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菩提_林清玄【完结】

  [社会文学] 《紫色菩提》作者:林清玄【完结】

  《紫色菩提》是林清玄从掌声与喝彩中走出,反观自性,深入佛典,体验般若智慧的结晶。

  除了沿承他一贯明朗làng漫的抒情风格,更展现了深刻而细腻的生命思考。

  林清玄说,紫金色是佛教最尊贵的颜色,菩提是觉悟,“紫色菩提是“最尊贵的觉悟,可以开启入世与出世的双重智慧。

  第1章 序

  玫瑰奇迹

  ——重排新版序

  有一天,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到台北我曾住过的旧居去看看!于是冒着满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铜山街、罗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栅的山庄、考试院旁的平房……

  尽管我是用一种平常的态度去看,心中也忍不住波动,因为有一些房子换了邻居,有的改建大楼,有的则完全夷为平地了。站在雨中,我想起从前住在那些房子中的人声笑语,如真如幻,如今都流远了。

  我觉得一个人活在这个时空里,只是偶然地与宇宙天地擦身而过,人与人的擦身是一刹那,人与房子的擦身是一眨眼,人与宇宙的擦身何尝不是一弹指顷呢?我们寄居在宇宙之间,以为那是真实的,可是蓦然回首,发现只不过是一些梦的影子罢了。

  我们是寄居于时间大海边的寄居蟹,踽踽终日,不断寻找着更大更合适的壳,直到有一天,我们无力再走了,把壳还给世界。一开始就没有壳,到最后也归于空无,这是生命的实景,我与我的肉身只是淡淡的擦身而过。我很喜欢一位朋友送我的对联,他写着:

  来是偶然,走是必然。

  每天观望着滚滚红尘,想到这八个字,都使我怅然!可是,人间的某些擦肩而过,却是不可忽视的,如果有情有意又有天真的心,就会发现生命没有比这一刻更美的。

  我们在生命中的偶然擦肩,是因缘中最大的奇迹。世界原来就这样充满奇迹,一朵玫瑰花自在开在山野,那是奇迹;被剪来在花市里被某一个人挑选,也是奇迹;然后带着爱意送给另一个人,插在明亮的窗前,也是奇迹。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对一朵玫瑰而言,生死虽是必然,在生与死的历程中,却有许多美丽的奇迹。人生也是如此,每一个对当下因缘的注视,都是奇迹。我从旧家安和路的巷子走出来,想去以前常喝咖啡的芳邻餐厅坐一下,发现咖啡厅已不在,从前在廊下卖口香糖的老先生却还在,只是更老了。在从前常买花的花店买了一朵鹅huáng色的玫瑰,沿着敦化南路步行,对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微笑致意,就好像送玫瑰给他们一样。

  《紫色菩提》印了五十九版,现在接受读者建议,用较大字体重排新版。据说它是台湾四十年来最畅销的书之一,出版社的朋友打电话来叫我写一些感言,我正好由旧家回来,手中还拿着鹅huáng色的一朵玫瑰,我说:“我想送给每一位读过这本书的朋友一朵玫瑰花。”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全台湾一天生产的玫瑰花也不够用,那么,就让我用最诚挚的心、用微笑致意来代替我的玫瑰吧!我们在书上相会也是偶然的擦肩而过,但我们相会的一弹指,我深信是生命最大最美最珍贵的奇迹。

  这一朵以诸佛菩萨的慈悲智慧做养料的玫瑰,让我供养读过“菩提系列”的朋友,也让我供养尚未读过“菩提系列”的朋友,让我供养这个世界。

  让我们都找到心中最美的那朵玫瑰,在偶然擦肩的时候,呈献给那些有缘的人!

  林清玄

  一九九〇年十二月于台北永吉路客寓

  无限水

  ——五十版序

  1

  有时,阳台上会飞来一些小动物,鸽子、麻雀、蝴蝶、蚱蜢、huáng蜂都有。

  鸽子是路过,麻雀是觅食,这是我知道的。我感到迷惑的是,有时会飞来成群的鸽子和喧哗的结队的麻雀。鸽子和麻雀是很不同的鸟,鸽子往往是踱着方步,一言不发,仿佛在那里吟哦什么,纵使是成群的时候,大家也都是默默的;麻雀则不同了,它们好像是永远在那里辩论不停,开着热烈的讨论会,它们也不唱歌,只是说个不停,即使只是一只麻雀,它站在围墙上也是又叫又跳,像个天真的孩子。偶尔大雨过后,鸽子和麻雀会一起来,这时看到沉默睥睨的鸽子,挺着胸膛威武地看着世界,感觉它们是哲学家,只是不知道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麻雀则在鸽子身边穿来穿去,说个不停,就好像在马路上过斑马线的小学生,东张西望,这使我知道什么叫做“雀跃”了。

  鸽子和麻雀成群结队来访,带给我的欢喜不亚于午后很少见到的彩虹,我总是用热烈的心来接待它们,撒一点米麦、饼gān,邀它们一起来吃下午茶的点心。

  从前,要招待这些朋友很不容易,因为它们很警觉、易受惊吓,慢慢的我总是说:“不用怕!不用怕!来吃点东西!”它们后来便不再惊吓了,甚至在我的手边品尝着饼gān,我说:“喝口茶吧!”把茶杯放在红砖上,一只鸽子摇摇摆摆地来饮茶,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这时我知道,我们的善意或杀意不管多么细小,众生都可以很快地领受到。

  它们吃好了、休息好了,就会展翅飞去,我不知它们来自何方、飞往何处。它们飞来的时候,我感到欢喜;但它们飞去时,我并不遗憾——生命里偶然的欢喜、悟、心灵的光,就像鸽子麻雀突然来到我们的窗前,当它们飞走的时候,我只要保有那种欢喜就好了。在鸽子麻雀飞来又飞去的时候,我常想起一位禅师说的话:“以独处之心待客,以待客之心独处。”独处时圆满具足,待客时也有着安静的心。在静虑时保持活泼的状态,而在热闹时也能水澄波静,不为喧哗所动。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林清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