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地下_石钟山【完结】

  [社会文学] 《地上,地下》作者:石钟山【完结】

  第一部分

  内容提要

  内容提要

  解放前夕,八路军侦察连长刘克豪,奉命假扮被俘虏的国民党军统参谋乔天朝,在沈阳军统东北站取得了站长徐寅初的信任,获取了很多机密情报,为我军顺利解放东北,立下了卓著功勋。为免国民党怀疑,组织上又派来女游击队长王迎香,假扮乔天朝的妻子王晓凤与他“团聚”。

  两个热血革命青年,有同样的理想和目标,却有不一样的性格和作风。他们在战斗中共浴风险,在生活中磕磕碰碰。解放后,他们几经波折,啼笑成姻缘。新婚燕尔,朝鲜战争爆发,王迎香要求参战,后来,不幸牺牲,留给丈夫和儿子无尽的怀念……

  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玫瑰绽放的年代。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石钟山,男,1964年生于吉林,1981年入伍。先后在空军雷达兵及总后某院校王作。1997年转业后,曾在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和北京电视台工作,现为武警总部政治部专业作家。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现已发表《飞跃盲区》、《影视场跌《军歌嘹亮》、《玫瑰绽放的年代》、《大院子女》、《遍地鬼子》、《男人的天堂》、《红主黑血》等15部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15部,共计700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各类文学奖项,短篇小说《国旗手》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有《激情燃烧的岁月》、《军歌嘹亮》、《母亲》、《幸福像花儿一样》、《遍地英雄》、《角儿》等。

  目 录

  目录

  第一章 乔天朝

  第二章 王晓凤

  第三章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第四章 王迎香

  第五章 乔天朝和王晓凤

  第六章 敌后

  第七章 枪

  第八章 大战

  第九章 重逢

  第十章 组织

  第十一章 锄jian

  第十二章 改变

  第十三章 撤离

  第十四章 战地huáng花

  第十五章 北上

  第十六章 结婚

  第十七章 转业

  第十八章 公安局

  第十九章 军统特务

  第二十章 “001”的日子

  第二十一章 抗美援朝

  第二十二章 军统特务002

  第二十三章 落网

  第二十四章 王迎香转业

  第二十五章 军统特务001

  第二十六章 尾声或开始

  前 言

  前言

  东北的战局一时就乱了。

  先是四平被一举攻克,长chūn被围困几个月后,十几万人的守军举着白旗,踉跄着从城里走了出来。东北就剩下沈阳和锦州两个重镇了。东北能不能守得住,就看沈阳和锦州的保卫战了。四平失守,对东北的战局太关键了,共军把四平拿下了,等于扼住了东北守军的喉咙,陆路的支援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只剩下营口、葫芦岛海上的jiāo通要道,还被国军牢牢控制着。

  在蒋委员长的眼里,东北战局是一枚重要的棋子,内战能否取胜,东北是个龙头。几年前,他就派出重兵,和共产党抢着从日本人的手里接收城市和要地。

  那时的东北很乱,日本人刚刚投降,日军兵营里哭喊声一片,家属和垦荒团都挤在昔日威严的兵营里,兵营几乎成了日本人的避难场所。昨日,迎风招展的膏药旗不见了,到处是一片láng藉,一幅灾难的景象。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队伍都还没来得及抵达这里,苏联红军负责接管城市和要塞,苏联红军的队伍毕竟人数有限,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接管不过来。光复后的东北,一时处于群龙无首的境地。后来,国民党和共产党的部队闻风而动,纷纷派出各自的部队抢占东北,一直到苏联红军撤出,内战接着就打响了。两党为了各自的利益和前程,翻脸了,这就意味着,国共第二次合作宣告破产。

  蒋委员长不惜重兵,将郑dòng国、杜聿明等名将派往东北。东北的局势起初对国军是有利的,共产党的队伍在林彪、陈云的指挥下,只在北满、黑龙江一隅占据一些地盘。当时的国军上下对拿下东北信心百倍。却不料,几年之后,局势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长chūn和四平的失守,让东北这盘棋发生了质的改变。

  蒋委员长为振作东北守军的气势,乘专机直抵兵荒马乱的沈阳,并作了重要指示:东北战局关乎全国的形势,东北守军要重整河山,死守东北,不成功,便成仁。蒋委员长不仅嘴上打气,行动上也是孤注一掷。他相继派出了援军,陆路走不通,派船从天津、秦皇岛码头出发,直抵营口和葫芦岛。有了援军,东北的守军似乎就看到了希望。

  蒋委员长蜻蜓点水似的,在沈阳停了一下,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紧锁着眉头又走了。

  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操心,东北、华东他都需要重新布防,万一东北守不住呢?当然,丢失东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整个中国丢了。那会儿蒋委员长的心里是充满底气的,他手里毕竟还有几百万大军,中国大部分的领土也都被国军控制着,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两年后,他会带着一批残兵败将,灰溜溜地逃往孤岛台湾。

  蒋委员长离开沈阳的第二天,军统局东北站中将站长徐寅初,召集本站的军统人员开了一次会。徐站长四十出头的年纪,眼仁呈深褐色,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他的样子长得有些像中东人,别人一激动脸色绯红,他激动时,脸却是白的,有些铁青色。昨天,他在沈阳机场受到了蒋委员长威严的接见。他恭恭敬敬地给委员长敬了礼,喉头哽咽着唤了声:校长。徐寅初是huáng埔四期的学生,一直把委员长的栽培当成荣耀,不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里,huáng埔军校出来的学生都愿意称蒋委员长为校长。这般称谓,从感情上说是多层次的,也是复杂的。喊完了校长,蒋委员长漫不经心、例行公事般向他伸出了戴着白手套的右手,他捉住了,想用些力,却不敢,就那么不深不浅地擎着。委员长就说:寅初,东北战区不利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