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梅书言_旎旎果子【完结】

  书名:告别,梅书言

  作者:旎旎果子

  文案

  他被医生告知只剩三个月的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书言 ┃ 配角:林若妮,曾一惠,梅书语,薛冰…… ┃ 其它:生死绝恋,《平凡之恋》关联文,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医生办公室,医生和梅书言隔着办公桌面对面地坐着,桌上摆着梅书言的体检报告。

  “书言……”

  “报告出来了?”

  “……出来了……”

  “怎么样?是不是没问题?”

  医生没说话。

  梅书言静静地看着医生,然后笑了笑。

  “看来……不太好?”

  医生还是没说话,他只是沉默着看着他眼前的这个年轻的病人——梅书言,他从七年前开始收治他,当时,他还只是一个因为火灾事故导致下肢瘫痪的十六岁少年,而现在……

  “我想让你的家人来医院一趟——”

  “没关系,您就跟我直说好了!”

  然而医生又沉默了。

  梅书言放在腿上的双手不自觉地握了握拳,但他还是假装轻松地笑了笑。

  “医生,您不会不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吧?”

  医生摇摇头。

  “书言,这不是评判你坚不坚qiáng的时候,而是——”

  “我是要死了吗?”突然,梅书言轻轻地打断了医生的话,他望着医生的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里微微地闪动着泪光。

  医生一脸同情和无奈地回视着他。

  梅书言的双手再次握起拳头来,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了林若妮——他原本准备在今晚她的生日晚会上向她表白——因为两天前,林若妮就又一次问他要不要跟她jiāo往,而这,已是他们认识短短两年以来她问过的第五次了。

  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准备接受她啊,结果——

  “书言……”医生再次轻声唤道。

  办公室里好安静,安静得只除了能听到自己耳边血管流动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

  梅书言终于再次抬起头来,他一脸平静地说:“医生,请不要跟任何人说我得病的事,我请求你,帮我隐瞒。”

  ☆、第 2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建议重看(眯眼笑~)

  梅书言一路驶动轮椅来到医院大门口,刚刚姐姐梅书语已打过电话来说,她会晚一点到,因为刚要出发前、薛冰又不舒服了。

  “薛大哥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可能就累了吧,我已经让他吃过药躺下了,就是耽误了一会儿功夫……”

  “那没事的,”梅书言忙说:“你要是忙就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搭出租车也可以的——”

  “不行,”姐姐轻声却执拗地说:“你就在医院里等我,让护士帮你找个温暖点的地方呆着,我这就出发了……”说完,不等书言反驳,姐姐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书言只好也把手机收了起来。

  时节已进入深秋,经过几轮冷空气的洗礼后,最近的气温直线下降,不过,天空倒是因此变得格外清慡了……

  书言抬起头,对着晴朗的碧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啊,一股既熟悉又温暖的味道,袭遍了他的全身,他微微闭上眼,开始享受淡淡的阳光铺洒在脸上的那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医生,我还剩多少时间?”

  “这个……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医生看着他、面有难色地说。

  梅书言怔怔的,虽然内心一直在莫名地翻滚,可是很奇怪的,脸上却表现不出来,“那就给我一个模糊点的答案呗,我总不可能是你第一个接诊的绝症患者吧?”

  “书言——”

  梅书言却突然不想听似的低下了头。

  医生起身,绕过桌子走到梅书言面前,然后在桌沿处坐下,“书言,我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我们的治疗。”

  梅书言不响。

  “书言……”

  “医生,你最近距离地接触过死亡是在什么时候?”

  “嗯?……让我想想,应该……”

  “你的病人?”

  “唔,应该是吧?”

  “那就比不过我了,”书言抬起头,微微一笑,“我可是自己亲身经历过死亡的。”

  医生看着书言,沉默。

  他当然知道,梅书言是经历过死亡的,十六岁的少年,从火灾中劫后余生,经历多次高危手术,好不容易保下命来,却永远地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医生想到这里,只觉得生命太脆弱、老天太残忍……

  “我本以为,我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结果,哈哈……看来我上辈子造的孽可真不少啊……”

  书言的笑刺痛了医生。

  “书言,这不是你的错……”

  医生去按书言的肩,想阻止他再说下去,结果书言一下把他的手挥开:“那是谁的错?那你还让我可以去怪谁?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我?我才二十二岁,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我……”书言说不下去了,因为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医生再次按住书言的双肩:“书言,你听我说,勇敢一点,让我们一起战胜它!”

  书言却摇头道:“您是说战胜死神吗?不,医生,不是我怀疑您的医术,而是我们都很清楚,现实就是这种病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

  但医生不肯放弃,因此他也劝书言不要放弃。

  “我会尽我的全力的,请相信我吧,书言,请跟我一起并肩作战吧!”

  书言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一阵风chuī来,书言感到一阵寒意,他忙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马路上不知何时已挤满了人,没多久,又从他身后的门口处跑出来好几个医生和护士,大家一边嚷着“请让开!请大家帮忙让开!”一边抬着担架朝人群最拥挤的地方冲了过去。

  难道是那里出了什么事故?书言裹了裹外套、微微地向前张望着——

  “书言!”

  书言突然听到了姐姐梅书语喊他的声音,忙朝声音来处望去。

  远远的,他看见姐姐正挤过人群朝他跑过来,他笑了笑,忙驶动轮椅朝她迎过去。

  “姐!你到得好快!抄近路了?”

  “你还说呢!”结果姐姐一看到他就眉头皱起来、低声斥责道:“不是让你在医院里面等吗?外面这么冷,万一冻坏了怎么办啊?”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