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家园_石钟山【完结】

  [社会文学] 《白雪家园》作者:石钟山【完结】

  黎明的天空,不清不白地亮着。山野被厚厚的雪裹着,远远近近的,都成了一样的景色。

  猎人郑清明的脚步声,自信曲折地在黎明时分的山野里响起。雪野扯地连天没有尽头的样子,郑清明的身影孤独地在单调的景色中游移着。从他记事起,这里的一切就是这种情景。

  山山岭岭,沟沟坎坎,他熟得不能再熟了。他的双脚曾踩遍这里山岭中的每寸土地。

  第1章

  黎明的天空,不清不白地亮着。山野被厚厚的雪裹着,远远近近的,都成了一样的景色。

  猎人郑清明的脚步声,自信曲折地在黎明时分的山野里响起。雪野扯地连天没有尽头的样子,郑清明的身影孤独地在单调的景色中游移着。从他记事起,这里的一切就是这种情景。山山岭岭,沟沟坎坎,他熟得不能再熟了。他的双脚曾踩遍这里山岭中的每寸土地。

  越过一片山岭,前面就该是熊瞎子沟了,隐隐地,郑清明的心里多了份悸动。他知道红狐这时该出现了。他扶正肩上那杆猎枪,呼吸有些急促,对这一点,他有些不太满意自己。作为一个猎人不该有那份毛躁和慌乱。

  郑清明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了那条红狐,红狐背对着他,在一棵柞树下慢条斯理地撒了一泡尿。隐约间,他嗅到了那股温热的尿骚味。他被那股骚热味熏得差点打个喷嚏。他心慌意乱地一点一点向红狐接近,他能听见心脏在自己胸膛里的撞击声。

  红狐看着不清不白的天空打了个哈欠,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被这一眼看得哆嗦了一下,他太熟悉红狐的这种目光了。目光中隐含的是轻蔑和不屑。这时,那股欲火也随之在心头燃起,顿时,亢奋昂扬的情绪火焰似的燃遍全身。他抖擞起jīng神,向红狐追去。他攥紧了手中那杆猎枪。红狐望过他一眼之后,便也开始前行,步态优美沉稳。他和红狐之间仿佛用尺子丈量过了,永远是那种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快它也快他慢它也慢,清明的山野间,就多了份人与狐的景致,远远近近的雪野上,多了串人与狐的足迹。

  “哈——哈哈——哈——”他弓着腰,提着枪,欢快痴迷地追逐着红狐,周身在喊声中颤抖着。

  陡然间,红狐似乎受到了莫名的刺激,飞也似地向山谷里奔去,远远地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gān你娘哟——”他喊了一声,冲刺似地向红狐追去。

  他奔向山谷的低处,那红狐已远远地站在了对面的山梁上。红狐并不急于逃走的样子,而是蹲下来,人似地立起身,回身望着他一步步向山梁上爬。郑清明心里就多了份火气,他爬得气喘吁吁,心急如焚。他觉得此时的红狐那双狡诈轻蔑的目光正在盯着他笨拙的身影。“日你个亲娘——”他又在心里骂了一声。

  待他接近山梁时,红狐不慌不忙地车转身,悠然地朝前走去。他喘着粗气站在山梁上时,红狐又与他拉开了那段永恒的距离。

  郑清明悲哀地叫了一声。

  那片茂密的柞木林终于呈现在了眼前。陡然,他浑身冰冷,红狐停在林丛旁,回身望他。他举起了胸前的枪,手竟有些抖,红狐冷漠地望着他,他仇视地把目光集中在红狐的胸口,红狐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和嘲讽。猎枪轰然响了一声,那红狐就箭一样地隐进林丛中。当他赶到柞木林丛旁时,红狐已到山梁的那一面了。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昏矇地在东天亮着。他站在山岗上,悲哀得想哭。

  远远地他听见红狐胜利的笑声。他望着山山岭岭,天地之间,恍似走进一个永恒的梦中。

  第2章

  老虎嘴的山dòng里,胡子头鲁秃子正在睡觉。

  花斑狗和骚老包正在火堆上烧烤刚抓获的两只山jī。

  鲁秃子的呼噜声高一声低一声地响着,显得错落有致。

  花斑狗火烧似的从火堆里撕下一块山jī肉嚼了嚼,没有咬烂,“呸”一声吐在火堆里。

  骚老包弓着身子往火堆里加柴禾,屁股不停地磨蹭。花斑狗咧着嘴说:“老包你是不是几天没整女人,又难受了。”骚老包就笑,屁股愈发地不安稳了,一边笑一边说:“不是,鲁头呼噜整得我屁股痒痒。”

  “他整他的呼,你屁股痒痒啥?”花斑狗又去撕火上的肉,这次没往嘴里放,看了看。

  “我看这肉熟得差不离了,把鲁头叫醒吧。”骚老包扭着屁股往鲁秃子chuáng上摸。他摸着搂在鲁秃子怀里的枪,鲁秃子就醒了。

  “摸老子gān啥,老子梦里正整女人哩。”鲁秃子披上羊皮袄坐起来。

  老包就笑着说:“你是不是整秀呢?”

  “日你妈。”鲁秃子变了脸色,气咻咻的样子。

  花斑狗提着两只烤熟的jī走过来,白了一眼老包,冲鲁秃子说:“鲁头整整jī吧,这jī可烂乎了。”

  鲁秃子无jīng打彩地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地说:“整jī整jī,老子天天都整烦了,一闻jī味都恶心。这两天咱们得下山一趟,整点好嚼的开开荤。”

  “整女人不?”骚老包来了jīng神。

  花斑狗说:“那还用说,鲁头你说是不?”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