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心如初:总裁太会撩妻_猪小忆【完结】

  《婚心如初:总裁太会撩妻》作者:猪小忆

  他是不近女色的腹黑总裁,也是杀伐果断的商战霸主。

  她是身世卑微的灰姑娘,也是傻了吧唧的吃货一枚。

  为了还清爸爸背负的巨额债务,她签下那份该死的契约,从此便成了他砧板上的肉,开始了任他鱼肉的日子……

  六年后,她带着一个腹黑无敌、颜值爆表的儿子从美国强势归来……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卷 001:被继母打

  莫千雪正在梦中与一大帅哥眉目传情,来自身体的疼痛让她惊醒,呻吟着睁开眼睛,“阿姨,什么事?”

  被莫千雪唤作阿姨的女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睡衣,脸上油光闪亮的,尤其是那张嘴,油滋滋的,她挥舞着手中的鸡毛惮子,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莫千雪身上。“我打死你这个好吃懒做的东西,打死你!打死你!……”

  莫千雪只好双手护着头部,弱弱地说。“阿姨,我今天休息,不上班。”

  别小看鸡毛惮子的威力,没多久,菲千雪双臂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这样的情景,在她的生活中是家常便饭,谁让她亲妈死得早,活在继母手底下的孩子就是可怜。

  莫千雪不敢反抗,眼前的女人一生气就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红河马,如果她敢反抗,对方随时都会变成可怕的魔鬼,也一定会丢掉鸡毛惮子张开尖利的十指向她如花似玉的脸上抓来。

  刚刚还在梦中与大帅哥眉目传情,绝对不能让这张美美的脸受到任何损伤,说不定,这张脸就是自已脱离苦海的资本,她分分钟钟都想着逃离这个没有温暖的家。

  将那张脸深深地埋下去,一只手在轻轻地移动,伸到枕头底下摸出一个信封,脸依然埋着,拿信封的手伸了过去。“阿姨,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全在里面了。”

  红河马这才收手,将鸡毛惮子夹在腋下,狠狠地看了莫千雪一眼,抽出钱,在手指上“呸”一声,借着口水的滋润数起钱来。

  莫千雪得救似地起来,赶紧冲到卫生间,借着洗脸的水声伤心地哭了一场。

  再出来,看到金色的阳光落在餐桌上,一盒盒香喷喷的食物摆放在桌上,她闻着这香味,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自从爸爸欠债躲起来后,她已经一个月没上桌吃饭了,每天都是吃阿姨和妹妹的残羹剩饭,还不敢有任何怨言。

  她也是一个月前被迫退学,在便利店找了份收银的工作,嗅闻着香味,一步一步走到桌边,黑色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想要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偷块肉解解馋。

  手刚伸出去,红河马的吼声响起来。“莫大傻,你在干什么?”

  莫千雪缩回手,讨好地看着红河马,想着这么多好吃的,看在自已上交了这一个月的全部工资,今天是不是会善心大发赏自已一块肉肉解解馋。

  面对她讨好的笑脸,刘英视而不见,依然不停地骂着。“滚一边去,这又不是给你做的,今天是涵若生日,赶紧换上校服给她送到学校去,动作快点。”

  “阿姨,今天不是周末吗?”莫千雪问,她真不想去学校,她已经退学了,不想去学校惹同学们笑话。

  莫千雪跟莫涵若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两姐妹长得漂亮,又同时考上了东海的艺术学院,姐妹俩是学校公认的校花。

  世事难料,爸爸的小公司破产,据说还欠许多外债,她这个姐姐只好退学打工挣钱养家。

  莫千雪知道,阿姨看不上她挣回来的那点微薄工资,正在四处找有钱的男人把自已嫁出去,说白了就是要把她卖给陌生的男人为妻,长相和人品都不重要,只要有钱,哪怕那人是个老头,阿姨也会将自已卖出去。

  正文卷 002:给妹妹送饭

  莫千雪心里有千万个不愿,也得去换好东海艺校的校服,顺便将悄悄留下来的校牌也戴上,只有这样才方便她进出。

  莫涵若懒得要死,又经常丢三落四,缺什么就打电话回来,然后继母就命令她送去。

  其实,莫千雪也只比莫涵若大两个月,如果不是因为早产,她和涵若应该是同一个月出生。

  当年,涵若的妈妈刘英是小三,是刘英将千雪的妈妈黄兰活活气死的。

  大家以为黄兰是因为天热中暑而死,可千雪的外婆告诉她,她妈妈是气死的,当时整个胸口都抓烂了。

  千雪的妈妈在弥留之际,让医生剖腹取出了她。

  在千雪三岁之前,她是幸福的,因为跟着外婆,外婆特别疼爱她,只可惜,外婆过世了,她只有回莫家这条路可走。

  在莫家的十六年,尝尽了继母的百般虐待,还有妹妹的百般欺凌,她是在泪水和苦水中长大起来的。

  爸爸莫正雄对于继母与妹妹的虐待和欺凌,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后妈就有后爸,只有深刻体会过,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东海艺校离家不远,坐公交车只要五个站就到了,莫千雪下车后发现有点不对劲,校门口前面的马路上,停着一排的小轿车,旁边还有许多身着黑衣的男人在走来走去。

  莫千雪一边走一边想,难道有同学惹了黑社会?

  由于穿着学校的校服,又戴着校牌,她顺利地进去了,来到涵若的宿舍,见她正在精心地描描画画,画好后还给那张小巧的嘴涂上姨姨色的口红。

  这口红她听涵若说过,是时下最流行的颜色,千雪着着这颜色突然觉得有些恶心,因为她是饿得难受了。

  她想着涵若一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迅速揭开几个饭盒的盖子。“涵若,你赶紧趁热吃,一会凉了就不好吃啦,阿姨说今天是你十九岁生日,让你吃好点。”

  涵若拿着镜子左顾右盼,对眼前的美食不屑一顾,“我看不是我妈说的,应该是你说的才对吧,是不是觉得我太漂亮了,有些羡慕嫉妒恨?千雪,你的那点小心思骗不了我,我才不要变成肥妹,一会把这些送给宿舍的阿姨吃,我要出去约会了。”

  千雪惊讶地啊了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涵若伸手摘去她挂在胸前的校牌,然后又从桌子上拿起自已的校牌挂在千雪的脖子上。

  莫涵若在莫千雪愣怔中翩然而去。

  她吞咽着口水,最后还是没忍住,坐下来埋头苦干,硬是将饭菜一扫而光。

  直到肚子吃得圆滚起来,然后才十分满足地走出来。

  千雪顺利地走出校园,心里直埋怨,这个涵若也真是的,我都退学了,还要打着我的名号去做坏事。

  涵若要干坏事的时候,一定会拿着千雪的校牌出去,之前,她为涵若背了不少黑锅,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涵若干的坏事都落在她头上,她做的好事都让涵若顶了去。

  刚走到马路上,正要穿过马路去坐车,旁边的车门打开,她被一只大手给拉了进去,正要呼喊的她还没来得及叫喊出声,嘴里已经被人塞入毛巾,双手也被反剪在身后。

52书库推荐浏览:黯然销魂蛋| 临渊鱼儿| 凉雾| 张平| 军旅文| 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