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天河_温良攻【完结】(7)


清洗好身体,如同奔赴一场盛宴。那晚是我和明尚海新婚第一夜,我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早打了电话给夏河,说我不会回来,让他转告明尚海。
我对殷诺皓说,“不如我们再谈一笔jiāo易,你帮我查出来匿名信是谁寄的,你什么要求,我都全心全意的满足你。”
“好,”他抚摸着我的身体,问我,“为什么拒绝我?”
宽大的手掌带着人体的温度摩挲肌肤,我冷笑,“我不光拒绝你,我也拒绝任何人。”
夏河却渐渐发现了我的异常,有时候盯着电话发呆,经常接到电话就莫名其妙的失踪,即使在晚餐前夕也不例外。
彼时,专门以各式花卉做菜肴的餐厅,有人弹起《致爱丽丝》。
有一对恋人在这里求婚,曲风一转,变成婚礼进行曲。餐厅老板亲自送来堇菜牛奶jī蛋烘饼,说是那对新人答谢大家的。
在晚宴后,殷诺皓送我回家换衣服,夏河在门口拦住了我。
夏河说,“这几天你夜不归宿......是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我点点头。
“那他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吗?”
“有区别吗?”
夏河认真起来,“有。”
我笑笑,安慰夏河,“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分寸,他很好。”
至少殷诺皓对我是温柔的。退去商业笑容,即使板着一张脸,却会在我疲惫时放过我,拥抱着我睡眠。会在我面前邋遢得周末不刮胡子,还要我给他手洗衣服。会在我经期,照顾我饮食,催促我少忙于工作。明明有阿姨,偶尔非要我下厨,我边看教程边做,确实没有夏河手艺好,他却很给面子的吃了三大碗,猪肝汤也喝了不少。直接导致夜晚失眠,我只好给他揉肚子。
公开场合和我碰面,装得qiáng势而冷傲,而私下,有时候有那么猥琐邋遢。
明尚海的秘书,李薇绮,而现在是殷诺皓一家网络平台的副总监,怪不得会把那些照片寄给自己的老板,她是知道明尚海和殷诺皓有些过节。而她,也是那个偷走了我藏在课本里的照片并公之于众的人,是那个又旧事重提的人。
我想当着她的面去质问她,可是夏河劝我冷静,狗急了会跳墙,难不保她还留了些什么,想要拼个鱼死网破。
殷诺皓却已经行动,因为她私下涉嫌受贿和与同事有染,而李薇绮终究是狗急跳墙,跑到杂志社爆料我劈腿殷诺皓,幸好并未有什么实质性的图片佐证,毕竟在外面殷诺皓永远是那么人模人样的。而明尚海也支持我,帮我遮掩这一切。
殷诺皓渐渐和夏河走得近了,夏河只是悄悄问我,他究竟怎么想的,他说,他是个计较的人,不做亏本的jiāo易。


