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山_包为【完结】

  [社会文学] 《靠山》作者:包为【完结】

  内容简介:

  文革是这座城市里的一个小人物,从外乡到城里闯dàng,小有所成后不思进取,无所事事,以吃喝玩乐度日。一次偶然,他碰上当检察官的好友在酒店被杀,于是他的生活彻底改变了。他有两个女人,有两个靠山,还有一个外商朋友和一个球星仇人。他和洋人谈政治,和官员论国事,和jì女相互倾诉,和退休老者成忘年之jiāo。他爱虚荣贪享乐,为了讨好官员,不惜忘掉好友仇恨;为了讨好外商,不惜去当狗腿汉jian。他良心未泯也行侠仗义,用计为jì女赎身,捐资建希望小学,拒绝和老家官员做丑恶jiāo易。他玩世不恭又情深义重,有情妇有私生子,还不时沾花惹草,但他对家庭拼命维护,对妻子言听计从。从一个卖米粉的小贩,在权与钱之间周旋,成了统领一帮留学生的大亨,可到最后麻烦不断……

  作者简介:

  包为,广西知名作家。 平生以市井之徒自许,最了解的便是贩夫走卒。好jiāo朋友,座上不乏巨贾高官,深悉官场玄机、商场枢要。以文字消遣,最喜欢小人物的故事,写他们的生活,也写他们的梦。著有长篇小说《有我是谁》《领导人》等,影视剧本《有我是谁》《绝地风bào》等。

  第一章 我的检察官兄弟(1)

  风起时,我正站在路边,站在一棵叫不出名的树下,望着路上匆忙和不匆忙的人们。

  狂风加大了力度,原先静静躺在绿化带里的落叶,被迫飞舞在半空,再洒满路面。行人踩在落叶上,发出一种像磨牙的声音,听着极不舒服。

  太阳开始虚弱,巡街的卖报人把衣服套上光膀子,吆喝声比先前更大。手机在裤带上震动,我停脚想掏出,抬头看见一个民工模样的老兄在我不远处对着手机吼,又打消此念头。我不是民工,也不是下岗工人,是什么?我已想了两年。

  走了一段路,手机的蜂鸣仍在腰间。现在不急接听了,急着找方便的地方,手机震动引起的反应。四下里张望,周围是鳞次栉比的高楼。这条街,被我称为"白领街"。如此huáng金地段,谁会用于建公厕?今天,特意来参观"白领"们如何上下班,或者说是来等待可能发生的艳遇,莫非在某个写字楼的卫生间碰上?

  徘徊在有一对红色石狮的大楼门前。我不怕石狮,石狮后面的保安让我徘徊。以前,我当保安可没他们这么凶神恶煞。几个衣冠楚楚的人从我身边掠过,没看石狮,也没看保安,昂然步入大门。

  我打量自已,也是穿名牌,也是衣冠楚楚的呀!皮鞋刚在路边花了两块钱擦的呢!深呼吸几次,脚却不听指挥,没往前走,而是向后退。

  拦出租车回到家,花了十三块半。轻松从卫生间出来,手机再次响起。

  "以为你失踪了!他妈的,半天不接电话。"老曾的大嗓门,从手机传来像野shòu叫chūn,"你马上过来,我给你下跪。"被人求去吃饭,听起来相当受用。老曾以前做过保安经理,我曾经是他手下。

  "你帮我扮大股东。"老曾讲了重点。

  只要在家,赴宴是我一天中最重要的事。不知道别人gān吗喜欢请我,快成"三陪先生"了。可能人家怕我没事gān也没饭吃吧!我是有选择的,不是老曾我不会答应这么快。今天,请我的还有五头,五头是米粉店老板,做的huáng焖狗肉很对我胃口。

  翻箱倒柜找出一只皮包,把钱夹、手机放进去,仍觉空,又放进两包烟和一包餐纸。夹包在腋下,站穿衣镜前,有点大股东的味道。

  "好吃街"也是我起的名,爱好之好非好坏之好。通街步行不过十分钟,却有高中低档数十家酒店。每到一个城市,我必定免费为当地命名一条"好吃街"。也许中国人没有合法的"红灯区","好吃街"成了男人消耗jīng力的最佳场所。

  "皇庄"是"好吃街"上首屈一指的酒店,来这里吃过饭,能向人炫耀。不说它装饰多豪华,门前有几杆旗,单单帮开车门的大胡子印度人,就让人自命不凡了。我坐出租进入门廊,印度胡子大概嫌车不好,漠然站立。我把车门关得很响,走过他身边狠狠地瞪他,他连酒店门也懒得帮我开。

  "皇庄"的包厢以皇帝名为名,老曾订的一间叫"朱元璋"。我出电梯正要找,老远看见老曾新刮的光头。

  "龙主任马上到,刚通的电话。"老曾穿一件新衬衫,和他的光头自成一体。包厢里又钻出两个光头,是老曾的伙计阿胜和阿正。两人咧开嘴笑,露出香烟熏huáng的"金牙",算是打招呼了。

  "撞鬼啦,学朱元璋当和尚呀,哈哈......"我望三个光头发笑。

  老曾哀声叹气说:"倒霉,剃光头去晦气。"我说,"我看你们倒是匪气十足,以为来打架呢!"

  "打就打,谁怕那个臭婆娘!"硕壮的阿胜恶狠狠地说。

  第一章 我的检察官兄弟(2)

  老曾白眼瞪他骂:"少他妈胡说八道,进去待着,要不滚蛋!"阿胜不敢顶嘴,乖乖进包厢。胖而不憨的阿正朝我笑说:"文哥,有烟吗?"

  我拉开包。老曾已从新衬衫口袋中,掏出一包烟砸到阿正光头上,又从裤兜掏出另一包,递给我一支。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