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敦煌_文兰/张锐【完结】

  [影视戏曲] 《大敦煌》作者:文兰+张锐【完结】

  敦煌“藏宝、夺宝、护宝”的传奇故事:

  上部劫难与封dòng(公元第一千零三十四年(宋仁宗元年)间的故事)

  导言

  拂去千年历史尘埃,曝出中国西部大漠深处一段罕为人知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故事。

  龙是华夏民族的图腾。打开一千年前中国西部版图,就见塔克拉玛gān沙漠边缘、古丝绸之路上有一只踏在沙地里的巨龙西行的印爪。龙爪的三指形似南、北、中三条通往西亚各国的丝路,龙爪的小肢形似由古长安延伸而来的丝路,而龙爪三指与小肢的连结处,也即是通

  往西亚三条丝路与由长安延伸而至的丝路jiāo汇处,便是闻名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敦煌。

  敦煌东南25公里处,是被誉为“世界文化宝库、东西方文化jiāo流的历史丰碑”的莫高窟。

  公元366年,一位戒行清虚、执心恬静、名叫乐尊的法师手持锡杖,身披袈裟,云游到三危山,忽见金光万道衬托千佛的奇异景象,于是,当即双手合十,佛祖般趺坐在沙丘上,面对三危山虔诚地诵念经文。之后乐尊法师双手刨挖,依岩开窟,掘出第一个dòng窟,再后,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前后八百年佛门信徒及无数工匠不断开凿,到宋代仁宗景祐年间,已开凿近四百个dòng窟,汇集了中外无以数计的佛经宝典和稀世珍贵的绘画、雕塑、古舞乐谱等文化瑰宝,使莫高窟成为举世闻名、盛况空前、蔚为壮观的佛教圣地。

  就在这时,地处中国北部的西夏王国已qiáng盛起来,在势力西扩之中,勾结敦煌兵备,不仅鲸吞疆土,而且大肆抢掠毁坏敦煌艺术宝藏。而敦煌节度使、画家、法师、节度使夫人及使女等仁人志士和巾帼英雄披肝沥胆、浴血护卫,于是大漠深处的文化古城便开展了一场惊心动魄、可歌可泣的殊死争斗……最后,概因中原隔阻,众寡悬殊,在敦煌即将陷落之时,侠肝义胆的爱国者历尽艰险,将数以千万计的佛经宝典藏匿在莫高窟一孔秘密的藏经dòng内,之后,一个个壮烈捐躯,导致线断音绝,使千万卷弥足珍贵的佛经宝典和文化史籍成为千古之谜。

  上部 劫难与封dòng1

  公元1034年,即宋仁宗景祐元年初夏的一天,风和日丽,尘埃落定,敦煌莫高窟下三界寺门前祥和热闹,一派喜庆气氛。无尘法师得知今日敦煌节度使曹顺德夫人珍娘要来三界寺进香,早早地便率领众僧在山门前伫立恭候。无尘法师双手合十,长髯在微风中轻轻拂动,不时向来路张望。这时,节度使夫人珍娘正坐在一顶华丽的锦轿之中,由身裹铠甲、手持刀剑的兵士组成的马队护送着,在猎猎飘舞的赤橙青蓝四色旌旗掩映下,从沙丘红柳之中朝三界寺徐徐而来。一个时辰前,身为节度使曹顺德之弟的敦煌兵备曹延禄前去迎接。又一个时

  辰过后,威武的马队已在山门前两边排列。使女秋红搀扶珍娘走出锦轿,在曹延禄陪伴下向无尘法师款款走来。无尘法师连忙迎上,双手合十道:“檀主驾到,老衲有失远迎,罪过罪过。”珍娘行一礼,一句“法师言重了”的话刚落音,窈窕动人、泼辣性野的使女秋红便抿嘴一笑,突然走到无尘法师眼前,猛不防一把揪住法师过胸的长髯,凑近法师耳孔,玩笑般吼一声:“嘿!”珍娘见状一惊,嗔怪道:“秋红!怎敢这样无礼?”无尘法师却欣然笑道:“檀主不必见怪,秋红姑娘又跟老衲辩禅哩。”一直色迷迷地在秋红脸上瞄来睃去的兵备曹延禄却不耐烦地说道:“别耍贫嘴打哑谜了!叫人越听越糊涂!”于是无尘法师笑请众位入寺:“好了,老衲已备好茶水,各位施主请。”众人一边向寺内走,珍娘就问:“法师,听说新开凿的佛窟已完工了?”无尘法师点头道:“是的,只等画师一到,就可择日绘制了。”珍娘一听蹙眉焦急道:“已经小半年了,方天佑怎的还没来?”秋红听了比珍娘还急:“是呀!说什么也该到了。”曹延禄见秋红如此情急地等盼方天佑到来,心中不禁醋意大发。还是在一个时辰前,曹延禄去迎珍娘,一见秋红便目露yín意。被珍娘一眼看破。曹延禄道:“嫂嫂,小弟得知你去千佛dòng进香,特意赶来迎接。”珍娘一语中的道:“怕不是迎接我来了吧?”曹延禄笑着瞄一眼秋红道:“嫂嫂说到哪里去了?”珍娘道:“说到你心里去了!”说得曹延禄心里毛痒痒面色发红。此刻曹延禄见秋红盼方天佑,又知秋红虽然泼辣性野,却能歌善舞,酷爱艺术,对绘画也颇感兴趣,自然便倾慕还未到来的画师方天佑,心中哪还有他曹延禄的位置!于是便有意贬低方天佑道:“哼!远不说肃州城,就只说这敦煌城里,也是画师云集,何必舍近求远呢?”不料秋红当即反驳道:“胡说!别说肃州城,就是满天之下,能赶上方学士的也没几个!”无尘法师赞同道:“说得是,老衲当年在汴京说法时,有幸见过方居士一幅山水,果真气象万千,出神入化。如今要绘制这新开佛窟,必是非他莫属了!”曹延禄见状便泼冷水道:“唉!一定是方天佑嫌路途遥远,大漠艰辛,不肯来了。”无尘法师不以为然,摇头道:“不!方学士一向言而有信,以老衲想来,必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