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健康_杨少衡【完结】

  《亚健康》作者:杨少衡【完结】

  1

  唐中和打通苏世光的手机,问:“你老兄在哪儿?”

  苏世光说:“我在搞腐败,你来不来?”

  唐中和笑道:“我行吗?”

  苏世光也笑:“你是稍差一点。”

  他说,这种事其实不难,以唐老弟的聪明,包管一学就会。只是他还舍不得拉唐中和下水,因为这个世界多少应当留几个好人做种。

  玩笑归玩笑,玩笑完了就是正事。唐中和通知苏世光下午三点到政府大楼开碰头会,市长陈东要跟他们俩商量市区道路整治问题。

  “有什么可商量的?”苏世光说,“有钱就行。钱在哪里?你老弟藏起来了?”

  “你来搜吧。”唐中和笑,也不跟苏世光多说,只jiāo代道,“市长说就在我办公室碰头,他那里跟菜市场一样,找的人不断,电话也没停过,没法商量事情。”

  “咱们这种市长不是人gān的。”苏世光评论说,“应当找些妖jīng去gān。”

  玩笑一开,事情一谈,彼此挂断。唐中和即给市长陈东回电话,报称已经跟苏世光联系好了。陈东只说:“行。”

  那时唐中和根本没有想到其他事去。本市城区基础设施很差,城市通道没几条像样的,特别是老城一带道路拥挤破旧,永远jiāo通混乱,市民怨声载道,需要彻底整修偏又财政困难,令历届政府异常头痛。今年上半年雨水多,本已非常恶劣的路况更其恶劣,省里几个记者扛着摄像机光临本市,拍了又拍,把几个著名的破烂路段拿到省台新闻里隆重曝光,弄得市长非常生气。唐中和在政府班子里分管城建,城市道路的麻烦跑不了他。苏世光是常务副市长,管的事多,城建这一块原先也归他,一年前唐中和从外地调来,才接走这一块工作,因此市长找他俩一起碰头很正常,不会引起任何敏感联想。唯一不合常规的是碰头地点不在市长那儿,也不在苏世光的办公室,偏定在唐中和这里,唐中和在下意识里闪过一个念头,觉得这样安排好像有些奇怪。不过这念头一闪即逝,立刻被市长关于自己的办公室就像菜市场的说法给糊弄过去了。

  后来唐中和免不了时常回味自己忽然闪过的那个念头。

  那天下午三点,苏世光准时来到唐中和的办公室。这个人个儿不高,瘦小jīnggān,办事gān脆利落如他的语言风格,他一向十分守时,不管是到哪里“腐败”去了,该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总是jīng确得几乎分秒不差。

  他一进门就问:“市长呢?我看他不在上边那个dòng里。”

  苏世光说的是市长的办公室。显然他已经先去试着钻一钻市长那个门dòng,并且发现市长不在现场。

  唐中和说:“他的事多,也许在路上。”

  唐中和用办公室的电话打陈东手机,一挂就接通了。唐中和对陈东说苏副市长来了,他们在这里恭候市长驾到。

  陈东说:“好,你们稍等会儿。”

  他们也没多等。一分钟后有人推门进来,不是陈东,却是政府办的通讯员。他向唐中和报告说外边有人找。唐中和让通讯员给苏世光沏茶,自己抽身出门。门外走廊上站着三位访客,也不进门,列两边守护,像是三个乡下老农守着一口废砖窑等着捕一只藏在里边的huáng鼠láng。三人中唐中和只认得一位,叫林树,在本市纪委当副书记,兼任市政府监察局长。一看到他,唐中和立刻警觉起来,知道情况不太寻常。

  林树介绍了他领来的两个人,竟是省纪检机关的两位主任,一位姓赵,一位姓江,他们来到唐中和的办公室,要找的不是唐中和,是苏世光。他们声称奉命到这里对苏世光宣布一项决定,并把他带走。

  唐中和感到十分意外。

  “这是什么意思?”他直截了当问,“两规?”

  姓赵的主任是负责人,他当即予以认定,直言不讳:“对。”

  苏世光犯案了!

  “你们稍等会儿。”

  唐中和没让他们立刻进门带人,他站在走廊上用手机找陈东。唐中和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不太适合在手机里无线广播一般说,但是没有其他办法,他一定得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陈东。电话接通后唐中和说,林树带着省里的两个人在他这里,省里来人提到的事情不知市长清楚吗?陈东只回了一句:“我知道,按他们说的做。”

  唐中和明白了。所谓市区道路整治碰头会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眼下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早经jīng心策划,其用意就是要在当事者浑然不觉的情况下采取行动,这位几小时前还自称在“搞腐败”的苏老兄一语成谶,惨遭“请君人瓮”。唐中和非常荣幸地被物色参与本次行动,充当了一个次要角色,他跟本场悲喜剧的主角苏世光一样完全蒙在鼓里。

  唐中和忽然决定给脚本加上几句台词,这个脚本是突然塞给他的,他在其间纯属客串,连一句对白都没有,在把苏世光诓来之后,他的角色已经演完,只剩不声不响转身走开一事可做,但是他却感到似乎应当有所动作。

  “请稍等会儿,就一两分钟。”唐中和和颜悦色告诉两位主任,“我有事跟他说。”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