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天河_温良攻【完结】(4)


终于在保安的帮助下进去了大厦,今天要和合作商商讨新品牌的事,夏河作为我品牌的代言人和合伙人,一路同行。正好遇到一群人从电梯里出来,那个人,虽然我已经遗忘他的面孔,只记得他的笑容灿烂无比,像太阳一样炽烈。真想不到,十年之后,我们会再次重逢。
我拦住他,叫出他的名字,“明天河,还记得我吗?”
那一瞬,命运之轮终于重新转动。
明尚海和夏河彼此吸引,隔着浩渺的空间对视,明尚海的秘书眼底闪过一丝异样,被我捕捉,她的面孔如此熟悉。
明天河看着我,眼底交织震惊,悔恨,忧郁,喷薄如地狱烈火,最后却假装不认识般迅速离开了。
之后,我总是趁着工作的缘故,故意接近明天河,有时他躲着我,我就故意在他工作室等他,抑或堵在大厦的门口,今天递给他一张他和艾水新在一起的照片,明天送给他一张艾水新日记的复印稿。
夏河阻止我,“你总不能再错一次吧。”
我只是想要他还记得艾水新而已,除了我,我想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他记得艾水新。


第7章 第七章

  生活变得如此惬意,明尚海加入了我们。我们三个人,一起饮酒,一起喝茶,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甚至在我的死缠烂打下,他们两个被我拖进超级市场选购食材。
明尚海处事一向决断,他自己都奇怪,总经不过我的疲劳轰炸,耐着性子,哄骗他出来约会,却总是拖上绯闻男友夏河。
夏河和夏骆,是不可思议的人,我们的相处模式,不像一般对待欲望的男女。我们可以吻别,但只限于晚安吻,亲人之间那种,不夹带一丝猥亵的念头。连介入我们生活的明尚海也轻易察觉了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媒体报道的那样。
夏河只是道,“她是我妹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明尚海并不知晓我正在编织一张网。他时常光顾我们的饭桌,偶尔在我的威逼下,不得不下厨。我自然起哄让夏河指导他学艺,烧出的饭菜虽也不尽如人意,却也还算美味。
又是几月过去了,某一天,明尚海却将明天河带到了夏河的公寓门口,我终于知道,明天河这几年过得很好。
在艾水新被送进停尸房时,他去看过。在艾水新的身体被送进焚尸炉的时候,我哭得声嘶力竭,晕了过去。那时,明天河就站在我后面,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
没有失去至亲的人永远不懂,眼睁睁看着火焰从爱人脚底窜到头颅的感觉,看着他们的身体一点点被吞噬,化成灰烬。肉体被焚烧发出的兹兹的声响,像无数只丑陋恶心的虫在啃食。那种感觉,比自己面临死亡更痛苦万分。
一张水果盘从我手中滑落,摔成碎片。我抑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冲到明天河面前,扯拽着把他拖出去。
“你走!我永远不要看到你,我永远都不要看到你......”
我蹲下来,抱头痛哭,明天河蹲在了我面前,“夏骆,我求求你,带我去看水新吧,不要再逼我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
“受不了?”我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你受不了?艾水新怎么受过的,你知道你的母亲,疯了似的,跑到艾水新面前说了多么难听的话吗?”
我并没有把艾水新安葬在墓园里,我只是跟他的父亲说,我想给他找个安静的地方,他喜欢的地方。他点点头,点了一支烟,烟燃尽后,默然走了。没有问我把他的骨肉葬在哪里,没有说,过几天我来看他。之后,十年没有一通电话。
现在,这个同样十年没有看过艾水新的家伙,居然说受不了,居然终于要来看艾水新。
哈哈 ,多大的笑话。
夏河过来抱住我,安慰我,“过去的,永远的过去了,他们都有自己行事的准则,而你,只需要怀念,就够了。”
艾水新会不会怪我,对明天河发脾气?在夏河抱我进房间的时候,我叫住打算离开的他们。
我要明尚海陪陪我,夏河看看我,没有阻拦。
我把我压在枕头下面的日记本和相册交给了明天河,“这曾经是他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我给你了,不要再还给我了,我什么都不求,只求你好好记着他,有空去看看他,对不起,我才是那个做错事的人。”
对于我来说,比起那些在欲望和金钱里沉醉的男女,艾水新比任何人都要干净。那样的感情,没有欺瞒,没有利益纠纷,没有估量价值,只是爱,便去爱了。艾水新,像不像飞蛾扑火?


第8章 第八章

  夏河品牌的男装终于在年底登上了最佳销售业绩的榜单。
当然,我们三个频频出现的镜头,更是八卦周刊的不衰话题。有人猜测,我们三个人是不是像《黑色星期五》那部电影所描述的感情?
紧随其后的是八卦杂志又爆出我和艾水新从小到大的照片,他们肆意诋毁艾水新,竟然说他除了是个被亲生父亲抛弃的孤儿,还是个龌龊的同性恋者,那张照片又被刊登在杂志上,暴露在公众眼球下。
我快被气疯了,真想把那个杂志社砸了,我怎么可以让艾水新死后还受到谴责和非议。
出乎意料的是,这件事很快平息下来,艾水新的父亲是位赫赫有名的商人,他对外宣布艾水新是他前妻的儿子,他认为他的儿子是个善良真挚的青年,有关人士故意爆料出这段往事,让人误会,无非就是年轻人喝酒胡闹而已。
我没有料到他会怎么做,原本已经打算动用所有可能的关系打算终止这段传闻。
周末,我故意买了《暹罗之恋》纪念版的电影票,推说明天河这家伙是不是故意不赴约,而气冲冲的找过去。把两张电影票塞到明尚海手里,叫他们不要浪费。
在明天河的公寓外,我犹豫了很久,终于按响了门铃。
门是佣人开的。明天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了。不吃不喝,不说话也不闹,自闭忧郁的胡思乱想。身体蜷缩成虾,四周散落花花绿绿的照片,红酒瓶横七竖八。几天没有换洗衣物和清理身体,胡渣冒出。
我犹豫着,敲响了门。
我说,我是夏骆,想和你谈谈。
为了那个我们都在乎的人。
许久之后,明天河打开了门。我们坐在天台上,肩靠肩聊了很多。虽然,他是醉言,我是清醒着。他喝醉了,一直胡言乱语,吐了满地都是。我替他收拾完,才发现他坐在地上,光着脚,头发凌乱,靠在天台的玻璃框上看我。
那夜,我们彼此依靠着,共同思念记忆里的那个人。
一辆黑色轿车在凌晨时分驶入花园口。
最后的画面是,夏河轻轻吻了明尚海的额头。
最后的结果是,明天河打了一个酒嗝,打翻了酒瓶,我们被夏河和明尚海发现。
这之后,我和明天河的关系缓和许多,周末四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尴尬了。
倒是夏河和明尚海有些奇怪,动不动两个人都脸红。明天河那天是烂醉如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我,却看得清清楚楚,明尚海几次鼓起勇气问我,我胡乱搪塞过去。
我说,那天我和明天河大吵一架,又干了不少酒,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像花园门口有一对情侣在卿卿我我来着。

52书库推荐浏览:罪加罪| 古默| 侧侧轻寒| 抹茶曲奇| 猎人同人| 梅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