第14章 第十四章

  不喜不惊,是以前的生活,茫然地度过一些岁月,觉得只能这样过着,自我惩罚般,开始注意生活的微末细节是因为邂逅夏河。
即使有殷诺皓的阻拦,明尚海和夏河的绯闻还是被曝光在公众的视线里。这样的结局,是迟早的事。明尚海的父母来过一通电话,觉得委屈了我,我亦无法表明一开始的结婚就是欺骗,只好告诉他们,我们都很好,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夏河和明尚海倒是不怎么担心,外界的流言蜚语,他们从不关注,明尚海辞职闲赋在家,不再像以前那般忙碌。
倒是殷诺皓越来越想控制我,要我按照他的标准生活,穿他挑选的服装,吃他觉得健康的食物。我想反抗,他就拿约定来牵制我,用热烈的激吻让我无力还击,在我的脖颈落下痕迹,引燃身体里的火种。以这种方式威胁我?我并不适合被当做jiāo易的物品肆意品尝,内心的的暗涌已经快让我窒息,可我无处躲藏。
有时候醒来,看着身边的人,睡颜恬淡,像个孩子。可是醒来后,他还是在操控台上qiáng势的裁决者,喜欢控制。
嘎吱一声,门开了,夏河略微诧异的看着我和熟睡的殷诺皓,然后平静的说,该起chuáng收拾了,我去做早饭。
门被带上后,殷诺皓也醒了。伸出手揽过我的身体,然后埋下头,继续安睡。
餐桌上,明尚海一副困倦到快死的样子,拿着筷子,一直在打哈欠,半响才注意到殷诺皓的存在。夏河没好气道,“天天熬夜刷剧,赶紧吃完去补觉吧。”
殷诺皓恢复往日的疏离,不动声色的端过我的水杯默饮,这样霸道又孩子气的宣布,让我心里又咯噔了一下。
我还记得那天在酒吧里,我坐在黑暗的角落里,看着电脑,不发出一丝声响,而殷诺皓在喧嚣的中心,美艳的女子萦绕周围,仿佛世界都围着他而转动。他远远地朝我举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而我看见夏河已经同明尚海从房间里出来,没有理睬他,径直离去。
并不了解殷诺皓对我的兴趣能持续多久,因此当看到他与妙龄女孩在蛋糕店谈笑颜开的时候,我的嘴角不自觉上扬。然而,夜晚将至,当我并未准备他的餐具时,有人敲响了门铃。打开门,印入眼帘的是一大捧红色玫瑰。我并不喜欢有人送我捧花,因为她们迟早会烂在花瓶里。
我脸色一沉,顺手关门,被殷诺皓推开。
他抓住我的手,拽到他面前。他说,你到底要怎样,我送你什么,你都讨厌是么?
是。我回答。解下围裙,接过他手里的花朵,一支支的整理插入那只空着的大花瓶。然后,回到厨房又添了一副碗筷。
他的bào怒反而让我安心。
这天晚上,他拥抱亲吻的方式十分粗鲁,想要我疼痛,挣扎间我咬破了他的嘴唇。他把我抵在他的怀抱的狭小范围内,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的鲜血,然后低下头吻我。温柔的吻。


第15章 第十五章

  最近有些嗜睡,在夏河百般的催促下,终于去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夏河跟着我忙前忙后,羡煞了那些独自来医院的女子。
夜晚降临,我闭着眼睛假装睡着。听见开门的声音,闻见熟悉的气味。窸窸窣窣的脱下衣服的声音,像迫切需要进食的蚕在黑暗里蠕动。掀开被子,殷诺皓卧进被窝,调整体位,把头枕在我的肩头。一只手,伸进被窝握住我的手,一只手爬上我的肚子,抚摸微微凸起的弧度。
一颗小生命正在肚子里萌芽,我迎接他的出生,但不想他陷在繁复的关系中,他要自由的成长,并且了解幸福和快乐的含义。他需要一个自在的家庭,没有争吵,利益纠纷。他应当有一个父亲的角色,教育他,陪他玩耍,教他说话......
正要入梦间,电话铃响了,是艾尹泽。他说他好累,工作学业,每天都不停地在奔忙,我无法宽慰他,只能告诉他,想得到更多便只有付出更多,别无他法,若是觉得累了,便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要总是qiáng迫自己不停歇。
听筒那边,终于静默了,良久,传来嘟嘟的挂掉电话的声音。他或许懂了一点点,我亦无能为力。
我也决定要好好休息一阵了,要去的地方,叫鹿城。
是个隐在雾霭后的小镇,下了机后,还得坐5个小时的火车。夏河跟我说,那个地方很好,经济不算太发达,但人却很容易满足,东西也十分便宜,几块钱就可以吃得很饱很饱。路边经常会有老人贩售符合季节的花卉。有时是栀子花,一小束一小束的售卖,一块钱可以拿到三束,被细麻线密密扎结实,简单大方,洁白馨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