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四重奏_周国平【完结】

  [社会文学] 《爱的四重奏》作者:周国平【完结】

  01周国平谈女人-周国平

  02周国平谈爱情-周国平

  03周国平谈婚姻-周国平

  04周国平谈孩子-周国平

  《百家讲坛》之《爱的四重奏》系列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文化灿烂!

  传播发扬中华文化!

  爱我中华,振兴祖国!

  努力学习,创造新的中华文化!

  提高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素质!

  (一)周国平谈女人-周国平

  (一)周国平谈女人-周国平

  主讲人简介:

  周国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哲学博士。著有学术专著《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尼采于形而上学》,随感集《人于永恒》,散文集《只有一个人生》、《今天我活着》、《迷者的悟》、《守望的距离》、《各自的朝圣路》,纪实作品《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等,1998年底以前作品结集为《周国平文集》(1-6卷),译有《尼采美学文选》、《尼采诗集》等。

  内容简介:

  男人和女人,共同构成了人类的两性平衡,阳刚与yīn柔,感性与理性,男人和女人因为各自的生理因素而具有不同的先天禀赋。但是在以男性为主的传统社会结构中,男人占据社会的优势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男人怎样看女人?对女人的看法,为什么又会出现天壤之别的差异?男人和女人,谁qiáng谁弱?在历史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两性的差异并不等于两性的优劣,男性的阳刚、女性的yīn柔,并不是纯粹地体现在各自的性别之中,男人也有温柔的一面,女人也有飒慡的一面。那怎样做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女人是男人永恒的话题,男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话题往往落到女人身上。周国平自己也说,女人比男人更属于大地。一个男人若终身未受女人熏陶,他的灵魂便是一颗飘dàng天外的孤魂。他为什么这么说?女性身上有哪些优点?能成为美、爱情与丰饶的象征?

  因为女性韧性与包容,女性的感性与理性,我们的生活充满生机,男人的野心也没有过度膨胀,但女性的性别优于男性吗?为什么有的哲学家说,女性的生命比男性更贴近自然之道?

  (全文)

  大家好,我今天讲座的是谈女性这个话题。我的出发点就是:理解女性,两性应互相理解。因为作为男人,由于长期的男尊女卑的社会习惯,难免会有很多偏见。我想主要有三类偏见:社会偏见,由于长期男权社会形成的。个人经验,比如母亲和自己恋爱的经验。还有一个就是性别视角,男性视角决定了看女性不一定会客观。我想我不能避免所有的偏见。历史上,著名的哲学家尼采认为:每个男人都从母亲获得女人图像,由此决定敬慕、蔑视或无所谓。对异性评价,接触前最易受幻想支配,接触后最易受遭遇支配,男人也“当局者迷”。但是要摆脱性别眼光,纯“客观”,作为中性人看女人,女人是什么样子?当然我不知道,因为我是一个男性,不可能用中性的眼光看女人,这不可能,即使可能也不可取。女人应该怎样?怎样是好女人?理应听一听男人的看法。我多数男人喜欢或不喜欢,其中必有道理。反过来也一样。

  我们的社会历来对女性有相反评价。在神话、宗教传说、文学作品中,是被讴歌的对象,是美、爱情、丰饶的象征,也是被诅咒的对象,是诱惑、罪恶、堕落的象征。时而被神化,时而被妖化。呈现出两个极端。女性蔑视者认为,女人是灾祸。希腊神话中:海伦私奔导致十年特洛伊战争;宙斯把潘多拉赐给男人是为了惩罪和降灾;英雄伊阿宋祈愿人类有别的方法生育,使男人摆脱女人。诗人希波纳克斯说,女人只能带给男人两天快活,“第一天是娶她时,第二天是葬她时。”我们老祖宗也把女人说成祸水,导致亡国,比如殷纣王、唐明皇。让女人承担起了可怕的历史包袱。

  但是历史上也有女性的崇拜者,比如德国的歌德、我们中国的老子,我是崇拜派。我认为两性的正确关系是:承认两性差异,并且两性的差异应该互补。在此前提下,我认为女性特质在现代更有价值。

  两性互补是大自然的巧妙安排,对两性差异的认识,历来有两种偏见:由主张男女社会平等而抹杀生理心理差异。早期或极端女权主义曾经这么看。男权主义在“女人”身上只见“女”,当她们是性的载体,不见“人”,看不到平等的人格。逆反的则是,只见“人”,不见“女”,也就是看不到性别的存在和它的价值。实质上是男权主义变种,男权统治下女性自卑的极端形式。真实的女人既是“人”,又是“女”,是人的存在与性别存在的统一。一个健全男子在女人身上寻求的既是同类,又是异性。同样,在一个健全女人看来,倘若男人只把她看作无性别的抽象的人,所受侮rǔ的程度决不亚于只把她看作泄欲和生育的工具。

  也有一种说法是承认差异,互争高低。例如,莎乐美:她认为jīng子是箭头,卵子是圆圈,所以男人好斗外向,女人温和内向;性生活中,在快感上女人全身心投入,男人集中于性器官,所以女人整体性能力高于男。那我就反问:jīng子像轻盈的鱼,卵子像迟钝的水母,是否意味男比女活泼可爱;性生活中,男人she出,女人接受,是否意味女是被动性别。我想不能这么说的。叔本华说,男人几天产生数亿jīng子,女人一月产生一卵,所以一个男人应娶多妻,一个女人应忠于一个丈夫。我也反问:在一次幸运性jiāo中,上亿jīng子里只有一个被卵子接受,其余均遭淘汰,是否意味男在数量上过于泛滥,应由女加以筛选而淘汰掉大多数?所以性生理现象的类比不能成为性别褒贬的论据。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周国平