有的路人都好奇的打量我,我活脱脱的像个神经病一样被人观摩,这滋味并不好受。

  于是我只好先走回了清湾路的家里,准备换一套衣服。

  我不要像现在这样憔悴不堪的去见苏绍恺。

  到家的时候,我在门口摁了很久的门铃,黑色铁栅栏纹丝不动,屋内也没有人出来应我。

52书库推荐浏览:月下蝶影| 铁凝| 尼罗| 墨舞碧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