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柔软,却有力量_林清玄【完结】

  [社会文学] 《你心柔软,却有力量》作者:林清玄【完结】

  内容简介

  柔软的心最有力量,唯其柔软,我们才能敏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包容;

  唯其柔软,我们才能jīng致;也唯其柔软,我们才能超拔自我,在受伤的时候甚至能包容我们的伤口。

  自序 入梦 入魂 入心

  一碗入梦 妻子从网路上买了一箱大闸蟹,送到家里,打开箱子,每一只都是活蹦乱跳的。这令我感到惊奇,从阳澄湖到台北,路途何止千里,运送也需要时间,竟能保持螃蟹的生命,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时代真的不同了,朋友在卖生鱼片,专门进口日本各地的海鲜,以低于零下五十度的温度,从东京运来。朋友自豪地说:“保证吃起来和在日本海时,一样鲜美。”

  蒸蟹的时候,一边想到时空的变迁,不禁感慨系之。

  吃大闸蟹时,小儿子忽然发问:“老师说,以前台湾人不吃大闸蟹,这几年开放才开始吃,是真的吗?”

  “如果说是阳澄湖或太湖的大闸蟹,以前是吃不到,如果是吃毛蟹,爸爸从小就是吃毛蟹的,大闸蟹就是毛蟹的一种啊。”

  我的童年时代,父亲在六guī新威租了一块林地,搭了一间砖房,在森林里开山,我们常陪爸爸到山上住,有时住上整个夏天。

  山上食物欠缺,为了补充营养,什么都吃,天上飞的鸟雀、蝗虫、蚂蚱、蝉;地上能跑的竹jī,老鼠、锦蛇、兔子、穿山甲;河里游的小虾、小鱼、毛蟹、青蛙、河蚌、蛏子……

  天空和陆地上的不易捕捉,河溪里的容易捉到,我们做一些简单的陷阱,竹子上绑着小虫,插在田边、河边,第二天就可以篓,里面放一些鱼肉,第二天就可以收成溪和溪虾。

  捉毛蟹则是最有趣的,从下游往上游溯溪,沿路扳开石头,缝隙里就躲着毛蟹,运气好的时候,扳开一块石头,就能捉到五六只。

  夏秋之jiāo,毛蟹盛产,个头肥大,我们七八个兄弟忙一个下午,就可以捉到整桶的毛蟹,隔两天再去,又是一桶,几乎捕之不绝。

  晚上,爸爸把我们捕来的毛蟹、小鱼、小虾清洗过后,烧一鼎猪油,全都丢下去油炸,炸到苏脆,蘸一点胡椒和盐,一道大菜就这样完成了。

  当时山上还没有电灯,就着昏huáng跳动的油灯,那一大碗的河鲜跳动着颜色的美,金huáng的小鱼、淡红的小虾、深红的毛蟹,挑逗着我们的味蕾。

  “开动!”

  爸爸一下指令,我们就大吃起来,卡卡恰恰,整只整只地吃进肚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吃螃蟹和吃鱼虾一样,都是不吐骨头的,不!是不吐壳的。

  那是令人吮指回味的终极美味,我离开山林之后,就没有再吃过了。

  就好像爸爸亲手采的草耳(雷公菜)、jī肉丝菇,还有他亲手用西瓜做的凉菜,都再也吃不到了。

  “这就是我们以前吃毛蟹的方式,和吃大闸蟹是很不同的。”我对孩子说。

  孩子睡了,我坐在书房,仔细地怀想父亲在开山时的样子,想到我十四岁就离开家乡,当时忙于追寻、很少思念父母。

  过了六十,时不时就会想起爸爸、妈妈,爸妈常入我梦来,不知道这是不是老的徵象?

  想起那一大碗毛蟹,如真似梦,依稀在眼前,那美丽的颜色,一层一层晕染了我的少年时光,在贫穷里也有华丽的光。

  一碗入魂 内湖的西湖市场很国际化。有一家法国甜品店,来自巴黎的先生爱上了台北小姐,就在市场楼上经营一家小店,小店只有一张木桌,可以坐下来喝一杯法式拿铁,吃一杯奶酪,手工现作,堪称极品。

  更极品的是法式甜点,有蘑菇派,jī肉派,核桃派,还有起司派。当然少不了可丽露和马卡龙。

  这几年,台北的可丽露和马卡龙都很流行,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台北的甜点铺子总把可丽露做得太大颗,马卡龙却太鲜艳,像是漓满了色素的调色盘。

  法国厨师含蓄一些,传统一些,可丽露极小,仅供一口,外苏里嫩,焦糖奶香,层次十分丰富,马卡龙只有天然的颜色,不舍得一口吃下,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才能领略为什么铜板大的马卡龙才能征服世界了。

  铜板大的马卡龙也是铜板价,一粒五十元,有一次我吃了一粒马卡龙,喝了一杯咖啡,走下楼梯,正遇到高丽菜大拍卖。

  “一颗三十元,两颗五十元。”小贩卖力地叫着。

  那脸盘大的高丽菜,两颗的卖价仅能换一粒马卡龙,顿时使我百感jiāo集。我想到今年chūn天,在大阪吃最高级的大阪板烧,以墨鱼和高丽菜烧制,一钵也仅要千元日币,再怎么样,也无法与马卡龙相比呀!

  从前,家里也种高丽菜,每到盛产价廉,妈妈会先以薄盐腌过,再晒成gān,这样就能储存过冬。用来炖猪蹄髈,炝肉滋味特别香醇,煮汤的时候,抓一把菜gān进去,犹如天降甘霖,晒过高丽菜的阳光立刻复活,热热的,香香的,掠过我们的全身。

  可惜的是,晒高丽菜gān的手艺已失传,只留在南部少数的客家村。

  有一天我路过美浓,看到饭店招牌有“高丽菜封肉”,点来一尝,大失所望,因为他用的是新鲜的高丽菜,不是菜gān。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林清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